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妇女因传教藏匿古兰经被判刑 14 年

2022.01.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维吾尔妇女哈斯叶提.艾合买提自四年前被中共当局绑架以来,一直没有关于她的任何消息,近日自由亚洲电台获悉她已被判处 14 年有期徒刑。图为一些维族妇女经过一个清真寺。
路透社

维吾尔妇女哈斯叶提.艾合买提自四年前被中共当局绑架以来,一直没有关于她的任何消息,近日自由亚洲电台获悉她已被判处 14 年有期徒刑。此外,中国政府吹捧对新疆幼儿园的投资建设,却让流亡海外的维吾尔人忧心同化的影响,他们表示,孩子们正在被汉化,并失去他们的维吾尔民族身份认同。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

知情人士和当地警方表示。一名维吾尔妇女四年多前半夜在中国偏远西部新疆地区的家中被绑架,她因向附近儿童提供宗教知识和藏匿古兰经,被判处 14 年有期徒刑。

因害怕遭到报复而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说,哈斯叶提.艾合买提Hasiyet Ehmet 现年 57 岁,是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玛纳斯县的居民,自 2017 年 5 月被中国当局绑架以来一直没有再听到任何她的消息。

据知情人士透露,玛纳斯县第三派出所的警察闯入了哈斯叶提的家,给她戴上了黑色头巾,拒绝了她在带走她之前换上其他衣服和取药的要求。

玛纳斯县法院官员证实,哈斯叶提已被判处 14 年徒刑。

这位官员说:“这是因为她教孩子们古兰经,并且在当局没收古兰经时她藏了两本,后来被抓到了。这就是她被判刑的原因。”

消息人士称,在她被捕前九年,哈斯叶提的丈夫被判犯有“分裂主义”罪,并于 2009 年被判处终身监禁。

由于健康问题,哈斯叶提在被捕前两年停止教孩子。消息人士称,她还避免参加公共活动。

多年来,中国当局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针对并逮捕了众多维吾尔族商人、知识分子以及文化和宗教人士,作为监视、控制和同化少数群体成员的运动的一部分,据称是为了防止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活动。

他们中的许多人被认为是自 2017 年以来被关押在新疆拘留营网络中的 180 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之一。北京表示,这些拘留营是职业培训中心,并否认了广泛且有记录的指控有关其虐待居住在新疆的穆斯林。

当地居民委员会主席说,哈斯叶提和她的一些邻居一起被捕,并在接受讯问后被关押了 15 天。当局在同年 9 月第二次逮捕了她并将她判刑。

玛纳斯县警察局的工作人员拒绝回答有关哈斯叶提的问题,只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居住在该县的维吾尔警察或维吾尔居民并不多,该县占地近 9,200 平方公里(3,550 平方英里)。

根据2021年6月发布的中国新疆最新人口普查数据,昌吉回族自治州人口超过160万。该信息没有细分县级人口。

玛纳斯的一名警官没有否认哈斯叶提被拘留,但表示这是“国家机密”后,没有提供更多细节。

另一位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在首次报道哈斯叶提的案件后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的维语组,当局判处这名妇女 14 年徒刑——七年因教授古兰经和给当地儿童上宗教课,另外七年是因警察开始没收玛纳斯县居民的宗教书籍时,藏匿了两本神圣文本《古兰经》。

这位知情人士并说,当局没有在法庭上对哈斯叶提的指控进行审判,而是向她的家人发送了一份法庭判决信。但由于哈斯叶提的丈夫在狱中服无期徒刑,她的父母已经去世,而她 13 岁的女儿下落不明,这封信可能已经送到了她丈夫的家里。消息人士写信给自由亚洲电台说,

“判决书简要概述了她被绑架的原因以及她的刑期”。

另据少数民族分析人士表示,当中国在2021年底宣布近年来斥资约 6300 万美元在新疆建设或翻新幼儿园,将动荡地区的学前教育入学率提高到 98% 时,维吾尔人看到的更多的是担忧而不是感激。

这些数据于 12 月 9 日在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在维吾尔流亡人士眼中,这被视为北京加紧同化 1200 万维吾尔人的标志,用汉语取代他们的突厥语母语,并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在更早的年龄“汉化”儿童。

官方新华社在公布数据后援引一位名叫艾拉提的官员的话说,“近年来,新疆不断加大教育投入,开展教育工程惠及居民。免费的三年学前教育覆盖了该地区的所有农村地区”。这位官员没有给出学校支出的年度明细。

中国政府因其在新疆地区、香港、西藏和内蒙古日益加强的镇压政策而面临来自西方国家的严厉批评和制裁。北京强烈反对批评此举。

几年前移居荷兰并曾在乌鲁木齐一所小学任教 30 多年的凯尔比努尔·赛迪克 Qelbinur Sidik 说:“中国政府试图通过宣布为此拨款数亿元人民币,并说他们在做善事来逃避批评。但实际上,他们的意图非常明确和公开,要消除我们维吾尔儿童的身份认同”。

8 月,中国共产党发布了一项指令,将强制性普通话教学扩展到全国的学龄前儿童。普通话将取代维吾尔语、蒙古语、藏语等少数民族语言以及四川话和广东话等地方方言,成为全国各个年龄段儿童的教学语言。

在少数民族问题上的强硬路线是由习近平主席推动的,他于2021年 8 月在北京举行的中央民族事务会议上表示,少数民族必须把民族利益放在首位,并与中华民族分享社区意识。

新华社援引习近平的话说:“要积极稳妥地解决涉及民族因素的意识形态问题,继续铲除民族分裂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的毒气。”

此前的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记录了中国政府在新疆、西藏和内蒙古的学校减少或取消文化和语言教育的政策,导致与当地社区的摩擦并引发抗议。

荷兰维吾尔活动人士兼分析师阿赛耶·阿卜杜勒合迪Asiye Abdulehed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政府的最新行动是加速中国政府将维吾尔人后代汉化的长期计划。

她说,从1950年代到1980年代,这一过程以在中小学开设汉语班的形式出现,后来在1990年代“新疆班”寄宿制学校开设后演变为“双语教育”。阿赛耶说,

“现在来看,我们可以看到,这些都是打着‘双语教育’名义的完全汉化的学校。 孩子们与父母分开,住在寄宿学校。”

阿赛耶表示,在 2017 年大规模拘留和拘禁运动开始后,以“传播民族语言教育”的形式,将维吾尔人同化的运动愈演愈烈,多达 180 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被关押在拘留营网络中。阿赛耶说。

“如果我们看看所有这些政策的基础是什么,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作为这些政策的一部分,‘双语教育’多年来一直并将继续以将维吾尔人与他们的根源分离的目的进行,或者换句话说,进行种族灭绝,将这些人从历史中抹去”。

学者以及此前的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发现,数千名父母被拘留的维吾尔儿童被送往集中营、寄宿学校和孤儿院。在营地系统教了两年中文的凯尔比努尔说,

“他们用了好听的名字,例如,他们把孩子从家里带到寄宿学校和孤儿院,他们则称之为‘家庭学校’。”

凯尔比努尔说,那里的官员一直锁着门,以确保孩子们的成长方式会在他们的心理上造成“异常”。她说,

“这些孩子有一种孤立、孤僻、胆怯和恐惧的感觉。因为他们已经远离了家庭的温暖和爱、他们的教育、对母语的热爱、说自己的语言的能力和他们的文化知识,他们根本无法了解他们的民族身份,” 凯尔比努尔并补充道,

“在他们的学校教育中,他们的民族认同被完全消除了。这是一个非常令人痛苦的命运”。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