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族荷蘭軍人家屬遭判刑15 年;當局有限度放鬆宗教控制

2022.12.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族荷蘭軍人家屬遭判刑15 年;當局有限度放鬆宗教控制 荷蘭空軍上尉穆尼爾丁·賈迪卡爾(Munirdin Jadikar)
推特截圖

根據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的報道,中國當局以支持恐怖主義和泄露國家機密的罪名判處荷蘭空軍一名維吾爾族上尉的母親和嫂子 15 年徒刑。此外,中國政府似乎放寬了對新疆的伊斯蘭教敬拜的限制,然而維吾爾人對此舉並不買賬,並認爲當局鼓勵維吾爾人返回清真寺,是爲了減輕外界對其鎮壓的指控。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自由亞洲電臺獲悉,中國當局以支持恐怖主義和泄露國家機密的罪名,判處荷蘭空軍一名維吾爾族上尉的母親和嫂子 15 年徒刑。

這起案件是北京嚴厲懲罰少數民族出國探親的又一例證。

穆尼爾丁·賈迪卡爾(Munirdin Jadikar) 上尉現在是荷蘭公民,自 2006 年以來一直居住在荷蘭。他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他的母親於 2014 年前往荷蘭看他,並參加他的婚禮。

穆尼爾丁說,2016 年,也就是他加入荷蘭皇家空軍的同一年,他與母親伊麥乃姆.納斯魯拉 (Imanem Nesrulla) 和嫂子 阿依罕. 買買提(Ayhan Memet) 失去了聯繫。

2018年,在穆尼爾丁派駐美國期間,他的嫂子在時隔兩年後第一次通過微信主動聯繫上他。穆尼爾丁說,阿依罕告訴他,中國當局逮捕了他的母親並將她送到再教育營。

隨後在2019年,穆尼爾丁聽說他的嫂子因爲告訴了他母親被捕的消息而被捕。

穆尼爾丁多次向荷蘭政府發出呼籲,要求瞭解有關這兩個案件的更多信息,但直到他在 2020 年返回荷蘭後,他的查詢才取得部分進展。

穆尼爾丁說,荷蘭外交部聯繫了中國大使館,並於 2021 7 月獲得消息,稱他的母親和嫂子都被中國當局判處 15 年徒刑。穆尼爾丁表示,

阿依罕告訴我母親的情況,希望我能讓我的母親獲釋,因爲我住在歐洲並在軍隊工作。 僅僅因爲這些信息,當局就判處她 15 年監禁。”                                          

根據穆尼爾丁從荷蘭外交部收到的書面答覆,伊麥乃姆被指控“支持恐怖活動和煽動種族仇恨與歧視,而阿依罕則被指控向外國勢力非法提供國家情報

穆尼爾丁說,在中國政府看來,他被認爲是“敵對力量的一部分。

他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荷蘭外交部在得知他家人的下落後卻無能爲力,這讓他感到非常失望。穆尼爾丁說, “這似乎會損害他們的重大利益。 我曾經兩次寫信給荷蘭首相,但沒有收到任何回覆。

穆尼爾丁表示,他的母親和嫂子都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以東約 370 英里的哈密生活和工作。

爲了找到有關這兩個案件的更多細節,自由亞洲電臺 聯繫了伊麥乃姆已知的最後工作地點,即哈密市的一家獸醫院。那裏的工作人員證實她已被捕,但否認知道判決結果或她被關押的地點。

自由亞洲電臺也聯繫了當地的派出所,一名警察表示不知道伊麥乃姆案件的具體細節。他說, “我從同事那裏聽說,她是因爲出國旅行而被捕的。 我甚至不知道她去過哪個國家。

另一名警員證實,阿依罕和她的婆婆一起被判處長期徒刑,但拒絕提供確切詳情,因爲市級警察局已處理此案。該警員表示,

我沒有參與這件事。我聽說她被捕的原因是她給國外的人寫了信

由於工作原因,穆尼爾丁一直沒有參與任何政治活動,但他向自由亞洲電臺表示,他不能再保持沉默了,他現在正在爲他的母親和嫂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說,

以前由於我的職務,我不願意以抱怨者和受害者的身份與媒體交談。但現在,我必須爲我的母親和嫂子做這件事,她們因爲我而入獄

 

此外,來自國內外的消息人士稱,中國政府爲了回應國際社會就主要爲針對穆斯林族羣的鎮壓政策的強烈批評而重新開放有限度的宗教服務,儘管如此,新疆大多數維吾爾人還沒有返回清真寺。

動盪的西北地區當局在 2020 年初,開始縮減對宗教的鎮壓,重新開放了他們之前在 2017 年宗教迫害高峯期關閉的一些清真寺。

這一變化發生在美國和一些西方國家的議會宣佈中國對維吾爾人的鎮壓,包括任意拘留與嚴重侵犯人權,構成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之後。 8 月下旬,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就這些指控發表了一份報告,並得出結論認爲鎮壓可能構成國際罪行,尤其是危害人類罪

儘管新疆對伊斯蘭教的態度“軟化,但由於鎮壓而對中國政府的宗教政策失去信心的大多數維吾爾人都沒有返回重新開放的敬拜場所。中國政府的宗教政策正式承認包括伊斯蘭教在內的五種宗教。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執行委員會副主席伊利夏提  (Ilshat Hassan Kokbore) 說,

在集中營問題上受到國際社會的批評之後,中國政府通過部分放鬆宗教限制來爲自己辯護,然而,由於那些被帶到集中營的人還沒有被釋放,居民們不相信政策的這種軟化’”                          

中國政府承認五種信仰——佛教、天主教、道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但長期以來一直擔心外國人會利用宗教活動來誘發分裂主義。

在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共產黨專注於宗教中國化,以符合官方無神論政黨的教義和大多數漢族人口的習俗。

但北京當局將新疆的伊斯蘭教言論視爲極端主義,因爲該地區曾有過獨立運動和偶爾爆發的暴力事件。

2017 年,新疆政府實施反極端主義法,開始任意將維吾爾人關押在再教育中心,以消除宗教極端主義恐怖主義     

當局還指派黨員幹部留在維吾爾人家中監督居民的行爲,並摧毀了該地區的許多清真寺,聲稱它們在結構上不安全。作爲鎮壓行動的一部分,他們還帶走了穆斯林阿訇和宗教學者。                            

但是已經有了一些放鬆控制的嘗試。

一位表示自己無權與媒體交談而不願透露姓名的警察說,2020 1 月,新疆第二大城市庫爾勒當局發佈了一份文件,告知居民他們有權信奉伊斯蘭教。然後,他們試圖說服維吾爾人返回當地的清真寺。

該警察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清真寺管理委員會的一名成員告訴維吾爾居民,如果他們信仰伊斯蘭教,他們可以在當地一座可容納100-150人的清真寺進行定期宗教活動。他說,

居民們說他們相信伊斯蘭教信仰,一些人在文件上簽名

但這位警察說,只有四五名依賴政府援助的維吾爾族養老金領取者在那裏參加祈禱活動。

在和田地區,當局吹捧對現有清真寺進行了升級改造,以鼓勵維吾爾人重返清真寺。                             

在吉麥赫力(音譯Jeymehel )清真寺,該地區的宣傳部門使用擴音器試圖吸引信徒。

根據該部門預先錄製的公告,該清真寺建於 1848 年,並在 2019 年重建時配備了空調、飲水機、鞋子和其他個人物品的存儲空間以及滅火器。在新疆電視臺廣播中聽到的公告宣稱,我們清真寺的條件是最好的。以古蘭經誦經聲爲背景的擴音器播放着公告說,陽光充足,寬敞乾淨,環境舒適,這次翻新使我們的信徒感到高興。

在維吾爾人聚居的喀什地區,當地人在 2017 年的一則報道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當局將一些清真寺變成了傳播政治宣傳的中心。他們要求清真寺管理人員在建築物頂部懸掛中國國旗,並命令他們拆除牆上的伊斯蘭教銘文,取而代之的是表達對中國和中共的熱愛的大紅色橫幅。

消息人士稱,當局此前關閉了伊寧巴扎爾附近的三座清真寺,並判處塔赫提雲(音譯)清真寺的七名成員入獄。                                   

伊寧市的宗教鎮壓一直很嚴重,近期因今年 8 月和 9 月爆發新冠病毒疫情而實施的嚴格封鎖使情況變得更加複雜,並導致大約 90 人因飢餓或無法獲得藥物而死亡。

據伊犁哈薩克自治州一名退休警察稱,當局拆除了薩曼街上的一座清真寺,也封鎖了伊寧塔赫提雲街區的另一座清真寺,並拆除了它的尖塔。

他們還關閉了東干清真寺,一座中國回族穆斯林建築,那裏關押着包括阿訇和宣禮員在內的七名神職人員。

據該社區的一名安全官員說,來自伊寧縣愉羣翁回族鄉 Uch'un Hui的一名中國回族穆斯林伊瑪目被任命爲十年前在 喀拉亞尕奇鄉Qarayaghach建造的一座清真寺舉行週五祈禱活動。

居民說,當地人招募了一名中國回族穆斯林,因爲找不到維吾爾族阿訇。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