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阿訇父子遭監禁;“清零政策”導致物資短缺

2022.09.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阿訇父子遭監禁;“清零政策”導致物資短缺 新疆警察在喀什一座清真寺前巡邏
法新社圖片

一位瞭解情況的維吾爾人說,新疆一對維吾爾族父子買買提.穆薩 (Memet Musa ) 和他的兒子奧斯曼. 買買提 ( Osman Memet) 因在家中參加“非法”宗教教育而正在監獄服刑。另據當地居民和地方官員稱,中國當局自 8 月初以來實施的嚴格的新冠病毒疫情封鎖導致物資短缺,新疆地區有多達 12 人死於飢餓或無法獲得藥物。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進一步瞭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來自於田的境外流亡維吾爾人表示,買買提.穆薩是和田地區于田縣蘭幹鄉(Lenger) 的一名 50 歲的宗教神職人員,他和他 20 歲的兒子奧斯曼. 買買提於 2018 年因父親把古蘭經教給了他的兒子而被判入獄。

消息人士稱,買買提.穆薩以保守謹慎而聞名,在宗教問題上不逾越中國當局劃定的界限。當其他人向穆薩請教古蘭經時,他禮貌地拒絕了,說他是一個知識有限的老師。

但是這位由於害怕遭到中國政府報復而拒絕透露姓名的流亡維吾爾人說,買買提.穆薩教兒子《古蘭經》和伊斯蘭教的基本教義,以履行他作爲父親的職責。 

消息人士稱,中國警方於 2017 年逮捕了買買提.穆薩,原因是他在社區的幾次葬禮上背誦古蘭經中的章節或段落。

這名流亡維吾爾人說,在審訊期間,奧斯曼. 買買提告訴警方,他小時候是從父親那裏學習背誦古蘭經的,而不是從當局認爲有嫌疑的人那裏學習的。不過消息人士稱,警方仍然認爲傳授這些教義是犯罪行爲。 

根據泄露的中國政府文件和曾在被稱爲“再教育”營的被拘留者的描述,在過去五年中,中國當局懲罰了新疆的大量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少數民族,因爲他們參加了社區宗教人士的“非法”家庭宗教教育。

根據位於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於 5 月 24 日首次發佈的新疆警方檔案中的文件,當局還逮捕並監禁了其他年輕的維吾爾人,因爲他們接受了父母或祖父母的宗教指導。這些檔案包含有關在新疆被拘留的維吾爾人的信息,但文件中沒有提到穆薩和他的兒子。

于田的中國政府官員拒絕回答自由亞洲電臺關於買買提.穆薩和他兒子被監禁的問題。

但當自由亞洲電臺進行聯繫時,蘭幹鄉派出所的工作人員證實了維吾爾消息人士提供的信息。

一名警員將買買提.穆薩列爲從蘭幹鄉被捕的宗教人物之一,並補充說他與兒子一起遭到判刑。該警員說, 

“當我們的派出所領導談到這件事時,我聽說了穆薩的案子,但我沒有直接參與其中,”該警官說。

第二名警員說,有三個孩子的買買提.穆薩曾在村裏的清真寺擔任伊瑪目,他被判處 10 年監禁,而他的兒子則被判了 6 年監禁。 警察說,

 “他的罪行是非法傳教”,警察說。

警察還說,奧斯曼. 買買提的罪行是“向父親學習宗教知識”。

警察並補充說,買買提.穆薩和奧斯曼. 買買提都在於田的監獄服刑。

這位流亡維吾爾人士表示,自 2017 年以來,新疆各地都發生了以家庭爲基礎的宗教教育的刑事定罪。那一年,中國當局開始以提供職業教育爲名,將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人任意拘押在由數百個再教育營組成的龐大網絡中,以防止該地區的宗教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

據信,當局關押了多達 180 萬維吾爾人和其他被指控在再教育營中懷有“強烈宗教”和“政治不正確”觀點的人。有可靠的證據表明,一些被拘留者曾遭受強迫勞動、酷刑、性侵犯以及強迫絕育和墮胎。當局還努力根除維吾爾語言、文化和宗教。

此外,據當地居民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由於該地區爆發新冠病毒疫情,飢餓使伊寧阿熱吾斯塘鎮的古庫熱提曼村 (Gurkiratma )的 10 個家庭的成員處於“可怕的健康狀況”。

一名官員說,在實施新冠病毒清零政策封鎖後的 20 天內,伊寧縣有多達 12 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來自喀拉亞尕奇鄉(Qarayaghach)的 62 歲農民麥烏蘭.薩迪克 (Mewlan Sidiq)。

中國的新冠病毒“清零”政策基於廣泛的封鎖和對出現新的新冠病毒病例的居民進行檢測。但它對旅遊和當地經濟產生了負面影響,並在包括伊寧在內的一些地方引發了嚴重的糧食短缺。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說,

“麥烏蘭.薩迪克在實施封鎖 10 天后去世。鄉和縣政府官員沒有及時瞭解他的情況,他身邊沒有任何親屬。” 這位官員並補充說,但沒有提供更多細節,

“麥烏蘭.薩迪克是在這次封鎖期間死亡的 12 人之一。在封鎖的前 20 天內,他們都死於飢餓或缺乏藥物。”

自由亞洲電臺無法獨立確認該官員報告的死亡人數。

另一位官員告訴自由亞洲電臺,麥烏蘭.薩迪克可能已經死亡,因爲他的處方藥在封鎖期間沒有及時送達。

這位官員說,麥烏蘭. 薩迪克的原有疾病在封鎖開始後惡化。他補充說,麥烏蘭.薩迪克被送往醫院,但後來死亡,他說,

“我們聽說官員發現他在家中因飢餓生病了,”他說。 “他們把他帶到縣醫院,他死在那裏。”

這位官員還說:“在封鎖之前,他已經有疾病存在的狀況。” “我不知道他的死是因爲他的原有疾病還是因爲他的飢餓。”                        

古庫熱提曼村的一名安保人員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最近有兩名居民因食物短缺而死亡,另外三人正在將營養不良的村民送往醫院。

當被問及兩名遇難者的身份時,該安保人員說他不認識他們,因爲該鎮有12個村莊。他說,

“我只是在古庫熱提曼村工作的一名保安,對所有的村莊都不熟悉。”他說。

這位安保人員還表示,他無法提供有關具體死因的信息。

古庫熱提曼村婦女事務負責人說,死者都是農民,一個名叫吐爾遜. 薩吾提(Tursun Sawut )的男人,一個多星期前死於飢餓和缺乏藥物,還有一個名叫 古麗巴哈熱姆(Gulbahram) 的女人。

伊寧的一位村幹部告訴自由亞洲電臺,那裏有近200個貧困家庭,或約800名居民,收入低於貧困線,但他聲稱,政府一直在幫助那些在封鎖期間面臨經濟困難的人。他說, 

“我們正在幫助他們,並且他們很高興,” 他還補充說,

“在這次封鎖期間死亡的人,甚至不佔這一貧困類別人口的 1-2%”。不過他沒有提供確切的死亡人數。

一位年長的維吾爾族居民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的藥按時送達,但他和他的伴侶只得到了五個麪包來維持三天的生活。他說,

“由於我的病,我接受了兩次手術,我患有高血壓和其他疾病,” 他說。“我們必須付錢給政府官員,才能給我們送來藥品和其他食品。我們有一些麪包可以撐幾天。”

“我們買不起肉和蔬菜,”他說。 “我們不能只是活着和花光我們有限的積蓄。”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 (WUC) 對新疆採取的嚴厲的新冠病毒措施表示震驚,並呼籲中國政府放棄這些政策。

這個總部設在德國的維吾爾維權團體援引維吾爾人在中國社交媒體上發佈的視頻顯示,嚴格的政策正在剝奪他們的醫療服務並阻止他們獲得食物,在某些情況下導致飢餓。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同時指出,在通訊應用程序微信上的交流截圖上,可以看到居民抱怨導致飢餓以及缺乏地方當局幫助的限制。

該組織在九月九日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說,目前的政策似乎表明,政府以新冠病毒大流行爲藉口,使得維吾爾族居民實際上被政府軟禁。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 (Dolkun Isa) 表示:“我們已經看到許多網上發佈的視頻,觀看起來非常困難,也無法提供任何人道主義幫助。我們呼籲國際社會停止正在發生的暴行。”

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維吾爾運動(CFU)還援引最近有關當局將維吾爾人限制在家中並讓他們捱餓的報道和視頻,要求中國政府停止新疆的新冠病毒清零政策。

維吾爾運動的執行董事茹仙.阿巴斯(Rushan Abbas)在一份聲明中說:“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人大選舉即將到來,他的主要承諾是他將通過他怪異的清零政策消除新冠病毒。他不僅在東突厥斯坦,而且在整個中國都在消滅人,我們應該在各地的中國領事館和大使館門口,呼籲結束這種‘通過飢餓進行種族滅絕’的政策。”

撰稿、主持、製作:陳愛珍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