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新冠病例上升新疆實施封鎖;獨立報告稱新疆存在現代形式的奴役

2022.08.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共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馬興瑞2022年8月13日在伊犁哈薩克自治州檢查新冠防疫工作
新疆日報官網截圖

隨着新疆冠狀病毒病例數量急劇增加,中國政府在整個新疆地區實施了爭議的新冠病毒清零政策,進一步隔離當地的居民,並派出特別工作組進行巡視,以確保民衆行動限制措施到位。此外,一個獨立機構於八月十六日向聯合國提交、並發佈的最新報告稱,中國新疆地區的少數民族被迫違背自己的意願工作,並面臨肢體和性暴力以及“其他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這些可能構成現代形式的奴役。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隨着新疆地區新冠病毒病例呈螺旋式上升,中國當局對該地區實施封鎖。

據中國新聞網報道,截至八月十七日,該地區記錄了 2,779 例新冠病毒確診病例,首府烏魯木齊的官員指定了 73 個高風險區,並由於感染人數的增加實施了嚴格的出入境控制。

消息人士並稱,現在當地官員正在使用一種名爲“阿茲夫定片”的新中藥來對抗病毒,但該藥的功效仍然未知。

北京派出特別工作組到該地區,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馬興瑞一行從8 月 13 日至 16 日到訪伊寧、塔城、博樂、昌吉、吐魯番和哈密。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維吾爾族官員艾爾肯·吐尼亞孜同時間訪問喀什。

兩位官員監督了大規模檢測和封鎖的實施,以遏制這一呼吸道病毒的爆發。

在新疆北部的伊犁哈薩克自治州,馬興瑞強調要貫徹落實習近平主席關於疫情防控的指示,並強調緊迫性。據中國媒體報道,他呼籲劃定風險區域,落實細化防控措施,加大篩查力度,加快方艙醫院建設。

但維吾爾人表示,爲遏制新冠病毒而實施的封鎖措施本身也造成了問題。

例如,一名吐魯番居民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農民無法採摘葡萄,導致葡萄在田間腐爛,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他說,

“我們很慘。 我們真的希望這種流行病很快就會消失,這樣我們就可以安全地收集葡萄並將它們掛在乾燥室中。”

中國版短視頻分享應用抖音上的一名維吾爾人說,受災地區的許多人因爲無法工作而買不起食物。消息人士稱,由於封鎖,食品價格也上漲了。

伊寧縣胡地亞於孜鎮(Hudiyayuzi)的一名警官說,官員們被指示警告居民在新冠病毒爆發時要小心他們所說或相信的內容。該官員說,

“我們將調查並拘留那些散佈謠言的人”。

“中國人權捍衛者”組織的研究和宣傳協調員倪威廉近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鑑於許多人已經生活在與世隔絕的環境中,對新疆維吾爾人的封鎖可能特別嚴厲。

上海居民經歷了爲期三個月的封鎖。但那些被限制在公寓裏的人至少可以通過手機或社交媒體向外界傳達他們的困境。中國在新疆的鎮壓並沒有給維吾爾人一個類似的出路。他說,

“我們對零新冠病毒政策如何影響人們的瞭解要少得多,” 倪威廉並補充說,他看到喀什一名漢族婦女錄製的視頻顯示,這座城市非常安靜,他指出,

“我相信她可以毫無問題地冒這個險,但如果維吾爾人制作這種類型的視頻,我相信他們會以某種藉口被拘留。 因此,其中一個困難是,對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的新冠病毒清零政策的任何負面影響,將是他們不願意分享信息的原因,因爲這可能被視爲政治犯罪。”

此外,據聯合國一個獨立機構於8月16日發佈的最新報告稱,中國新疆地區的少數民族被迫違背自己的意願工作,並面臨肢體和性暴力以及“其他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這些可能構成現代形式的奴役。維吾爾人權組織表示,該文件證實了該地區的虐待指控。在這份長達 20 頁的報告中,聯合國當代形式奴隸制問題特別報告員小保方智也表示,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在農業和製造業等領域被迫從事強迫勞動。

這些羣體的成員被拘留,並在國家規定的職業技能教育和培訓系統以及將農村多餘勞動力安置在缺乏勞動力的領域的扶貧計劃下進行工作安置。

這份報告是爲9月12日至10月7日召開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51次會議準備的。報告稱,在鄰近的西藏也存在類似的措施,那裏廣泛的勞動力轉移計劃已將西藏農民、牧民和其他農村勞動力轉移到低技能和低收入的工作崗位上。

報道在提到新疆時稱,“這些計劃可能像政府所宣稱的那樣,爲少數民族創造了就業機會並增加了他們的收入,但特別報告員認爲,這些受影響社區提供的非自願性質的勞動,意味着強迫勞動,在許多情況下都一直存在”。

該報告並補充說,工人得忍受“過度監控、虐待性生活與工作條件、拘禁限制行動、威脅、身體/或性暴力以及其他非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對待。”

報告表示,在某些情況下,工人面臨的條件“可能等同於反人類罪行的奴役應該得到進一步的獨立分析。”

小保方智也的報告發布之際,正值維吾爾維權團體等待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發佈一份拖延已久的關於新疆侵犯人權的報告,巴切萊特最初於 2021 年 9 月通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她的辦公室即將完成對新疆的人權評估報告。三個月後,一位發言人表示該報告將在幾周內發佈,但事實並非如此。

今年7 月,巴切萊特的辦公室表示,該報告仍在研究中,將在八月晚些時候她離任前發佈。

巴切萊特在 5 月下旬訪問了包括新疆在內的中國後,激怒了維吾爾維權團體,她重申了中國政府的說法,即北京稱爲職業培訓中心的拘禁營已全部關閉。維吾爾維權團體譴責這次旅行是給中國一個宣傳機會,讓中國當局能夠粉飾其危害人類罪和針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罪。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WUC)主席多里昆.艾沙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在中國正竭盡全力壓制聯合國高級專員巴切萊特辦公室發佈維吾爾報告的時候,聯合國關於當代形式奴隸制的報告的發佈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多里昆.艾沙表示,小保方智也的報告發現新疆存在強迫勞動,甚至奴役,這表明“中國正在對維吾爾人犯下的罪行”。

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維吾爾運動(CFU)表示,該報告是“極其重要和全面的評估”。維吾爾運動執行董事茹仙·阿巴斯(Rushan Abbas)在一份聲明中說,

“多年來,我們一直在告訴世界,中國將維吾爾奴隸制作爲一種重要工具,推動中國經濟發展,並使正在進行的維吾爾族種族滅絕成爲一項有利可圖的事業。看到聯合國終於認識到這些暴行正在發生的嚴重程度,真是令人欣慰。現在需要採取切實行動,根據這些最近的調查結果,追究中共對這些罪行的責任。”

位於華盛頓特區的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研究員、新疆地區專家鄭國恩(Adrian Zenz)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這份報告是“一個強有力的聲明”,特別報告員在其中表示,有“合理的證據”表明強迫勞動正發生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然後在西藏也有類似的項目。這種狀態可能相當於被視爲危害人類罪的奴役。” 鄭國恩並說, “那是最強的形態。是一種非常高水平的正式評估。”

鄭國恩指出,小保方智也的報告是在中國批准國際勞工組織 (ILO) 兩項關於強迫勞動的公約近四天後發佈的,其中一項旨在打擊國家支持的強迫勞動,禁止將其用於政治目的和經濟發展。

另一項公約禁止使用一切形式的強迫勞動,並要求締約國將強迫勞動行爲作爲刑事犯罪加以懲罰。

此外,維吾爾人權組織近日在阿根廷對中國政府提起刑事訴訟。這一行動可能會引發就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的政策是否構成種族滅絕的調查。

代表兩個維吾爾人權組織的律師於八月十七日在阿根廷法院提起刑事訴訟,指控中國政府通過針對新疆地區穆斯林的鎮壓政策犯下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

海外法律諮詢(Justice Abroad)律師事務所代表總部位於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 (WUC) 和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維吾爾人權項目 (UHRP) 根據阿根廷憲法規定的普遍管轄權條款,向布宜諾斯艾利斯法院提交了正式刑事訴訟。

這些規定允許該國的刑事法院調查和審判國際罪行,例如種族滅絕、酷刑和危害人類罪,無論它們發生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並作出判決。

國際法律師邁克爾·波拉克在八月十七日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說:“對於維吾爾人來說,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他們爲中國當局對他們犯下的最可怕的國際罪行尋求正義。”

撰稿、主持、製作:陳愛珍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