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华盛顿手记:老康秉烛:王康最后的告白(1):假如我将离世 / 此生最大心愿


2020.06.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 “老康秉烛”的嘉宾王康先生。(北明摄于2018年)

本专栏 “老康秉烛”的嘉宾王康先生,五月二十七日因癌症不治,长辞与世。这消息不胫而走不,传遍海内外,引发社会各界的哀思和祭奠,回忆与痛悼。即便时逢新冠病毒泛滥的居家令时期,有关他的纪念活动也在海外连续展开;即便文字狱的红色禁令之时,大陆对他的追思活动和学术研究活动也在网上、网下悄然出现;更有大量相关文字、诗歌、图片在人们的手机中快速传递。不少人从这些突然席卷而来的纪念文字中,获悉了王康这个名字,更多人从中重新理解和定义这个名字的意义和价值。

王康的后半生以兴灭国、继绝学为使命,以东方正统文化价值与西方优良传统的合璧、孔子与耶稣握手为旨归,希望打造中国和世界未来的文明基石。

人类文明在当代面临极为严峻的前所未有的挑战:来自穆斯林帝国的挑战、来自中国红色帝国的挑战、来自美国左翼社会主义思潮的挑战。这些挑战促成了二战以来全球秩序的震荡和重大变动的危机。危机中,公元前数百年轴心时代出现的人类共通的文明价值迅速式微,由那时建立并逐步发展至今的东西方人类文明化、人性化的生存方式,正在衰亡。

王康生前关于中国儒学返本开新的思考和对西方基督教信仰的探索,正是针对这个巨大的危机和现实的。

“人生识字忧患始”,更何况“运去英雄不自由”。王康生前远未完成这个使命,但是他以自己的血缘出身和行为方式,证明了这个使命的合理性存在:他出身儒学世家、以新儒学继承人为自命;病入膏肓时受洗为基督徒、并以成为美国公民之愿认可西方自由世界。虽然如此,在 1949之后精神文明荒芜、物质世俗化泛滥的中国大陆,王康作为一名对抗者和思想者,他的离去,带走了未竟的思考,留下了巨大的空白。

为了填补这个空白于万一,为了纪念他的离世,寄托对他的哀思,北明决定将他离世前八个月开始的、对他的访谈——每天一问——作为他对自己生活过、热爱过、  奋斗过的这个世界的最后告白,在这里连续公布于世,以便世人了解他在生命最后阶段的所思、所想、所感、所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