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拜习会为美中设置起护栏了吗?

2021-11-19
Share
专栏 | 大国攻略:拜习会为美中设置起护栏了吗? 拜习会对外公开的十分钟开场白,气氛融洽,而会后发布的新闻稿,中美各自重申立场。
(法新社)

“非常高兴见到你,主席先生,下次希望我们能面对面,像我以前访问中国的时候一样。”拜登对着屏幕上的习近平,堆满笑容说。习近平回应说:“看到老朋友感到很高兴。”拜习会对外公开的十分钟开场白,气氛融洽,而会后发布的新闻稿,中美各自重申立场。

新华社发布的新闻稿说,中美应和平共处,地球足够大,容得下中美各自和共同发展。要坚持互利互惠,不玩零和博弈,不搞你输我赢。在台湾问题上以严厉措辞指出,习近平强调,台海局势面临新一轮紧张,原因是台湾当局一再企图“倚美谋独”,而美方一些人有意搞“以台制华”。这一趋势十分危险,是在玩火,而玩火者必自焚。

白宫的新闻稿指出,拜登提出对中国在新疆、西藏和香港的做法以及更广泛人权的担忧,他还讨论了自由与开放印太地区的重要性。在台湾问题上,拜登强调,美国仍坚持以《与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以及六项保证为指导的“一个中国”政策,强烈反对片面改变现状或破坏台海和平稳定的作为。拜登还强调管理战略风险的重要性,指出需要有常理性的护栏,以确保竞争不会转为冲突,并保持沟通管道畅通。

这一场各自表述的会面,为美中关系设置好护栏了吗?

拜登希望通过拜习会,为美中关系设置护栏。(法新社)
拜登希望通过拜习会,为美中关系设置护栏。(法新社)

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台湾大学中国大陆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尹丽乔说,美国国安顾问沙利文曾说,竞争激烈时也必须要有非常强而有力的外交手段去处理竞争关系(intensive competition requires intensive diplomacy),这次拜习会很大程度反应了美方这个观点,中美两个强权竞争愈多,愈需要去管理双方的分歧。这次拜习会“重点就在于管理分歧,用美方的语言就是设置护栏,来管控双方在各项不同议题上的意见,不要误判导致情况失控。”尹丽乔说:“拜习会应该不是说中美关系改善的第一步,而是中美关系开始管控问题的第一步。”因为双方认为这些问题和分歧,短期内不可能解决。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17日表示,拜登和习近平都同意开始推动有关战略稳定的讨论,双方同意讨论军备控制的可能性,就军备控制进行对话。尹丽乔说,这显示美国已经试图开始设置护栏。

不过,环球时报18日以“ 关于涉华核军控问题,美方莫强带节奏”为题发表社评说,中方对中美视频峰会的通报中,没有关于战略稳定讨论的内容,美方的正式通报中也没有,由此可以判断,两国领导人肯定没有就这个问题得出一个比较清晰的结论。

东海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邱师仪看这次拜习会,认为“有达到融冰的效果”,从会议时间安排在美国的深夜、北京的上午来看,拜登给了习近平面子。中美象征性融冰,实质上各自坚持立场,虽然老调重弹,但整个气氛缓和许多,台湾的安全也获得保障,可以说是美中台三赢局面。

台湾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陶仪芬说,中美双方都因为内政而需要外交成就,习近平面对二十大连任有压力,拜登也需要外交成就,来提升支持率。拜登希望中国不要升高在台海的军事威胁,以免擦枪走火引起战争。习近平希望争取缓和中美关系,对内交待。中美各说各话、各取所需。

陶仪芬注意到中国发布的新闻稿中有一段话指出,习近平说,中国大陆是有耐心的,愿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但如果“台独”分裂势力挑衅逼迫,甚至突破红线,中国大陆将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陶仪芬说,“这表示台湾到目前为止没有踩红线”,包括蔡英文总统说有美军在台湾协助台军训练,美国指出中国错误引用2758号决议内容,表态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联合国体系的活动,以及美国议员搭专机访台等事件并没有踩到红线,陶仪芬认为,台海的紧张情势应该会在未来一段时间降温。中方若持续在台海军事施压,美方会有强烈回应。

尹丽乔说,台湾问题是中美争霸的前沿,拜习会对于台湾问题重申立场、各说各话,双方都没有大突破,然而双方具体讨论危机管控,目的就是针对台湾问题,这能避免台海局势擦枪走火。

拜登口误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

拜习会后,新华社发布新闻稿,以强硬措辞对台湾问题表态。(法新社)
拜习会后,新华社发布新闻稿,以强硬措辞对台湾问题表态。(法新社)

拜习会的台湾话题,从会场上延烧到会后,先是新华社说拜登表示不支持台独,这句话在美国入夜后,被台湾多家媒体转载,熟睡的美国没有即时做出说明,就在中共铺天盖地的宣传过后,拜登一早被记者问到,开口就说:“我们清楚表明我们支持台湾(关系)法,就这样,『它』是独立的,『它』自己做决定。”(We made very clear we support the Taiwan Act and that’s it. It’s independent. It makes its own decisions)

一个多小时后,拜登又说:“我们完全没有要改变对台政策,我是说由『他们』决定,台湾,而不是我们。我们没有鼓励独立,而是鼓励『他们』做依照台湾(关系)法要求的事情来做。这是美国在做的,让『他们』自己做决定。”(We are not going to change our policy at all. I said that they have to decide — 'they' — Taiwan. Not us. And we are not encouraging independence. We are encouraging them to do exactly what the Taiwan Act requires. That’s what we are doing. Let them make up their mind)

拜登是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 还是又口误失言? 不得而知。尹丽乔说:“很多时候外交辞令上,如果你让想相信的人相信,想相信是口误的人也相信是口误,这一方面可以传递讯息,另一方面可以降低讯息带来的一些政治风险。各取所需,很多时候外交上也要走战略糢糊。”

邱师仪说,口误本来就是拜登的金字招牌,但正因如此,也让观察家们有机会看到拜登的心里想什么,尤其在他重复同样的“错误”时,像他两度说美国会防卫台湾,拜登成为透露国安机密的人,只是大老板一口误,下属随即要为他打圆场。其实台湾本来就是独立的,拜登讲的是de facto事实上的台湾情况,美国支不支持才是关键,过去美国觉得台湾很麻烦,2014年华盛顿还弥漫着“弃台论”,民主党的熊猫派和共和党的生意人都想跟中国做朋友,没想到中国是战狼崛起,要取代美国,美国现在认识到唯一能抑制中国崛起的方式就是勒住中国咽喉,那咽喉就是台湾,把台湾抓住掐紧,习近平就没办法呼吸。说美国不支持台独,或说台湾是独立的都是对的,台湾本来就是独立,重点是现在的风向转变,邱师仪说,有个逻辑是“中国愈崛起,台美愈紧密,台美愈紧密,中共政权垮台的机率就愈高,中共崛起的命运就将会走向衰败,因为你对抗的是美国超级强权”。

邱师仪认为,拜登的外交政策是软的更软、硬的更硬,他的外交国安团队都是有经验的外交老手,在特朗普将习近平打回原形后,民主党更愿意在对中战略方面拔刀出鞘。

邱师仪说,拜登希望台海局势缓和,这次拜习会缓和了局势,拜登希望中国不要再做“摇船者”,把船上的人摇得很紧张,这艘船上有日本和澳大利亚等,整个区域局势安定有助于美国管理东亚地区。拜登面对国内的选票压力,迫使他必须认真看待台湾问题,拜登现在把台湾放到灶的前面(front burner),视为最重要的事项,放在美中谈判桌上的第一线,这是美中双方都不能随便出手的王牌筹码,台湾作为王牌筹码没有什么坏处,在国际政治中,每个国家都可能是另一个国家的筹码。对台湾来说,整个局势往好的方向走,台美关系升温,台湾获得实质的里子。中国现在处于逆风,整体局势对中国不利。不过,他说另外一个坎是习近平二十大连任后是否提出新的复兴统一大业,升高紧张局势,包括台湾在内的西方民主国家应及时逼中国进行某种程度的开放和改革,这虽然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但是有做总比没做好,否则就是只有战争。

拜习会铺陈美中贸易谈判

拜登面对明年11月期中选举,努力提升支持率。(法新社)
拜登面对明年11月期中选举,努力提升支持率。(法新社)

关于美中贸易,沙利文说,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和中方代表接触,以推动解决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遗留问题。尹丽乔认为,美中要针对贸易商谈是第一步,但能否谈成什么结果是不同的议题。美国明年举行期中选举,近年自由贸易一直不受美国民众欢迎,尤其是中西部的蓝领选民对于自由贸易一直有疑虑,认为自由贸易使美国国内流失工作机会,所以尹丽乔认为中美在贸易谈判方面要有大突破最快也要等美国期中选举之后,拜登对于中美贸易谈判一定会谨慎小心,让步的空间很小。拜登最近刚通过一个基础建设法案,国会还有更多法案等待通过,拜登若想放松对中国的贸易壁垒,他必须考虑此举是否可能影响其他法案的通过,而且放松对中国的贸易壁垒的另一个麻烦是美国国会的对中鹰派,可能更会以此攻击拜登。

尹丽乔说,另一方面,如果要让拜登在经贸上做一些友善举动,一定是中国也要有善意的动作,但是二十大前,北京肯定不想在国际上有什么麻烦事,也不太可能会让步,若是出问题不好收场,至少也要等2022年底才有可能突破,毛泽东说过“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意指处理好国内问题,再处理外交问题,有主次之分。而正好二十大和美国期中选举的时间差不多,北京和华盛顿都很难做一些改变。

接下来如何观察美中关系? 变数仍多。

美中结构性的竞争,未来持续影响双边关系。(法新社)
美中结构性的竞争,未来持续影响双边关系。(法新社)

陶仪芬指出,中美双方民主与威权结构性的竞争态势,不会改变,这样的态势是个光谱,可能在情势紧张时趋于严重,双方需要合作时变得缓和,也视美中的国内政治情况而变化,未来很难说。

美中护栏设立起来了吗? 陶仪芬认为,长期来看,言之过早。她说,因为中美在结构上是竞争关系,世界第一第二强权本来就有霸权竞争关系,尤其习近平喊出“东升西降”、“平视世界”,一付中国要取代美国的姿态,并且积极对全球输出中国方案、中国模式,动辄制裁惩罚他国,要挑战美国希望维持的自由开放、并以规则为基础的世界秩序,强调中国模式更优越,这样的意识形态和体制上的竞争,“不会因为这次的会面而消失”。

尹丽乔说,中美两大国是世界上势力最强的强权,强权比较不受国际环境架构制约,在国际政治中有主动权,因此强权国家的国内政治特别重要,因此需要观察中共二十大之前,中国国内情势有什么改变,特别是经济和新冠疫情方面,国内情况与国际政治有连动性。拜登面对美国期中选举,民主党最近在地方选举失利,拜登的民调满意度也只有四成,美国的国内情况也影响拜登对中国态度的松紧。

尹丽乔指出一个值得观察的角度,美国10月份的通货膨胀飙升到30年新高,物价大幅上涨。美国国内对于通膨有很多辩论,到底是暂时性的还是长期性的通膨,经济专家未有定论,如果是因为美中贸易战引起的暂时性通膨,那么拜登政府可能有更大诱因去在对中贸易谈判上,寻求更大突破。

撰稿 陈美华 责编 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