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大國攻略:岸田文雄亂世掌舵 將如何應對中國?

2021.10.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大國攻略:岸田文雄亂世掌舵 將如何應對中國? 岸田文雄(右)歷經一場暗潮洶湧的大混戰,與安倍晉三支持的高市早苗聯手,打敗對手河野太郎(左),當選自民黨總裁,就任日本新首相。圖爲岸田文雄書寫自己的座右銘“天衣無縫”。
(法新社)

岸田文雄歷經一場暗潮洶湧的大混戰,與安倍晉三支持的高市早苗聯手,當選自民黨總裁,就任日本新首相,推出20名內閣閣員。

岸田文雄10月4日上任,5日上午就與美國總統拜登通電話,拜登重申釣魚島列嶼適用美日安保條約,承諾防衛日本。岸田文雄緊接着與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進行視頻會議,達成日澳攜手合作實現“自由與開放的印太地區”的共識。隨後在10月7日,岸田文雄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電話會談,向普京祝賀生日,雙方同意就發展日俄關係繼續對話。共同社報道,岸田文雄10月8日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電話會談。岸田強調,維持穩定的雙邊關係對地區和整體國際社會很重要,但關於外界所認爲中國在人權與法治方面的缺陷,日本將“說出必須說的話”。

10月8日岸田文雄在衆議院全體會議上發表了就任後的首次施政演說,宣示要修訂2013年訂定的“國家安全保障戰略”,以及防衛大綱、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強化海上保安能力以及更有效果的飛彈防衛能力。他強調製定經濟安保相關法案,構建強韌的供應鏈,還表明將推進“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日本疫情趨緩,岸田文雄提出了疫情應對措施,並提出“新資本主義”,盼能減少貧富差距。


岸田文雄10月8日與習近平進行電話會談。岸田強調,維持穩定的雙邊關係對地區和整體國際社會很重要,但關於外界所認爲中國在人權與法治方面的缺陷,日本將“說出必須說的話”。(法新社)
岸田文雄10月8日與習近平進行電話會談。岸田強調,維持穩定的雙邊關係對地區和整體國際社會很重要,但關於外界所認爲中國在人權與法治方面的缺陷,日本將“說出必須說的話”。(法新社)

岸田文雄當前最迫切的是穩定國內政局,充滿“岸田色彩”的內閣,20名閣員中有13位首度入閣,3位是新生代國會議員。外務大臣茂木敏充與防衛大臣岸信夫留任。新內閣新設“經濟安全保障擔當大臣”由小林鷹之擔任,這是爲因應中美關係對立引發國際秩序變化所設,確保半導體等重要物資、防止技術外流等。日本政府正着手研究經濟安保的中長期戰略。

東海大學日本區域研究中心主任陳永峯指出,這是個超級過渡性的內閣,理論上是選舉內閣、看守內閣。因爲這屆衆議員任期至10月21日屆滿,10月14號就要解散衆議院,10月31日投開票。衆議院選舉後,內閣會總辭,再產生新內閣,這期間可能有一些變化,大部分閣員應該會續任,以目前來看,茂木敏充擔任外相,岸信夫擔任防衛相,國防外交路線不會改變。

陳永峯誇讚岸田文雄的個人特質和總體能力,非常值得期待,能擅用人才。陳永峯說:“岸田文雄非常非常值得期待,我的看法是最近二三十年來,日本所有的首相中,個人的資質最好的,這樣的亂世,日本出現這樣的首相,是日本的幸運。”


有學者稱在亂世中,日本出現岸田文雄這樣的首相,是日本的幸運。(法新社)
有學者稱在亂世中,日本出現岸田文雄這樣的首相,是日本的幸運。(法新社)

岸田文雄在2012年至2017年擔任外務大臣,是二戰後日本任期第二長的外相,若以專任外務大臣來說,則是史上在任最長紀錄。他也曾兼任防衛大臣,是日本唯一當過外務大臣和防衛大臣的。岸田文雄六歲時跟着父親赴美國紐約三年,英文能力不錯,他的興趣是下圍棋和學英文,也喜歡棒球和漫畫。岸田文雄酒量奇佳,在日本政界有“酒豪”的封號,曾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喝伏特加拚酒,兩人不分勝負。1997年他跟安倍晉三訪問臺灣時,幫安倍擋酒,令與會人士印象深刻。

岸田文雄的個性被評價爲成熟、穩重、溫和不與人衝突、善於傾聽,甚至被批評“無趣”,他在選舉期間對中國立場強硬表態,上任之後將如何應對中國?

岸田文雄應對中國“表面上軟 實際更硬”

陳永峯認爲岸田文雄應對中國將是“表面上軟,實際上硬,實際上會更硬,就算有戰爭他也不擔心,全部在他的計算裏面,但是表面上會更協調。”他說岸田文雄的協調能力強,黨內沒有敵人,從這次總裁選舉可以看出,儘管岸田文雄民間支持度不高,輸給對手河野太郎很多,但是他獲得國會議員的票數,遙遙領先,就可看出他在國會議員間,非常具有協調能力,這麼多人投票給他,無視於他在民間的支持度低。


岸田文雄10月8日發表首次施政演說,宣示要修訂2013年訂定的“國家安全保障戰略”,以及防衛大綱、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強化海上保安能力以及更有效果的飛彈防衛能力。(法新社)
岸田文雄10月8日發表首次施政演說,宣示要修訂2013年訂定的“國家安全保障戰略”,以及防衛大綱、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強化海上保安能力以及更有效果的飛彈防衛能力。(法新社)

陳永峯說,岸田最大的挑戰是選舉,10月31日的衆議院選舉不能輸,而且要贏得漂亮,他的政策基礎纔會穩固,在自民黨內的位子才能穩固,他上任後第一任務是解散國會,他將衆議院選舉提前的決定,十分聰明,趁日本疫情好轉,當機立斷。明年七月參議院的改選也必須通過,纔有長期執政的可能,也才能考量外交上跟中國的關係能否改善,是否要改善,如何處理前首相所留下邀請習近平訪日的難題,以及對明年北京冬奧的態度。此外,在釣魚島和南海問題方面,日本的角色如何? 都將考驗他的應對能力。

臺灣國策研究院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臺灣中山大學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中心主任郭育仁認爲,岸田文雄短期內“親美抗中挺臺”的路線不會改變,由於他的民調不高,必須快速施政,讓民衆有感。不過,10月底衆議院大選前,要找到一個讓民衆立刻有感的措施,難度很高。

日本幾家主流媒體做的民調顯示,岸田內閣支持率都在約50%前後,新團隊上任沒有“慶祝行情”,自民黨內部對於衆議院大選感到憂慮。日本時事通信社報道,岸田內閣上任的民調支持率在歷屆內閣中偏低,最低的數字是朝日新聞民調爲45%,最高的是日本經濟新聞的59%。包括讀賣新聞、每日新聞等媒體民調在內,整體支持率都比去年9月菅義偉剛上任時低15到20個百分點。


岸田文雄的內閣充滿“岸田色彩”,20名閣員中有13位首度入閣,3位是新生代國會議員。外務大臣茂木敏充與防衛大臣岸信夫留任,並新設“經濟安全保障擔當大臣”。(法新社)
岸田文雄的內閣充滿“岸田色彩”,20名閣員中有13位首度入閣,3位是新生代國會議員。外務大臣茂木敏充與防衛大臣岸信夫留任,並新設“經濟安全保障擔當大臣”。(法新社)

自民黨衆院選舉若無法過半 中共恐伸手操弄

民調關係到10月底的衆院選舉,而衆院選舉結果可能影響日本對外政策。郭育仁說,如果衆議院選舉,自民黨無法單獨過半,將和公明黨聯合執政,問題會比較嚴重。自民黨內的親中派是自民黨前幹事長二階俊博率領的“二階派”。二階和公明黨的黨首都曾經代表安倍晉三將安倍的親筆信送給習近平。對中友善的公明黨是中國長期拉攏的對象,如果自民黨在衆院大選沒辦法單獨過半,公明黨的角色就很關鍵,就是中國把手伸進自民黨的重要破口,所以衆院大選是重要觀察點,中國也在等待衆院的選舉結果。

縱使岸田文雄安然度過衆院大選,明年七月參議院要改選,民調低靡的岸田,能否挺過明年參院選舉是非常大的變數。郭育仁說,“日本國內政治動盪時,通常就是中國把手伸進日本政治,操弄日本對中政策的最好時機點”,所以岸田對中的強硬立場在短期內不會改變,但是衆院大選和參院改選,不確定性蠻高的。這段期間以來,日本多位政要發言挺臺,中共都容忍下來,有其目的,中共瞭解民主國家選舉的特點,知道利用選舉干擾他國的對中政策通常能事半功倍。


岸田文雄國內最大的挑戰是10月31日的衆議院選舉和明年七月的參議院改選。(法新社)
岸田文雄國內最大的挑戰是10月31日的衆議院選舉和明年七月的參議院改選。(法新社)

岸田文雄還要面對哪些難關?

郭育仁認爲,衆議院選舉之後,中共可能就會開始發球,給岸田文雄接,習近平能否訪日,中國加入CPTP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議題,都看岸田文雄如何接球。拜登12月召開民主峯會,對於蔡英文總統以什麼頭銜參加,岸田也需要表態。12月還有中日韓峯會,明年2月有北京冬奧,都需要岸田表態,而他應對這些挑戰都取決於衆議院的選舉結果。郭育仁說,今年中日韓峯會的主辦國是日本,中國會不斷丟球,不斷把CPTPP跟中日韓FTA掛鉤,要求日本政府表態,這對日本企業是很大誘因,會使岸田的對外政策與安倍的親美抗中路線對沖。郭育仁說,中共擅長利用民主國家這種弱點,造成你內部矛盾,讓你自己打自己,操弄你的對中政策。所以,日本衆院大選會決定岸田的施政方向,如果選得不錯,安倍路線會很突出,如果選得不理想,公明黨會扮演關鍵角色,岸田施政就很難硬起來。

郭育仁說,最差的狀況是衆議院選舉自民黨沒有過半,明年初日本政府要準備國家安全戰略(NSS)等三個重大的文件戰略,要提出五年國防計劃,如果岸田在衆院選舉失利,施政可能遇阻,無法強硬,但國防外交部門會主張強硬,這會使內閣分裂,黨內無法團結,這種情況若持續到明年七月,恐怕衝擊參議院選情。

郭育仁說,岸田已宣佈不參加10月底的G20峯會,這個政治判斷很聰明,他決定提前在十月底舉行衆議院選舉,有兩個意涵,一是有正當理由不參加G20,先專心穩定國內政局,二是岸田剛上臺,民衆對新內閣有一定程度的期待,帶着這個新鮮感選舉,或許有利。


日本幾家主流媒體的民調顯示,岸田內閣支持率都在約50%前後,比去年9月菅義偉剛上任時低15到20個百分點。(法新社)
日本幾家主流媒體的民調顯示,岸田內閣支持率都在約50%前後,比去年9月菅義偉剛上任時低15到20個百分點。(法新社)

岸田文雄沒有親中的空間

臺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主任林賢參說:“在美中對決的大格局下,岸田文雄沒有親中的空間”。他說日本的外交安保都要跟着美國走,而且中國在東海和南海的勢力擴張也威脅到日本,最主要還是中國處理釣魚島問題太強勢了,再加上戰狼外交,使得反中成爲國際風潮,親中的政治人物令人討厭。之前有日本媒體說自民黨內的親中派二階俊博一出來講話,菅義偉的內閣支持率就掉了一個百分點。現在整個氣候不利親中,所以日本的企業也不敢講得太大聲,特別是中國現在對外國企業姿態很強勢,而且中國缺電,投資環境惡化。“日本國內親中的氛圍和土壤已經慢慢弱化”。

日本研究專欄作家謝文生表示,“岸田派”傳統上在20世紀末以來跟中國比較親近有其原因,當時的背景是日本泡沫經濟沒落,藉着跟中國來往尋找出路,那時的國際環境也是傾向中國。但是現在不一樣,岸田也嗅到國際局勢變化,不過,岸田的轉變不代表整個“岸田派”會轉變。“岸田派”當中的前自民黨幹事長古賀誠是親中派,在他的影響下,“岸田派”對中國比較親近。但是要等到明年七月參議院選舉之後才能比較清楚看到岸田的中國路線。另外,明年是中日建交五十週年,以及習近平能否訪日,都必須密切觀察,尤其日本經濟疲憊,岸田需要政績,中國會不會利用這個機會打觀光牌或經濟利多,來交換習近平訪日,是觀察重點。

陳永峯則認爲,現在將岸田文雄的內閣貼上親中或挺臺的標籤沒有意義,容易誤判,可能貼錯標籤。政治人物挺臺或親中關乎能否獲得支持,關乎自己的政治利益,而且親中和挺臺並不衝突,未必能劃一條線說親中就不挺臺,比如安倍挺臺,但也務實親中與習近平來往。再過三星期衆院就要選舉,現在如果被貼上親中派不容易得到選票,所以親中派會隱藏,但是中國有很大的經濟利益,所以私底下的來往並不會斷。

撰稿 陳美華 責編 許書婷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