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大國攻略:塔利班和俄羅斯都抱緊中國 中國的戰略考量是什麼?

2022.04.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大國攻略:塔利班和俄羅斯都抱緊中國 中國的戰略考量是什麼? 中國於3月30和31日在安徽舉辦第三次阿富汗鄰國外長會議,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也出席參與,與中國外長王毅會面。
(法新社)

烏克蘭戰事未歇,中國於3月30和31日舉辦第三次阿富汗鄰國外長會議,中國、伊朗、巴基斯坦、俄羅斯、塔吉克斯坦、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七國外長或高級代表出席。會議由中國發起舉辦,美國和塔利班政府也派代表出席。

中俄雙方再表態相互支持,中國外交部長王毅30日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會談說,中俄關系經受住國際風雲變幻新的考驗,保持正確前進方向。王毅還說中方始終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

中國舉辦第三次阿富汗鄰國外長會議 佔戰爭的便宜

王毅3月24日訪問喀布爾,與阿富汗外長見面。(法新社)
王毅3月24日訪問喀布爾,與阿富汗外長見面。(法新社)

中國在謀劃什麼? 打什麼算盤? 臺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員侍建宇說,中國此時舉辦阿富汗鄰國外長會議是“佔戰爭的便宜,有點戰爭紅利的意味”。

侍建宇說,此時中國對俄羅斯很重要,因此俄羅斯在阿富汗問題上,配合中國演出。俄外長戰時特別出國,目的是爲中國站臺背書,支持中國在阿富汗問題上的主張。中國借阿富汗議題練兵,主導這次會議,操作中國國際多邊主義經驗。

侍建宇說:“中國真正關心的是打擊恐怖主義的議題,這個議題其實非常弔詭,打擊恐怖主義本身沒問題,問題是在阿富汗境內,誰代表恐怖主義? 要打擊誰? 這纔是真正問題。”現在喀布爾阿富汗塔利班政權能否完全控制境內所有軍閥派系活動情形,令人質疑,他們很可能有某種程度的同盟,但並不是所有的軍閥都聽話。

中美俄對阿富汗恐怖主義的威脅有不同看法。

侍建宇分析,俄羅斯向來的立場是,只要阿富汗塔利班不去侵犯中亞地區俄羅斯的勢力範圍,俄羅斯就不會插手。但在美軍撤出後,莫科斯說如果中亞的塔利班,包括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的塔利班要回國作亂的話,俄羅斯就會派兵清剿,這是俄羅斯要打擊的對象。

對美國來說,到底誰是恐怖分子很難區分,執政的塔利班可能裏面還有傳統基地組織成員、伊斯蘭國成員,也有中亞的、或從阿拉伯來的外國戰士,這些對美國來說,可能都有恐怖分子。

而對中國來說,誰是真正的恐怖分子都不重要,中國真正在乎的是維吾爾武裝成員。

中國希望打擊中亞維吾爾武裝成員

學者指出喀布爾的塔利班政權把中國當成可以依靠的、漂流在海洋中的浮木。(法新社)
學者指出喀布爾的塔利班政權把中國當成可以依靠的、漂流在海洋中的浮木。(法新社)

侍建宇指出,按聯合國安理會今年二月的報告,估算在阿富汗北部、接近塔吉克斯坦邊界,從喀布爾往北的兩個省分裏大約有兩百到七百名維吾爾武裝戰士,這纔是中國非常在意的。另有無法證實的消息說,最近喀布爾的塔利班政權正想辦法去解除這些維吾爾武裝戰士的武裝,尚不清楚這是不是來自中國的壓力。現在有些成員不見得還聚在一起,可能有些已加入伊斯蘭國呼羅珊省的武力中,阿富汗最近幾樁爆炸案據傳有維吾爾武裝成員涉及,中國舉辦第三次阿富汗鄰國外長會議,以打擊恐怖主義的名義,讓與會國去協助中國“處理”這批人,中國的目的就達到了。至於美國關切的人道救援、人權和婦女受教育等問題,都是談判籌碼。

侍建宇說:“我相信喀布爾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權非常感激中國,甚至把中國當成它現在唯一可以依靠的、漂流在國際海洋中的一個浮木,它抱着中國是不會放的。”

王毅在3月24日訪問喀布爾,侍建宇說這種級別的對待沒有其他國家會這樣做,中國很認真操作這事,一是練習多邊主義運作機制,二是處理阿富汗境內所謂的恐怖主義,對中國來說就是維吾爾武裝分子。

俄羅斯國力受損 中國影響力趁勢往西推進

學者指出中國舉辦第三次阿富汗鄰國外長會議,希望以打擊恐怖主義的名義,讓與會國協助打擊阿富汗的維吾爾武裝成員。(法新社)
學者指出中國舉辦第三次阿富汗鄰國外長會議,希望以打擊恐怖主義的名義,讓與會國協助打擊阿富汗的維吾爾武裝成員。(法新社)

另外,從長期來看,中國還是要推“一帶一路”,尤其在烏克蘭戰爭結束後,面對中美對抗的情勢,中國往東邊的發展機會愈來愈小,但是中國往西邊前進的機會變得更大,戰後俄羅斯國力受到損傷,暫時無法擺出高姿態,中國可趁機往西邊推進,俄羅斯此時對中國提出任何關於經濟建設發展,甚至企業併購的要求,中國應該不會拒絕,中國有很好機會一方面往西北進入俄羅斯,另一方向往西南,把扼住咽喉位置的阿富汗動盪情勢的變數鎖住,從巴基斯坦進入伊朗、土耳其,就不會有太多阻撓。中國勢力確定進入和中國關係密切的伊朗後,等於是中國在整個波斯灣就有了立足之地,中國儘管不能主導,但是會變成中東政治非常重要的角色。從伊朗再往西邊是土耳其,土耳其近年經濟惡劣,只要中國多出一點力氣在這些國家,就能把影響力從中國西部的新疆一直拓展到甚至地中海的沿岸,這是中國因爲這場戰爭得到最大的戰爭紅利,未來幾年這是中國的努力方向。

中國在阿富汗重建治理方面扮演積極角色

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黃介正從利益和區域安全角度分析指出,中國在阿富汗有一定利益,在美軍沒有撤出前,中國在阿富汗的投資和人員,受惠於美軍提供的安全環境。美軍撤出後,中國雖不是明正言順,也是理所當然,揹負起安全的責任,而周邊國家對中國也有期待。中國並沒有因爲烏克蘭的變局而放棄對阿富汗問題進行調理,“這是中國邁向政治大國、外交大國非常重要的時間點”。中國對阿富汗問題“原則保守、行動積極”,中國瞭解阿富汗問題無法短期解決,因此保守; 但是中國看到勢頭,把握機會進行。至於阿富汗能不能成爲關鍵的“一帶一路”參與國,則有待考量。

黃介正指出中國必須在阿富汗事務展現影響力,以保護“一帶一路”發展,並維持中國在區域安全扮演的領導性角色,特別是“一帶一路”指標性項目“中巴經濟走廊”。阿富汗局勢動盪愈大,對中國的威脅也愈大。中國希望在美軍撤出後,在阿富汗重建治理方面扮演積極角色。而此時中國也可能是唯一有足夠經費人力能騰出手來處理這些問題的國家。此外,阿富汗一些組織有東伊運的威脅,如何鞏固巴基斯坦的邊疆,如何能跟各方說得上話,有足夠能量的可能還是中國。

戰事方興未艾 俄羅斯更多有求於中國

如果戰爭演變成長期持久戰,俄羅斯國力軍力經濟耗損愈大,俄羅斯將愈依賴中國。(法新社)
如果戰爭演變成長期持久戰,俄羅斯國力軍力經濟耗損愈大,俄羅斯將愈依賴中國。(法新社)

著名的時事評論員、作家汪浩指出拉夫羅夫赴安徽參與第三次阿富汗鄰國外長會議,是俄羅斯開戰以後,俄羅斯最高級官員訪中,俄外長尋求中國進一步支持,這對於俄羅斯來說更重要。而且西方國家想在G20會議排除俄羅斯,中國堅持俄羅斯參加,俄羅斯一定會想盡辦法拉攏中國,這毫無疑問。但是汪浩認爲G20要排除俄羅斯有困難,因爲沒有這方面的機制,不過,普京不見得會去印度尼西亞參加G20,因爲普京若離開俄羅斯對其個人安全是很大風險。

談到中俄關系,汪浩說俄羅斯現在更多有求於中國。在西方制裁之下,俄羅斯希望出售更多天然氣給中國,在被驅逐出SWIFT之後,俄希望不用美元,而且俄所需的芯片和零部件等都需要從中國進口。此外,俄也需要中國在聯合國給予支持。如果沒有中國支持,俄將顯得更加孤立。

如果戰爭演變成長期持久戰,可能變成俄羅斯以前佔領阿富汗的情況,打得愈久,俄羅斯國力軍力耗損愈大,經濟也會被拖垮,而且制裁的損失非常大,拖久了,會變成二流國家,愈需要依賴中國。

汪浩說中俄不可能完全切割,中國想利用這局勢獲取更大的戰略好處,戰事拖長對中國不見得是壞事,各方有求於中國,中國就可以謀取利益。對中國來說,俄羅斯有求於它當然是好事,但是反過來說,俄羅斯如果真的在軍事上被打垮,等於是中俄的戰略聯盟關係出現巨大破口,以後美國和北約一定會把戰略重心放到亞太地區,如果戰爭拖很久,俄軍力和經濟都被打垮,即使普京不倒臺,俄羅斯也不再對北約形成實質威脅,將使美國戰略重點放回亞太地區,跟中國戰略對抗將更加嚴重,這種情況很可能發生,中國非常不願看到,中國希望看到的是過去20年美國反恐戰爭的情況。美國之前爲了反恐,把重心放在中東,中國現在希望美國爲了反俄,把重點放歐洲,然後拉攏中國,減輕中國壓力。

汪浩: 戰爭使歐洲“去俄羅斯化” 戰後全球將“去中國化”

汪浩指出,一旦俄國的政治、軍事與經濟被徹底打垮,美蘇冷戰終結,後續便不必再擔心兩面作戰問題,可將其全球戰略徹底從重歐輕亞,轉爲重亞輕歐。美中關係將進入新冷戰階段,美中兩極對立會成爲今後長期主導全球的國際關係,這是涉及政治、經濟、文化全方位的對抗,西歐、歐盟在此過程將“去俄羅斯化”,關鍵產業鏈不再放在風險國家,例如歐洲努力減少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美國與全球則將在經濟、貿易、金融、科技與安全方面,進行“去中國化”過程。“去中國化”的趨勢在兩年前疫情出現時已經發生,例如西方國家警覺不能再依賴中國生產口罩,戰略上需要減少。俄羅斯侵略烏克蘭進一步提醒,關鍵產業安全的重要性,美國重新佈局各種產業鏈,近日提出希望跟臺日韓半導體合作,也是去中國化的考量。雖然中國跟全球經濟高度融合,但中國也有薄弱之處,它的能源六成以上靠進口,糧食兩成需要進口,芯片和許多原材料也需要進口。

中國附和俄國發動反美宣傳 但中俄合作仍有“底線”

汪浩指出戰爭使歐洲“去俄羅斯化”,而戰後全球將“去中國化”。(法新社)
汪浩指出戰爭使歐洲“去俄羅斯化”,而戰後全球將“去中國化”。(法新社)

人民日報近日連發兩篇,新華社也發出系列文章,將把烏克蘭危機的責任推給美國,稱美國主導的北約東擴是危機的根源,美國是始作俑者和最大推手。批評美國火上澆油,利用烏克蘭充當地緣戰略棋子。

汪浩指出,這是中國的大外宣,內容跟俄羅斯大外宣的口徑一致,把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原因歸究於北約東擴,而不是因爲俄羅斯對烏克蘭形成威脅,所以烏克蘭纔想加入北約。中俄顛倒因果關係,中國附和俄羅斯的說法,一方面幫俄羅斯洗白,一方面還是中國反美的大外宣。中國支持俄羅斯是抗美戰略的一部分。

中國駐美大使秦剛3月24日說,“中俄之間合作沒有禁區,但是也是有底線的”。汪浩認爲底線可能是中國不想直接在軍事上介入。 侍建宇則說,中國對俄羅斯表面上一定要撐到底,中俄表面絕對緊密,但實際上有多緊密還要看局勢發展,侍建宇認爲這可能跟中共二十大發展有連結,在二十大前,一定有不同的聲音提出各種質疑。中俄關系絕對是很大問題,如果俄羅斯用更極端的手段,譬如若普京瘋狂使用核武,中俄還是無上限的結盟嗎? 中俄關系表面穩固,但是底線絕不能挑戰到習近平二十大的連任。

撰稿 陳美華 責編 許書婷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