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33): 紅朝內部冤案之最?陳良宇社保基金案透視

2022.03.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33): 紅朝內部冤案之最?陳良宇社保基金案透視 挪用中國全國社保部分基金,2011年06月30日京滬高鐵建成通車,批准並全程主持這一項目的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左圖)參加通車儀式,春風滿面;同樣做法的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卻被治罪判刑。右圖是他2008年4月11日在天津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接受審判。
Photo: RFA

內容要旨:如果中央國務院批准、支持、參與挪用中國全國社保基金不是“受賄”、不是“濫用職權“,爲什麼陳良宇同樣的做法卻被治罪?已經發布條例昭示社保基金投資合法,爲什麼陳良宇不能平反走出牢獄,恢復原職?……

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決意提高上海人民的社會低保和勞保發放標準,擬定2007年元月實施。此議得到中國沿海五省和京津兩市響應並準備跟進,但遭遇中央反對。陳良宇固執己見,中紀委派紀檢組入駐上海爲其定罪取證,陳良宇寸步不退,幾乎引發京滬對壘雙方警衛之間的衝突。歷經四個月抵抗之後,陳良宇被中紀委雙規,同時免去所有中共黨內、政府內職務。最終,陳良宇被定罪判刑18年,習近平接替上任。

這項起於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的社保基金案,據稱是胡錦濤溫家寶當政期間三大反腐敗成績之一,也是三大腐敗案件之首(另外兩個是薄熙來和劉志軍案)。陳良宇在社保基金問題上究竟何罪之有?自由亞洲,北明非常識,歡迎回到“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這次續談陳良宇一案,細看他罪在何處。

增值社保基金,提高發放標準,陳良宇卻被胡溫政府治罪

2006年9月24日陳良宇被雙規的當天,中共政治局開會審議紀檢委《關於陳良宇同志有關問題初核情況的報告》,批准了這項措施,根據新華社發佈的消息,中紀委對陳良宇最重要的指控是:“陳良宇同志涉及上海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違規使用社保資金、爲一些不法企業主謀取利益”,簡單說,就是爲賺取利潤,挪用社保基金。

實際情況是,當時不僅上海,全國各省市多少都存在挪用社保基金的情況。上海不過是步子更大、而且公開挑頭。上海的做法,有其合理的經濟背景:中國經濟上改革開放、大興基礎建設,各地方均出現相關資金短缺的問題。這種做法一方面解決資金短缺問題,另方面贏利使社保資金增值,可以避免社保基金存在銀行自動貶值。這被稱做勞保資金的開放性儲存方式。這不是什麼祕訣,西方商業社會如美國,各州在政府管理下,以養老基金投資、獲益以保值增值,乃是慣例。上海這一舉措,不僅是金融管理方式現代化的例證,也是利伯維爾(Libreville) 經濟規律的必然結果。

不能否認,改革開放以後中國“摸着石頭過河”,規章制度未能建立健全,加上人心貪婪,權錢互動情況日益嚴重,一些投資有去無回,被各級領導的親朋好友拿去繼續發財,導致社保基金受損。據此,總理溫家寶規定,社保基金只能存銀行,他強調這是“紅線”,不可逾越。

但是具體到上海,據陳良宇的農業顧問、2004年棄文從農,自籌資金建立“上海金廊現代農業發展有限公司”並任董事長的前上海大學教授張炎夏先生披露:陳良宇不甘心坐視社保基金在銀行貶值,他提出:以部分社保資金購買高速公路,高速路的收費穩定而無風險,其盈餘資金還可用來投資發展新的高速公路。如此可兼收社保資金保值和公路發展之效果。根據這一指導思想,肯定也考慮到利潤所屬問題,上海實施了對應的操作程序:把社保資金“存入工商銀行,再指定貸款給福喜集團,由福喜集團出面購買高速公路。但是相關帳戶由社保局掌控,通行費直接進入社保局帳戶。” (參見 中國數字時代 張炎夏:十年大事回顧之六——陳良宇案 )

如此,上海勞保資金的處理繞過了總理溫家寶所說的“紅線”,沒有違規。更重要的是,確保盈利歸口、基金增值。據張炎夏披露,到2006年上海社保基金“案”發時,30億投資不僅分文無損,而且僅在幾個月之內就賺了兩個億,增值6.7%。(參見同上)

勞保資金增值,應當是上海在2006年出臺新政策、提高社保勞保發放標準、增進勞保民衆福利水平的直接原因,確切與否,本文無從調查,但可以判斷的是,上海市政府這樣做,是有經濟基礎和資金實力的。事實證明,這樣的方式,在政策上是金融管理良方,在實際上是利民之舉。這個良方,這個善舉,卻成了陳良宇之罪的起源。

國務院拷貝陳良宇處方,同時構陷陳良宇入獄

2007年12月27日,陳良宇被中共政治局移交司法機關審理,剛好5個月整,“京滬高速鐵路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成立,準備興建京滬高速鐵路,參與投資建設並參股營運的是一個金融機構中,中國“全國社保基金”榜上有名,其挪用資金的額度,佔該公司註冊資金的8.696%,佔實際建設資金總額的7.66%。

而挪用中國全國社保基金興建京滬鐵路,是溫家寶總理的國務院明文批准的;其工程是在2007年10月23日國務院成立的“京滬高速鐵路建設領導小組”的領導下進行的。到2008年,1月16日,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批准京滬高速鐵路開工報告;2 月22日,國家發改委發改交運發佈〔2008〕501 號《印發國家發展改革委關於審批新建京滬高速鐵路開工報告的請示的通知》(參見京滬高鐵官網“發展歷程”),昭告全國這項斥資超過兩千億的工程的開工進程。

溫家寶先生沒有健忘症,作爲家族晚輩,他回憶母親文章諸多細節令人落淚,作爲國家總理,在啓動這個工程、成立相關公司、審批相關文件報告,批准挪用社保基金,投資於高速交通項目的時候,他的角色、職能和做法,與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前不久的作爲完全雷同,他應該不會忘記他所屬的黨控制下的司法機關正在給陳良宇定罪。

2008年4月18日,陳良宇一案一審宣判,司法就是黨的“鐵鏈女”,他放棄上訴,被押送中國高級政治犯關押之地秦城,開始漫長的牢獄生涯。塵埃落定一週之後,挪用中國全國社保基金的京滬高速鐵路工程,在北京舉行開工典禮,在典禮上宣佈“京滬高速鐵路全線開工”併爲鐵路奠基者,正是以黨紀國法爲名,把陳良宇打入18年牢獄的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政府網:“溫家寶宣佈京滬高速鐵路全線開工 併爲鐵路奠基 ”)溫家寶總理當然也參加了三年後(2011年6月30日)的“京滬鐵路開通儀式”,並乘坐首發列車G1考察了運營情況。(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政府網:“溫家寶出席京滬高鐵通車運營儀式並乘首發列車”)

那一天,距離胡錦濤派駐中紀委調查組抵上海,以總計130多人龐大調查力量啓動整治上海政局正好5週年。正式開創中國社保基金投資保值、盈利興業之舉的陳良宇,正好銷聲匿跡5週年。極具諷刺意味的是,陳良宇挪用上海社保基金,投資所用是通達上海的高速交通, 溫家寶挪用中國全國社保基金,投資所用也是高速交通,高鐵從北京鏈接的還是陳良宇轄地上海。做了同樣事情的二人,並非路人,讓我把這事說得清楚些:前者陳良宇開創中國勞保基金開放儲蓄方式,得罪後者溫家寶,確切地說被觸怒的是胡錦濤,兩位黨國首腦加上他們周圍的羣臣,處心積慮、花了近兩年的時間,給這項業績定了罪並以此罪讓陳良宇成了階下囚,隨後,不,幾乎是同時,他們就以更大規模繼續這項罪行,卻以其光輝業績,春風得意全中國。

當時已經熬過五年囚禁的陳良宇,若可看報聽廣播,應該能夠獲悉此訊,內心肯定翻江倒海。不過無論他如何波浪滔天,都已輕若鴻毛,掀不起一粒塵埃。

挪用中國全國社保部分基金,2011年06月30日京滬高鐵建成通車,批准並全程主持這一項目的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左圖)參加通車儀式,春風滿面;同樣做法的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卻被治罪判刑。右圖是他2008年4月11日在天津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接受審判。
挪用中國全國社保部分基金,2011年06月30日京滬高鐵建成通車,批准並全程主持這一項目的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左圖)參加通車儀式,春風滿面;同樣做法的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卻被治罪判刑。右圖是他2008年4月11日在天津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接受審判。

京滬高速鐵路2011年開通後持續虧損,中國全國社保基金投資的100億有去無回,幾乎坐實胡溫政府將社保基金打水漂的敗績。直到2014年,京滬高鐵纔開始扭虧盈利,但是盈利甚微,從2014年到2017年三年總共利潤區區311.7億。截至2019年9月末,京滬高鐵通車行已經超過八年,依然負債運行,負債總額超過273億,負債比接近15%。(維基百科條目:京滬高速鐵路)相對上海勞保資金投資數月就達6.7%的盈利,就其投資可靠性、穩定性、贏利率而言是霄壤之別。

即使如此,2015年,京滬鐵路連年虧損的情況剛開始扭轉,國務院就忙不迭給自己發了個獎,當然不是國家融資進步獎,而是“國家科技進步獎”,不過確是京滬高鐵項目的國家科技進步獎。

換屆後國務院頒令認可社保投資,陳良宇依然服刑

正是他們給自己頒獎這一年,2015年,陳良宇服刑七年之後還有八年等着伺候,中國通貨膨脹加劇,各級社保基金面臨極大貶值風險,爲緩解這一危機,國務院4月發佈《全國社會保障基金條例》,正式批准並進一步擴大社保基金的投資範圍:“全國社會保障基金可以在中國境內市場投資運營,也可以在境外市場投資運營。”

這時的中國國務院已經換屆由李克強總理,這位中國高考制度恢復後的北大經濟學專業博士,2013年3月上任,兩年後推出這個條例,等於將陳良宇開拓先行的做法,以規章制度的形式地確定了下來,比羞羞答答給自己頒個別名獎,要光明正大得多。

如是,中國兩屆當局,胡溫政府先雙規治罪陳良宇,再公開模仿陳良宇;李克強主持的國務院則制定相關條例,公開、正式合法化了陳良宇的做法。儘管如此,陳良宇如今(2022年)依然不獲自由。

如果中央國務院批准、支持、參與挪用中國全國社保基金不是“受賄”、不是“濫用職權“,陳良宇同樣的做法爲什麼就是?既然後來發布條例昭示社保基金投資合法,爲什麼陳良宇不能獲得公開平反、恢復原職?對陳良宇的判決,是中國最大的,也是最典型的政治判決而非司法判決。但是爲什麼整個社會幾乎聽不質疑的聲音?下次節目我要嘗試解答這個問題,並依據陳良宇的法庭判決,看看他的具體犯罪事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