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北明非常識:蘇共解體後的普京現象2:普京的信仰和價值

2021.11.3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北明非常識:蘇共解體後的普京現象2:普京的信仰和價值 2019年普京在莫斯科參加復活節儀式。
路透社

人們忘記了問一個問題,如此親身參與東正教活動的俄羅斯總統普京,是東正教徒嗎?當我們注意到參加一些祭奠儀式的普京在胸前劃十字的時候,同樣的問題浮現出來:這個前克格勃職員竟是東正教徒嗎?答案是:是的。而且嬰兒時期就受洗了。自由亞洲,北明非常識。我是北明。這一集我們考察普京個人的信仰和他的價值觀。

受洗與朝聖

普京出身寒門。1952年10月7日他呱呱墜地, 1953年3月5日斯大林死亡。二人在世交叉的時間只有150多天。斯大林死於蘇聯鋼琴家尤金娜那張舉世聞名的唱片下的時候,普京還在母親的襁褓中咿呀蹬踹,普京是在後斯大林時代的陰影中成長的。

斯大林強行無神論,民間卻暗地我行我素,普京的父親是黨支部書記,普京的母親卻和斯大林的母親一樣,篤信東正教。而普京本人和斯大林一樣,幼年的影響來自母親。母親在普京出生不久,就揹着黨支部書記的父親,跟同樣篤信東正教的鄰居大嬸一起,把小普京帶到教堂受了洗。

囿於大環境,普京一直迴避自己的東正教徒身份。1990年柏林牆倒塌,東西柏林統一,在前東德爲KGB效力的普京述職回到列寧格勒(聖彼得堡)。他退出克格勃,脫離蘇共,後轉入市政府部門供職。

1993年,普京剛好過了40歲,那年他作爲代表團正式成員訪問以色列。行前,母親把四十年前爲他洗禮的十字架給他戴上了,囑咐他到以色列聖墓教堂取靈氣。母親一樣,兒子不同:斯大林終生違背母親意願和教誨,拒絕成爲神父;普京相反,他在以色列鄭重地踐行了母親的囑咐,戴上的十字架至今沒有摘下來。

同年,普京再赴以色列,這一次是私人身份,並帶領全家專程到耶路撒冷朝聖。

懺悔與讀經

這位俄羅斯最高政治領袖,在私人領域奉行東正教徒的生活方式。定期到教堂做禮拜,謹遵正教各種聖禮聖事。

普京就任總統後,除了立即公開向東正教發出聖誕節賀信,還做了一件事,是私事,舉世關注:聘請莫斯科修道院大司祭、俄羅斯東正教會主教、深受歡迎的作家蒂洪( Tikhon,世俗名Georgiy Alexandrovich Shevkunov)做他的私人懺悔神甫,這位神甫也是傳聞中普京的精神顧問(spiritual adviser)。

此事國際社廣爲認知,普京和蒂洪二人不置可否。對普京而言,這是個人與上帝之間的事,與他人和公衆社會無關。普京雖然是世界頭號公衆人物,他在私人事務上一貫低調,他不認爲有必要將個人信仰生活中的細節做公開表述。蒂洪則在一次被問及他與普京的特別關係時回答說:“如果你願意,你可以相信,但它們肯定不是我傳播的。”("Putin and the monk". FT Magazine. 25 January 2013)

事實上,早在九十年代末期,蘇聯解體七年之後的1998到1999年,普京任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ederal Security Service)局長,那時,莫斯科修道院就是普京經常光顧的地方。(Putin’s Rumored Confessor Denies Contracting Coronavirus:“Putin's God Squad: The Orthodox Church and Russian Politics” BY PETER POMERANTSEV ON 9/10/12 AT News Week )此外,普京經常攜同蒂洪進行國際旅行,也是國際輿論有目共睹的事。

懺悔是東正教的重要聖事和聖禮,在俄羅斯文化中舉足輕重,縱觀俄羅斯文學史,幾乎沒有任何一部俄羅斯名著不涉及懺悔意識。從十七世紀開始,懺悔在俄羅斯就不僅是一種文學題材,不僅是人物自傳的主要內容,甚至成爲一種政治工具。美國紐約州立大學俄羅斯文化與宗教項目教授娜迪亞絲·基森科(Nadieszda Kizenko)前不久(2021年4月)在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新書,專門回顧和討論懺悔聖事在俄羅斯歷史和文化中的現象及意義,書名就是《有益於靈魂:俄羅斯帝國的懺悔史》。她認爲俄國“法律法規、神學論文、藝術表現和過去的書面懺悔,以及當今的實踐創新,都表明懺悔在現代俄羅斯宗教和政治文化中獨特而持久的重要性。”懺悔作爲東正教的一種聖禮,是每個東正教徒自我救贖的必修功課。而對普京這個現任總統和前克格勃職員,專門聘請私人懺悔神甫,不僅是爲了謹遵正教聖禮,這一聖禮作爲自我救贖的方式,對他具有特殊的精神與心理上意義。

普京雖然對此不事聲張,但是在就任俄羅斯總統的當年,也是聘請私人懺悔神甫的當年,2000年的10月,他接受法國記者採訪,回憶了自己的信仰來歷並總結說,東正教給他帶來內心平靜的道德基礎,他說:“我對我同俄羅斯東正教的關係感到驕傲。我認爲,這是很大的榮幸,這把我同自己的人民和人民的文化聯繫在一起,這給我以某種內心平靜的道德基礎。”

即便日常生活,在蘇聯解體後百廢待興的繁忙公務中,普京常乘飛機旅行公幹,他依然在飛機上放置了聖像等聖物,並放有一本《聖經》,飛行時間夠長時,他在天上讀《聖經》。(同上)

價值與信念——”沒有東正教,就沒有俄羅斯”

普京帶領俄羅斯迴歸東正教,目的是重建這個民族的精神支柱和道德準則。普京的核心思想是:蘇共解體後的俄羅斯必須尋找自己的改革良方,既不能回到列寧、斯大林時代,也不能照搬西方,而要接續自古以來俄羅斯傳統價值。

他下面這些言論直擊俄羅斯民族特有的精神氣質,重圓俄羅斯舊夢,開啓了這個民族被馬列主義十月革命所踐踏和關閉的神聖之門。

進入千禧年的之前的最後一天,1999年12月30日,普京登上俄羅斯罪最高政治舞臺,旋即像全俄羅斯發表題爲《千年之交俄羅斯》的演講,分析人類現代化趨勢和國際大勢以及俄羅斯面臨的困境,並在此基礎上提出:俄羅斯人的傳統價值是俄羅斯社會團結的立足點,他強調要把“普遍的人道主義價值觀與傳統的俄羅斯價值觀有機的統一”是“俄羅斯的新觀念。”“一個國家必須要有一些基本的、極爲重要的價值觀,即我們的愛國主義,我們的文化,我們的宗教。””不管什麼人在我們國家掌權,都將利用東正教的基本原則”;”如果沒有東正教的信仰與文化,俄羅斯或許無法成爲一個國家。”

此後,他的基本價值理念日益清晰,我們順着時間順序大致瀏覽一下:

2000年1月7日,在給全俄東正教會發出的第一封賀信中,他強調東正教應成爲“國家和全體人民的道德準則和精神支柱”,他稱東正教“有助於俄羅斯社會的穩定與和諧,有助於國家精神道德的復甦”

2002年2月,接受美國記者採訪,他說: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沒落之後,“任何東西也不可能像宗教那樣在人的心靈中有效地代替一般人性的價值觀”。

2005年1月6日,他向全俄羅斯東正教信衆表示節日祝賀時說:東正教在俄國社會中扮演着特殊的角色,東正教使俄國人保持了民族傳統的歷史,東正教在俄羅斯的復興和強大中功不可沒。

2007年普京針對俄羅斯東正教海內外兩派教會的和解表示祝賀,他說:正教是俄國社會的重要支柱,協議的簽署對重構俄羅斯人的道德和精神意義重大。

2008年1月7日,普京在聖誕節向俄東正教信徒表示祝賀時說:“這個節日讓我們迴歸固有的精神價值觀,它使我們百萬人聯合起來。這種價值觀在俄羅斯歷史上扮演了特別的角色,它根植於我們民族文化中。”

他強調:“在俄羅斯復興的偉大事業中,東正教起着特殊的精神作用”;東正教“是國家和全體人民精神世界的核心”;“俄羅斯的文化首先是建立在東正教基礎上的。俄羅斯之所以強大,正是因爲它擁有永遠的價值——東正教傳播下來的價值”。(以上轉引自王正泉“普京與東正教”,《百年潮》2008年第8期)

2009年3月11日在國務院和總統與宗教組織合作委員會聯席會議上關於國家機關與宗教組織在年輕人的精神、道德和公民教育方面合作的講話中,談到蘇聯時期和1990年代形成的道德真空對年輕一代的負面影響時,他說:“宗教組織在維護我們年輕人的精神健康和道德價值觀方面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社會道德的來源在於我們國家的宗教傳統及其人道主義趨勢。”

2013年7月23日,慶祝羅斯洗禮1025年,他發表講話:"羅斯的洗禮是一個偉大的事件,它確定了俄羅斯和烏克蘭在未來幾個世紀的精神和文化發展。我們必須記住這種兄弟情誼,保護我們祖先的傳統"。

2014年7月18日 在紀念拉多涅日的聖謝爾蓋(St Sergius of Radonezh)誕辰700週年儀式上,他說:“不幸我們生活在困難時期。無論是在國際舞臺上還是在我們的精神和道德生活中,都有很多很多的問題需要我們去克服。但我們只有遵循拉多涅日的聖謝爾蓋制定的理念,才能在這方面取得成功。牧首和我回顧了他今天早些時候的話,他對團結和愛的呼籲。他說,只有在團結和愛中我們才能找到救贖。”

2018年1月24日,他向參加第26屆國際聖誕教育讀物的與會者致意,強調道德價值和人類的未來:“道德價值觀和人類的未來是論壇議程上的主要議題。我相信,它將爲你們有意義的討論定下調子,並確定關於與這個國家的教育發展和培養新興一代有關的迫切問題的辯論的主要載體。這些是不變的精神和道德理想以及愛國主義和公共精神的傳統,幾個世紀以來將我們的國家團結起來,提供重要的指導,幫助國家在進步的道路上向前走"。

2018年4月8日,在祝賀東正教和所有俄羅斯人慶祝復活節時,普京說:"復活節這個偉大的節日象徵着生命、善和愛的勝利,具有巨大的道德意義。它喚起人們的信仰和希望,激勵人們行善和幫助鄰居。它將人們聚集在精神價值和理想的周圍。這些春天的日子充滿了歡樂,幫助我們抓住了我們長期以來的傳統和習俗的重要性。”

2019年普京在莫斯科參加復活節儀式。(路透社)
2019年普京在莫斯科參加復活節儀式。(路透社)

2019年10月18日 普京在第23屆世界俄羅斯人民理事會上,向莫斯科和全俄羅斯牧首基里爾、第23屆世界俄羅斯人民理事會的與會者、組織者和嘉賓致以開幕問候:“文明目前正面臨着最嚴重的人口挑戰,許多國家正在經歷一場真正的危機,基本的道德和家庭價值觀的破壞性貶值,這些價值觀在幾個世紀和幾千年來一直定義着社會的生活。我堅信,俄羅斯自信的前行,它的主權和國家安全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對精神價值的保護和加強,以及對俄羅斯和我國其他民族的保護和增殖。……當然,我們還需要結合國家和公衆的努力,並保持與俄羅斯東正教和俄羅斯其他傳統宗教的合作"。

2021年1月7日,普京在聖誕節的向東正教徒和所有慶祝聖誕節的俄羅斯人致以問候,他說:"這個美好的節日用愛和善意的光芒照亮了世界,給數百萬人帶來了歡樂和希望,並引導他們走向永恆的精神價值。……至關重要的是,俄羅斯東正教會以及其他基督教教派要不斷關注社會的道德健康問題,關注加強家庭制度和培養年輕一代,並真誠地關心保持民族間和宗教間的對話"。

2021年10月21日普京在瓦爾代國際論壇會議上,針對全球化趨勢和世界秩序的急劇變動表示:“……我們面臨的危機是觀念上的,甚至與文明有關。……我堅信爲真正的價值觀而奮鬥、以各種方式維護價值觀是十分必要的。”“在現代脆弱的世界中,在道德、倫理和價值觀領域的堅實支撐的重要性,正急劇增加。”(以上引自俄羅斯總統普京官方網站)

從俄羅斯的宗教傳統中尋找現代俄羅斯社會道德的來源,普京執政20年的言論足以證明他的價值源自俄羅斯的東正教,直抵人的道德精神。

一部人類歷史始終存在文明與野蠻、善良與邪惡的較量。這一較量在上個世紀最大限度表現爲自由與奴役之戰,也就是資本主義文明與共產主義野蠻之戰。這種較量,在政治層面上是制度之爭,也就是民主與專制之爭,在更深的內在層面,則是價值與人心之爭。假如一個民族沒有超越物質與功利的信仰和價值觀,任何瞄準文明的政治改革、經濟改革,最終不會成功。即便是成功的民主制度,假若抽掉了相應的信仰基礎,失去了價值體系的支撐,也脆弱危卵,經不起消費。普京抓住了基督教信仰及其提供的價值,是否意味着奠基了俄羅斯成爲文明大國的基石?下次這個節目,我們進一步查看普京復興東正教的思想資源及其重要意義。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