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北明非常识:独家披露:也曾翘首望新政,红二代开议习近平(上)

2022.11.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北明非常识:独家披露:也曾翘首望新政,红二代开议习近平(上) 2022年10月23日,习近平与中共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会见记者。
法新社图片

红二代当年的切近观察引发思考:习近平究竟是锥处囊中,欲意“办一件大事”引而不发,等候时机?还是躬身于权力崇拜的起跑线,追随马恩列斯毛等太祖,必欲摘取涂炭生灵、糟践江山的桂冠而后快?抑或是本无利器,摸着石头过河,在中共这条血河中必然成为“始皇帝毛主的习”?(待续)

-----------------

本次节目分上下两集,为您披露四位中国红二代在习近平上台初年对他的内部议论,他们依次是陆德、陶斯亮、马晓力、胡德华。选自已故中共党史专家,曾任毛泽东秘书的李锐的日记。自由亚洲电台,北明非常识,我是北明。

中共二十大召开,中国最高权力集团由党核心变为习核心,成为建政七十余载、改革四十年多的中共政治倒退的里程碑。舆论界批评潮水般涌起,“习下李上”的预测頓時被咒為赚取点击率的谎言,一厢情愿取代理性观察的民众即刻爆发了受骗上当的愤怒,大陆被压制到万马齐喑的知识人,唯一能借以稍微舒缓自己经年愤懑的仅仅是一封四百字的書信——清华大学习近平的学长、胡锦涛的学弟阎淮因学长被公开绑架致学弟的私人公开信。

英国哲学家数学家文学家罗素生命晚年告诫后人,认识事物,要避免一厢情愿和立场出发,唯一重要的是省察事实。事实本身,是分析、评判、结论事物的基础。当此习帮极权一锤定音、国运趋势尘埃落定之时,透过中共血缘关联的红二代的议论,考察习近平上台之初的动向,可以获得一些出人意料的省察。这些省察,有助于人们理解铁幕后的中国政局。

我先做五点相关说明。

一,议论的场合与时间:这些议论的场合是2016年被改组前的、中国具有改革与自由主义色彩的刊物《炎黄春秋》的编委及相关人士的内部座谈会。座谈时间,也就是议论的时间,主要分别是2013年2月27日(新年聚会)和4月17日;2014年4月23日和10月24日。

二,座谈会主旨和采集的内容:是新形势下的炎黄春秋的办刊方针,发言内容主要针对刊物在困境中的去留问题和坚持下去的方法。虽然主题是刊物的前途命运,但时值习近平上台初年,他的政治动向、管理方式、思想脉络、未来可能性等自然成为关注和议论的重点之一。

三,议论的来源于特色:因为不少锐意政治改革的红二代参与炎黄春秋编务工作,事实上,这些会议无形中成为中国红二代开议政治的集中场合。由于红二代的特殊身份和各自特殊人脉或消息来源,他们了解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实。这些事实对观察分析习近平的动态走向是不可多得的参照。从他们相关的议论中可以看到,他们对习近平的分析除了习近平当时的公开讲话,还有习近平的不为世间所知的私下的言论、表态和做法。

四,议论的编辑方式:为方便读者听众对发言人观点的整体理解,我分别采集并集中了每人在历次会议的发言,以便完整呈现他们的陈述。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本节目红二代出场的顺序,不是他们在炎黄春秋发言的顺序,而是按照他们发言内容的逻辑排列的。也是为了提供更坚实的理解基础,我将在每位发言人首次出现时,简要介绍其红二代的背景及其个人相关的经历。

五,议论的出处于注释:关于本节目/文本之资讯的出处,除了我在节目开始的交代,也将在文字稿的相关位置加以注释,以文字形式再度注明出处。欲文其详的听众,可以登录本台(自由亚洲/RFA)中文部网站“北明非常识”页面查阅文字稿。《李锐日记》已经全部开放给社会,成为研究中共党史和相关问题的公器,愿意了解这些聚会言论的全貌者,可以亲往美国胡佛研究所图书馆,进行查阅。

陆德:习不懂经济、被极左势掣肘、力办亲属腐败,无自己的智囊、为改革需集权……

首先为您介绍陆德在习近平上台之初对习近平的观察和看法。陆德1942年出生,其父陆定一(1906-1996)是中共重要作家和文化人物,早年主持团中央和红一方面军政治部宣传工作,中共建政后依然主要负责文化宣传工作,是中国“无产阶级文宣理论”奠基人。最高任职是国务院副总理。陆德高中时曾受父训:学习科技,不搞政治不当官。他清华大学无线电系毕业,后担任过国家开发银行信息中心局局长、中国防卫科技学院副院长。2006年,他发表了《我父亲陆定一晚年的几点反思》一文。

在2013年2月27日炎黄春秋新春聚会[1]上,陆德首先举例说明习近平不懂经济,有被误国学者欺骗之嫌。显然这番议论出于他对当时当政四个月的习近平的期待和同情。除了强调习近平没有自己的班底,他还强调经济形势对习近平和红二代的不利影响。他说:

政治改革必须触动利益集团。与胡德平交谈。三公消费,北京报了6万辆,学者查40万辆。习不懂经济,他只要把车款给租货公司,固定资产为零,你怎么查?高尚全主席和我都很担心我们的货币。我们的钞票比美国还多,但GDP只1/3强。经济要发展,得投资,投资得钞票。习至今没有自己的班子和智囊,要成立个班子,不要那些误党误国的所谓学者。排污,承担单位GDP减排40-50%,这是误导,因投资大增,把砍掉的和新投资多一倍。今后还要大增一倍。人均GDP 增一倍与缩减贫富差距是两回事。今年亮的基尼系数,又是假的。2017年如无大动作,中国经济会受到大冲击。这十年是我们这些红(二)代执政的最后十年。[2]

陆德显然认为经济形势决定政治形势,所以在论证习近平不懂经济,需要成立一个智囊班子之后,他预言,2017年如中国经济会受到大冲击,就将成为他们“这些红(二)代执政的最后十年。”显然他有一种倾向,这个倾向就是,他把习近平当作改革派红二代在中共中央的代理人了。

两个月后,陆德在2013年4月17日召开的炎黄春秋讨论会[3] [4]上再度发言,他再度分析局势,说明局势与习的愿望相违,指出以左和更左的方式讨好上级的激进行为惯性,以及对经济问题七嘴八舌的现象,导致习近平难以招架。他说:

不能批江,也不能捧江;陈元捧了一下(说江1992年电子信息化防腐败),开发行长给撤了,这私(次)习近平重新领导排位。清明时这边打薄熙来,陈元去给薄一波扫墓。(还有第三件事忘了)。我春节后去香港,凤凰节目,我四次内容,播出的三次,也把数据删掉(每年群体事件10万,维稳费超军费等),说明凤凰也在收缩。习近平几次讲让说话、让批评,现不让。现社会有个现象,习如何要求,则有人更左,如有的干部带窝窝头下去。过去薄熙来也有此现象。你不(是)喜欢绿化吗?有人买最贵的树密植(这些树可能过些时死去)。……习近平也很难,现经济改革,八派都讲,但观点全不相同。如收入分配,是增量改革,还是存量改革?(又涉及房地产)说上面多位常委批评,要问究(竟)是谁的意见。中央意见不一致,我们应有知情权。[5]

陆德在这次会议上披露了一件坊间至今不曾知晓的事:习近平主政前,为制止腐败,曾经指示法办自家亲戚。陆德说:

前两年近平和兄弟姐妹谈,说你们发得差不多了,就此打住吧,桥桥一甩门,说什么叫够?十八大前把房产卖了。朝阳区政法委书记说,习家有一个亲戚(彭丽媛表妹儿子)把我们给诈骗了,国宝下令别动。十八大后,习指示办。[6]

这一信息显然是陆德对习近平抱持正面期待的依据之一。半年后,2014年10月24日炎黄春秋再度召开讨论会,陆德发言,从《炎黄春秋》杂志何去何从的角度谈论习近平。他力图说明习近平之所以没有干预党内关于阶级斗争高于普世价值的舆论,是因为他无暇顾及。他强调重大决策习都有批复。他说:

习太忙,对这些“左”顾不过来。我知道重大决策,习都参加,都有批复。[7]

此句中所谓“这些左”指的是他此前发言中陈述的、社科院长王伟光发文指“普世价值是伪命题”所引发的以阶级斗争批判普世价值的中共党内左倾思潮。[8] 接下来陆德再度指出经济形势不好导致习近平压力大,改革也受到很大抵制。此外,他还以蒋经国为例,说明“集权悖论”,就是以独裁力量反对独裁。显然他认为,从实际出发,习近平需要集中权力,以便利于政治改革,也就是“打击专制独裁”。陆德认为应该以这种现实情况为前提,采取延缓改革的策略,他说:

要学习《论持久战》,不要硬顶,更不要自杀。他们的手法,用国外敌对势力、国内异己力量,来影响上层。这同“六四”以前,如出一辙。我父亲当时反对用“资产阶级自由化”把耀邦也卷进去了。“我讲一些话可能牵连你们,因为有的话我不讲没人讲,有无产阶级自由化吗?无产阶级只有无政府主义,流氓化。”习压力非常大,今年经济上不来。习要政治改革,抵制很大。集权是否有个悖论:正如蒋经国。我承认我是独裁者,但我正是要利用此地位来打击专制独裁。习在压力下,刘云山是他的同盟军,他不会因小问题同刘撕破脸。《炎黄》一定要办下去,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等习发现问题严重了,注意我们的意见。[9]

陆德自述“我们家同习家关系还是深的”, [10]直到2016年7月《炎黄春秋》遭整肃之前的4月,陆德依然保持着对习近平的信心,认为虽然“现在习在政治上老出错“,但他的意见“还是要静观一下。”他认为炎黄春秋在重重压力下应“注意斗争策略,不打第一枪”,应“先求活命,再求斗争。”他指出,“蔡教授 [11]提的上网,可能师出未捷身先死” [12]他并再次预言:“2017年以后,习迟早会用到这批力量”。所谓“这批力量”指以“炎黄春秋”为中心的体制内锐意政治改革的势力。[13]

陶斯亮:习想办大事,需要通过威权主义……

上述炎黄春秋杂志编委会议的半年后,2014年10月24日,炎黄春秋再度开会,陶斯亮发言。1941年出生的陶斯亮,是中国国国务院前副总理、中宣部部长陶铸之女。陶铸早年是中华民国黄埔军校五期学员。国共内战时期任东北野战军政治部副主任。1958年中共发动的导致全国高征购而大饥荒的“大跃进”运动中,陶铸在其当时治下的广东省掀起“反瞒产”运动。文革初期被整下台并被囚禁,两年后含冤病逝,生前身后均不准许家人探视。陶斯亮,从事公益事业三十多年,现任中国市长协会专职副会长兼秘书长和中国医学基金会副主席。中国城市发展报告理事会副理事长。她曾于1978年末,在人民日报发表万言书,《一封终于发出的信——给我的爸爸陶铸》,文章一出,引发共鸣无数,一举成名。

她先介绍自己说:

我现在是办慈善救国,同美国合作,把他们的文化、文明、先进理念引进来。对当前形势看法,我比较同意王军涛的观点,他是最早的持不同政见者。一再讲把权力关在笼子里。[14]

关于当时上台近两年的习近平,陶斯亮的发言与陆德的角度一样,对习的不作为做了积极的解读,她同时指出习近平的非西方的价值取向,她说:

习是想办一件大事。他现在要集权,是要把党,军人员换成他能掌握的人,到十九大才能开始办大事。他会向前走,但离不开通过威权主义。他不会全盘接受西化,因此强调尊儒。……[15]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从十年前习近平的起点看今日习近平的落脚点,判然有别,陆德预期的“习要政治改革”和陶斯亮预期的“习想办一件大事”落空,却倒行逆施,退回毛泽东时代。

究其原因,把习近平从头到尾、从早年梁家河插队到今日帝都红朝权倾一路描绘为一个极权主义阴谋家是容易的,还特别解气。但是我们发现,越是对他近距离观察,事情就越难以简约化、越难以数学方式合并同类项,就越需要深入分析。他究竟是锥处囊中,欲意“办一件大事”引而不发,等候时机?还是躬身于权力崇拜的起跑线,追随马恩列斯毛等太祖,必欲摘取涂炭生灵、糟践江山的桂冠而后快?抑或是本无利器,摸着石头过河,在中共这条血河中别无选择地必须成为“始皇帝毛主的习”?在历史的某些阶段,正确地提出问题,比正确地解答错误的问题更难,更需要全面真实的信息,也更重要。呈现红二代当年对习近平的改革期待,不是为了用今天的事实羞辱昨天的希望,而是为了能够正确地提出问题。

这次节目就到这里,下次节目我将依据红二代的切近观察,提出那个早已存在却被广泛忽略的问题并试着做简单的解答。下次更要报道知名敢言红二代马晓力女士和胡耀邦之子胡德华先生在习近平上台之初对他的看法。两位的发言全然基于他们共同的文明价值取向,不过马晓力的发言显示出于一个与今几乎完全不同的习近平,胡德华则描述了一段他与习近平的私下对话,具有极大信息量和参考价值。这些信息在全球媒体中也将是独家披露。自由亚洲電台,【北明非常识】,美国首都华盛顿,北明。(待续)

--------------------------------------------

注释:

[1]关于这次聚会的记录,李锐日记在中注明:“由于我耳朵不好,是宋以敏(何方夫人)记录给我的”。见李锐2013年2月27日日记/二0一三年《李锐日记》四十六册/Vol.46/p.17/ 关于这次会议的其他发言。

[2]二0一三年李锐日记/四十六册/Vol.46/p.16。

[3]李锐日记为此注明:是“何方夫人 (李南央原注:“原文此处空字”)  做的会议记录,全部录下”。关于这次会议的其他发言,下同。见二0一三年李锐日记/四十六册/Vol.46/p.27。

[4] 二0一三年李锐日记/四十六册/Vol.46/p.16。

[5]二0一三年李锐日记/四十六册/Vol.46/p.27。

[6]二0一三年李锐日记/四十六册/Vol.46/p.28。

[7]二0一四年李锐日记/四十七册/Vol.47/p.61。

[8]原话为:“六月十日,王伟光(社科院长)发文:普世价值是伪命题。随后报刊上大量出现‘阶级敌对势力’这些帽子。社科院要搞一言堂。九月底,《红旗文稿》连续发‘人民民主专政’两文,针对普世价值、资产阶级自由化,讲国际、国内阶级斗争不可肯能熄灭。九月廿八日当(党)校《学习时报》刊登了韩钢的批判文章。廿九日社科院网上反驳韩文,又连续刊登阶级斗争必要,批普世价值,自由主义,随后出现大讲人民民主专政文。十月十一日《红旗文稿》发表长文,不能用法制替代人民民主专政。网上反映(应)强烈,被迫撤下王伟光文章。”原引中的括号与文字为原文所有。

[9]二0一四年李锐日记/四十七册/Vol.47/p.61。

[10]李锐2016年4月22日日记。其中开头注明本次会议“又是何方夫人宋以敏为我作记录”。/引自二0一六年李锐日记四十九册/Vol.49/p.27。

[11指本次与会的中央党校教员蔡霞。

[12] 蔡霞在陆德发言之前发言,针对任志强事件主张通过网络谨慎地诉诸民间舆论。参见二0一六年李锐日记四十九册/Vol.49/p.27。

[13] 同注10。

[14] 二0一四年李锐日记/四十七册/Vol.47/p.61。

[15] 此处省略了关于炎黄春秋近期计划相关话题。同上。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