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44): 官場基本功:見風轉舵從政令,隨機應變做工程

2022.06.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44): 官場基本功:見風轉舵從政令,隨機應變做工程 2007 年 5 月 28 日,上海市新任總書記習近平出席領導宣佈活動。
法新社圖片

內容簡要:

1,陳良宇一案要義回顧:南北分治胎死腹中;

2,令行禁止絕對服從中央;

3,風頭過後的“五大百億”工程;

4,深思熟慮的“歪風邪氣”。


習近平接替陳良宇任上海市委書記後對中外媒體宣稱:“我們要與以胡錦濤同志爲總書記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自覺地維護中央的權威,確保中央的政策在上海暢通。” [1]陳良宇下獄的公開原因是社保基金案名義下的貪污腐敗,習近平接任理當針對性地改邪歸正,他卻不批判社保腐敗、不宣稱清廉守法,而強調效忠胡錦濤爲總書記的黨中央,這反面證明了陳良宇下臺的真正原因,這也是他接替陳良宇的前提。

自由亞洲,北明非常識。這一集我們主要通過習近平對中央大一統調控指令的做法,看習近平的從政方式,看他的官場基本功。在開始之前,我先簡要回顧陳良宇一案。

陳良宇一案要義回顧:南北分治胎死腹中

本系列中的陳良宇一案,我們從他下臺的現象和改革業績進入,根據陳良宇父母的忘年交和陳良宇的律師等知情人後來披露的情況,細說了他的案情和原委;在弄清楚他的冤情之後,我們深入上海開埠的近代歷史,通過檢閱庚子年間東南互保事件和當代上海的中央文革緣起,探查了上海在中國地緣政治和經濟上的獨特性。在這個大背景下,我們考察了陳良宇被雙規、被下獄的真正原因,即兩度強調地方自主權的“東南互保”和與中央分庭抗禮的行動;最後我們依據新華社內參部傳出的“陳良宇同志言論選編”,查閱了陳良宇爲上海發展而抵制中央集權過程中的分權思想和價值理念,其政治哲學高度不亞於蘇共最後一人總書記戈爾巴喬夫。我們簡要指出了陳良宇事件意義,即在中國已經失敗的三種文明之路的基礎上,陳良宇的東南互保行動所導向的是第四條道路:削弱集權統治而南北分治、在相互競爭中和平轉型的獨特道路。

所有上述一切證明,陳良宇一案不是腐敗案,也不能僅僅詮釋爲中共高層集團內部毫無意義的權力之爭,而是上海對峙中央、分權消解極權的一場鬥爭,是中國經濟改革時期必然出現的重大現象。陳良宇的命運及其東南互保的失敗所啓示的是中國政治文明轉型的命運。

令行禁止絕對服從中央

回到習近平。我在本系列第31集曾指出,在中共權力路上,權力含金量很高的中國各直轄市委書記官職中,上海這一站是直通中共權力核心的快車票,官至上海市委書記就有望入常,直接進入權力核心,故約定俗成有“得上海者得天下”之說。習近平出任上海市委書記,是他走向最高權力的關鍵一站。

2007 年 5 月 28 日,上海市新任總書記習近平(左)和上海市市長韓正(右)出席宣佈新任市領導的活動。
2007 年 5 月 28 日,上海市新任總書記習近平(左)和上海市市長韓正(右)出席宣佈新任市領導的活動。

從河北正定縣經廈門、福建到浙江,習近平前半段權力路上,雖然一度爲躲避外來阻力不斷跳槽,但每到一地卻也務實勤政,與陳良宇不同的是,他從不違背中央的統一政令,而是絕對服從,尤其在關鍵時刻,哪怕明知上方指令脫離實際,而且執行將損害地方社稷民生,他也會不折不扣地堅決服從。典型的例子就是2005年中央宏觀經濟調控時期他在浙江的做法。

宏觀調控伊始,浙江的兄弟省份江蘇先行,整肅民營企業五百強之一的“鐵本鋼鐵廠”,以行政黨紀手段,處理了八名與銀行有關的政府負責人,逮捕了中國《新財富》四百“富人榜”榜上有名的鐵本鋼廠董事長戴國芳。這個廠在江蘇省委和常州市委支持下,原計劃總投資106億,擴建成特大型鋼鐵廠,預計年產量達840萬噸,超過上海寶鋼;而戴國芳本可直追美國工業起步時代的卡內基(Dale Carnegie),成爲中國的鋼鐵大王。奈何中國的經濟與政治聯姻,中央集權是自由經濟的最大阻力。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爲了逃避中央調控的阻力,鐵本鋼廠的巨大工程計劃以“分散化”報批的方式,一度瞞過了中央。[2] [3] ——這是斷然不能允許的,因此中央宏觀調控風暴一起,鐵本鋼鐵廠遭殃。

20045月,胡錦濤視察江蘇,對江蘇整頓經濟的做法給予肯定,《新華日報》帶動全國輿論,對此行着力渲染。此時習近平治下的浙江省的狀況是,“2004年下半年,浙江主要工業經濟指標在全國的位次明顯後移,增長速度也在全國靠後,與全國工業走勢形成了強烈反差“,如此狀況,中央的宏觀調控計劃顯然不適於浙江。即便如此,習近平竟然聞風而動,停工快下,堅決與中央保持一致:“在嚴格執行調控的要求下,浙江省固定資產投資增幅從2003年的38-39%下降到2004年的20.2%,到2005年 再跌倒10.5%。”[4]

如此剎車,需要的是官場從政的智慧,放棄的是市場經濟的需要。習近平此舉是經過深思熟慮。正是那一年,2004年,習近平作爲第三梯隊精英的推薦人李銳先生到訪,勸其“現在地位不同了,可以向上提點意見“了,習近平拒絕了李銳,他的原話是:“我怎麼敢跟你比啊,你可以打打擦邊球,我不敢”。[5]這是檯面下的真話,平時連意見都不敢提,連擦邊球都不敢打的省委書記,整頓時期的風口浪尖上,更要老老實實聽話了。

陽奉陰違的“五大百億”工程

浙江總管習近平,當然知道中央宏觀調控政策不依據地方實際情況,不尊重市場經濟規律和地方特點,不合適浙江情況,因而是錯誤的。所以,“當宏觀調控風一過,習近平開始大上重工業項目,推出了“五大百億”工程,總投資4173億元。”[6][7]

2007 年 3 月 28 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在前往上海首府前向祝福者致意。(法新社)
2007 年 3 月 28 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在前往上海首府前向祝福者致意。(法新社)

有報導顯示,浙江的“五大百億”工程並不是中央宏觀調控過後啓動的項目,而是中央宏觀經濟調控之前就啓動的。確切說,是20031月浙江十屆人大一次會議上首次提出,當年12月啓動的。習近平領導的省政府將此項目確定爲此後5年浙江“基本建設的重中之重”。項目包括鐵路、跨海大橋、港口、高速公路、水利基礎設施等10餘個大類20多個工程。[8]浙江省爲此召開的重點建設暨五大“百億”工作會議號稱“吹響了全面實施五大‘百億工程’的‘進軍號’“。會上,時任省委書記的習近平特別強調:“全省各級黨委、政府和領導幹部一定要從實踐“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深入貫徹黨的十六大精神的政治高度,進一步增強主動性、自覺性,切實抓好五大“百億工程”建設。”[9]

這個工程啓動不到5個月,20045月,傳來了胡錦濤視察江蘇,肯定江蘇整頓經濟的指示。從時間順序上看,這個五大百億工程就是習近平聞中央宏觀調控之風而動,關停下馬的項目,也是宏觀調控風一過立即重新啓動的項目。

深思熟慮的“歪風邪氣”

宏觀調控時期,習近平當時有一句名言,許多浙江黨政幹部都記得清楚,這句名言是:“對宏觀調控陽奉陰違,就是歪風邪氣。”[10]縱觀五大百億工程生而復死,死而復生的歷程,陽奉陰違,先奉後違,深思熟慮地搞“歪風邪氣”的正是習近平自己。

關於習近平的這一歪風邪氣,有四個看點:第一,江蘇企業家戴國芳在江蘇地方政府支持下以“分散化”報批的方式瞞過中央,上馬一個百億工程——106億的鐵本鋼廠巨大工程,被逮捕歸案;而習近平直接上馬五個百億的更大工程,卻能毫髮無損,原因就在於他接受了胡錦濤視察江蘇、肯定處置戴國芳鋼鐵集團的暗示——不服從中央權威的沒有好下場,立即關停下馬。第二,如前述,這一繞過紅燈,及時轉向的作法,正是習近平踏上陳良宇的業績,步上陳良宇的位置,幾個月後進入北京權力中心的官場祕訣之一。第三,戴國芳刑拘五年,出獄後東山再起,乾的依然是鋼鐵,與他本人出獄後的心智升級一樣,現在他生產特種鋼材,創建現代化鋼鐵廠“江蘇德龍”,投資百億,年銷售可達千億,不僅成爲中國鎳鐵合金產業的“龍頭”,他已經走向國際市場,“德龍鎳業印尼項目除了興建冶煉廠外,還將建設港口、發電站、水泥廠及不鏽鋼深加工項目,總投資高達50億美元“。[11]戴國芳在跌倒的地方站起來重操舊業,靠得是他人品正,人脈好,以及對鋼鐵事業的激情。[12]習近平的五大百億工程也再度上馬,大張旗鼓,靠得是他的陽奉陰違、繞行政令的官場基本功和媒體切割式的報導,即遮掩五大百億工程上馬後遭遇中央調控而下馬的起落歷程,而以報導習近平的業績爲目的,把這一工程再度上馬,說成是他的起步建設業績。第四,戴國芳的梟雄再起和習近平的權力直通,說明中央的宏觀調控是一場官僚機構的政治遊戲,政令一出,從者保官甚至升遷,違者毀業乃至坐牢,風頭一過,則萬事大吉。習近平的本事就在於,對中央權力察言觀色,聞風而動,保住官位。

——2007324日,習近平到上海履新次日,上海市召開黨政負責幹部大會,會上針對新任上海市委書習近平的任命資格,中組部長賀國強代表中共中央宣佈:“習近平同志政治上強,有較高的思想政策水平,貫徹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中央的決策部署態度堅決。他熟悉黨務工作和經濟工作,工作思路清晰,宏觀決策能力較強,領導經驗豐富,組織領導和駕馭全局能力強。”[13]——打倒的前任是一個號稱貪污腐敗的官員,接替者的特長卻是其政治覺悟和與中央保持一致的態度。中組織部的這一背書,與習近平自己的表態異曲同工,明眼人一看可知,陳良宇被整治的真正原因是抗拒中央大一統,習近平頂替的關鍵優勢是服從中央權威。上海在習近平上任後,真正開始成爲中共中央的新上海。

習近平履新上海後的作爲,進一步凸顯他的官場基本功爐火純青,下次我們就看看這方面情況。自由亞洲,北明非常識,我是北明,下次再會。

註釋:

[1](《習近平——站在中國歷史十字路口的中共新領導人》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3月版 p.166。

[2] 江蘇“鐵本事件”始末/ NEWS.SOHU.COM 2004年05月10日/來源:京報網-北京日報/

[3]《習近平——站在中國歷史十字路口的中共新領導人》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3月版 p.154。

[4] 習近平的上海使命/新華網浙江頻道/2007-03-27 。

[5] 參閱本系列第27集 李銳引導習近平用心良苦

[6] 《習近平——站在中國歷史十字路口的中共新領導人》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3月版 p.155。

[7] 習近平的上海使命/新華網浙江頻道/2007-03-27。

[8] 一說投資總額3000多億。

[9] 孫小靜:浙江新策:五大“百億工程”ttp://www.sina.com.cn /人民網2003年12月23日。

[10]  習近平的上海使命/新華網浙江頻道/2007-03-27。

[11]人民網:鋼鐵大佬戴國芳出獄東山再起 10億美元印尼建廠/2015年12月15日/人民網中國經濟週刊

[12] 同上

[13] 《習近平——站在中國歷史十字路口的中共新領導人》/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3月版 p.163。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