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北大教授發表反武統文章 鄭也夫:深思熟慮形成的觀點

2022.01.24 04:2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前北大教授發表反武統文章 鄭也夫:深思熟慮形成的觀點
RFA製圖

北京大學退休教授鄭也夫發表文章,公開反對武統臺灣、反對武力威懾臺灣,引發高度關注。他警告說,武力威懾的負面後果是誘發戰爭。自由亞洲電臺聯繫到鄭也夫,但他強調文章已釋放觀點,婉拒採訪,避免當局對他產生錯誤理解。

中國著名自由派知識分子、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榮休教授鄭也夫近日發出〈匹夫說臺海〉將近500字短文,闡述三大論點,一是反對武統,他強調:“開戰的第一防線是反武統的輿論。不張嘴就是棄權,都不張嘴就是集體默認武統。”

其次“反對武力威懾”,文中指出:“大陸決策層日前重申和平統一是首選。而武力威懾一定會加劇仇恨,使僅存一絲的和平統一願景丟失殆盡。辯護者會說,威懾是爲了抑制臺獨。抑制的其實只是名義上的臺獨,絲毫影響不了70餘年來臺灣事實上的獨立。長達45年名實齊備的獨立,並未擋住東西德日後的統一。與德國人相比,我們爲統一而威懾,因威懾成仇寇,滑天下之大稽。”

臺灣國防部公佈24日大批中共軍機進入臺灣航識區 。(推特圖片/臺灣國防部)
臺灣國防部公佈24日大批中共軍機進入臺灣航識區 。(推特圖片/臺灣國防部)

“武力威懾更大負面是誘發戰爭”

文中提到“武力威懾的更大負面是誘發戰爭。人類歷史上有過太多的戰爭,不是爲了征服和實利,而是爲了面子,因爲下不來臺。威懾一旦升級,中國大陸、臺灣、美國,均乏退讓餘地。七十餘年來是核恐懼抑制了核大國間直接開戰。反過來看,若核大國真的開戰,鮮有力量能管束他們不動核武。故放棄對臺武力威懾迫在眉睫。”

鄭也夫文章起頭就自問自答說:“一介書生如此表態有意義嗎?有。其一,對天大的事情,存萬一的作用,就要發聲,不然事後我們追悔不及。其二,我是人民的一員,吾道不孤,故我的反對可擊碎武統派聲稱代表人民。其三,因言論管制,公共平臺上反對武統的言論幾乎滅絕,如此形勢下發出反戰的聲音彌足珍貴。”他文中還說,不甘麻木不仁,因此有這篇 “自白”。

鄭也夫再三強調只釋放觀點拒受訪:“不要給自己惹大麻煩”

自由亞洲電臺24日欲採訪鄭也夫遭到拒絕,他說:“我也是爲了我自己在我生活的環境裏頭,能夠少受打擾,我也不要給我自己惹大麻煩了,所以我不再想跟外媒做溝通。”

鄭也夫表示,他的想法就擱在這短文裏頭,不要說文章要被刊登或錄音,就光是對話也會被監聽。

臺灣國防部公佈24日大批中共軍機進入臺灣航識區 。(推特圖片/臺灣國防部)
臺灣國防部公佈24日大批中共軍機進入臺灣航識區 。(推特圖片/臺灣國防部)

鄭也夫說:“我就是希望我們國家的管理者能夠單純的理解我,我就是想向外界釋放我的觀點、政治觀點,我不希望他們把我理解得複雜了、變形了、錯誤了,比如說他們理解我要跟外媒聯繫怎麼樣的,我希望他們單純的、簡單的、正確的理解我,我只是要釋放這個觀點,而這個觀點是我深思熟慮的一段時間內形成的,我不希望他們把這事複雜化成我還要做什麼,我還有團伙,這都沒有,我的觀點釋放完了,你從文章裏去理解好了。”

日本《產經新聞》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在臉書向鄭也夫致敬,寫下:“全文擲地有聲,令人歎爲觀止。在威權統治下,展現了一個知識分子的道德良心和勇氣。”

矢板明夫:鄭也夫說出很多人不敢說的真話

矢板明夫的推文引發諸多留言,都是擔心鄭也夫發表“自白”後的人身安全。矢板明夫24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也說,希望國際社會關心他的安全問題。

矢板明夫說:“像清大教授許章潤過去發表幾篇文章被抓,任志強也是,雖然包括鄭也夫他們的發言在中國法律都合法,但這種敢說真話的知識分子在中國都可能被當局控制或監視,所以是處在很危險的狀況。”

矢板明夫提到,過去鄭也夫就以“匹夫”爲筆名寫過很多文章。2014年他在中國擔任記者時,被稱爲“六四黑手”的另名知識分子陳子明的葬禮上,見到北京當局監視非常嚴,鄭也夫作爲友人代表致悼詞,當時應就被當局盯上。

矢板明夫認爲鄭也夫只是說出很多人不敢說的真話:“中國知識分子很多人這麼想,只是不敢說,這種聲音很重要、很有意義,如果這種聲音多起來,很可能改變中國政府。”

臺灣國防部公佈23日大批中共軍機進入臺灣航識區 。(推特圖片/臺灣國防部)
臺灣國防部公佈23日大批中共軍機進入臺灣航識區 。(推特圖片/臺灣國防部)

解放軍機23日39架次擾臺創今年新高

而就在鄭也夫發文之後,仍發生美、日在沖繩南方海域軍演之際,中國解放軍再出動39架次侵擾臺灣西南空域,創下今年單日最高紀錄。矢板明夫認爲,解放軍巡視臺海已變成中共的常態,主要在向國際社會表達不滿、宣示主權,這種威嚇是政治動作不是軍事動作。

人在美國的前《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他非常認同鄭也夫所說:“人類歷史上有過太多的戰爭,不是爲了征服和實利,而是爲了面子,因爲下不來臺。”

胡平:中共揚言武力打臺灣純粹面子問題

胡平反問,臺灣有沒有獨立,對大陸少了什麼嗎?“武力打臺灣有什麼好處?純粹是面子問題,好像臺灣是中國領土,不統一就好像天大了不得的事,事實上臺灣從沒有隸屬你中華人民共和國,你這麼七十幾年不就這樣過來了嗎?目前保持這現狀對你大陸什麼妨礙?你爲什麼要對所謂統一臺灣就武力威脅人家打人家,這是非常荒唐的事。”

鄭也夫文章對武統論調致命一擊

胡平認爲,鄭也夫一文戳穿大陸以虛妄空洞的口號蠱禍人心的嚴重性。“政府軍方殺氣騰騰的武統論調,一下失去根基,釜底抽薪,你要幹什麼?不沒事找事?不是待的好好的?這麼簡單道理,一經說破明眼人一看晃然大悟,對大陸官方民間武統論調致命一擊。”

臺灣國防部公佈23日大批中共軍機進入臺灣航識區 。(推特圖片/臺灣國防部)
臺灣國防部公佈23日大批中共軍機進入臺灣航識區 。(推特圖片/臺灣國防部)

胡平提到,他和鄭也夫認識超過四十年,北大任教時的同事,都屬於文化大革命時期所謂“老三屆”(當時念初高中學生),鬧了幾年革命就跟着毛澤東發動的號角,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當農民,鄭也夫下到東北黑龍江省務農約十年,後苦讀取得中國社會科學院和美國丹佛大學兩個碩士學位,先後於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系、北京大學社會學系任教。著有《代價論》、《信任論》等著作。

胡平提到,八九民運高漲時,中共高層所謂開明派統戰部長閻明覆想找有威信的知識界學者和青年學生出來溝通,曾找過鄭也夫。鄭也夫長期堅持以書生論政這身分發表言論。

胡平說:“他2018年底就寫了重要文章〈共產黨政改難產之困〉就指出,今後中國共產黨領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載入史冊的大事情,就是引領這個黨體面地淡出歷史無臺。當時各方面反應非常大。”

胡平提到,鄭也夫在國內學術界以特立獨行著稱,在大學任教,不斷做研究寫作,從不向官方申請研究項目或參加國傢什麼課題,因爲那些都不合他口味,那些研究就約束了作爲一個學者的獨立性,他向來單槍匹馬,非常瀟灑。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網編 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