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五岁娃"收"起 人权观察批中国在西藏采集DNA

2022.09.06 12:31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从五岁娃"收"起 人权观察批中国在西藏采集DNA 西萨拉萨尼木县公安局集中开展采集DNA样本工作
尼木县公安局网页

总部在纽约的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最新报告指出,中国政府以侦查犯罪为名,在西藏自治区强制采集居民DNA,甚至进入幼儿园,对五岁以上男童全面采检,人权观察谴责此举严重侵害人权、隐私权。西藏流亡政府官员则呼吁联合国人权高专也要到西藏调查人权侵害状况。

人权观察5日发布报告指出,中国政府扩张警务,在西藏自治区市镇、农村任意采集居民DNA(脱氧核糖核酸)血液样本,5岁以上民众都属采集对象。外泄资讯显示,警方不必握有可靠犯罪证据,就可要求居民提供DNA,居民无法拒绝。

人权观察公布西藏自治区内任意采检DNA。(人权观察推特)
人权观察公布西藏自治区内任意采检DNA。(人权观察推特)

西藏首府拉萨市尼木县公安局今年四月就发布采检DNA成果报告,民警深入幼儿园、校园采集DNA,宣称目的“为预防、打击违法犯罪和维护社会治安稳定提供充实的数据基础”。党委尼玛指示,加快进度、保证采集质量,对外地打工未采集到的要认真核查。

自由亚洲电台6日致电尼木县公安局询问采检DNA相关工作,接线公安拒绝透露。

公安:“你打听这个事情干嘛?”
RFA:“采DNA做什么用?”
公安:“我不知道啊,没听说、没听说过。”

人权观察报告另指,青海省藏区玛沁县公安局2020年12月发布报道指出,“为充分发挥DNA信息在社会治安管理工作中的基础支撑作用,11月份以来,玛沁县公安局下大武派出所组织民辅警对辖区5-60周岁男性开展DNA血样信息采集工作。”文中提到,已采集302份,“采集工作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西萨拉萨尼木县公安局集中开展采集DNA样本工作。(尼木县公安局网页)
西萨拉萨尼木县公安局集中开展采集DNA样本工作。(尼木县公安局网页)

本台致电玛沁县公安局,接线公安说:“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采样、你户口哪里的?你不是玛沁的电话,你给你们当地问一下”。

多个有关当地公安局的报道提到,“对采集对象耐心做好解释和宣传工作,及时消除被采集人员的困惑与疑虑、“要得到群众的支持跟理解”、“避免引起抵触情绪”。

种族灭绝?藏人忧中国政府采藏人DNA为消灭藏族

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达瓦才仁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两年前就已在康区有做,男性都要去抽血,被规定要强制去,每人都要去,在西藏自治区、康区、四川、青海、云南,其他都有。不清楚几岁,女性不需要,我听到消息所有男性都要,大家都在问,是不是专找西藏血液特殊因素,开发出什么病菌,可把西藏民族灭了,很恐惧,又不得不去。”

西萨拉萨尼木县公安局集中开展采集DNA样本工作。(尼木县公安局网页)
西萨拉萨尼木县公安局集中开展采集DNA样本工作。(尼木县公安局网页)

人权观察报道,中国官方宣称采DNA是为了打击犯罪,但达瓦才仁说,当时听到的消息是,不采检就威胁机关、学校开除或抓捕,且只有藏人需要采DNA,当地汉人不必采,令藏人更相信中国政府是要采取种族灭绝政策,因此藏人对此有很深的恐惧。

人权观察报告提到,这些大规模DNA采集行动,似乎正在西藏自治区全部七个行政区实施。根据政府采购文件显示,西藏自治区公安厅于2019年7月公告招标一项区级DNA数据库建设工程。2019年11月,西藏自治区林芝市公安局也曾发出该市DNA数据库采购公告。

没犯罪仍采检 藏区卫健委官员认了

人权报告另指,农村的DNA采集活动,是中国当局自今年1月起在西藏自治区推行“大走访、大调研、大化解”所谓“三大活动”的一环。地方官媒报道,这是为“加强基层社会治理体系”而开展的多项工作之一,主要是促使公安机关深入村级单位,做到“走村入户,开展拉网式的排查摸底”。

西萨拉萨尼木县公安局集中开展采集DNA样本工作。(尼木县公安局网页)
西萨拉萨尼木县公安局集中开展采集DNA样本工作。(尼木县公安局网页)

本台致电乃东县卫健委,接线人员说,采DNA要等疫情结束之后,他说他自己在大约2017、18年就采过:“都要采的,我们之前都采过。”

RFA:“采DNA要做什么?”
接线人员:“就扎一下,取了点血。”
RFA:“采了要做什么?以后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接线人员:“不会,它公安有个大数据对比,就每个人都要录,就跟身分证系统一样,你DNA入了系统以后,如果说有什么其他的,公安那边有需要,它能第一时间对比数据,通过DNA排查。”
RFA:“汉人也要采?”
接线人员:“都要采,不管哪个民族都要采。所有人都采一次就够了。”

在七个地级行政区之一的昌都市,官方说明采集DNA是为了“提高查核效率,帮助抓捕逃犯”。本台致电昌都公安局,接线人员称,最近都以做核酸为主,血液采检暂缓。

西萨拉萨尼木县公安局集中开展采集DNA样本工作。(尼木县公安局网页)
西萨拉萨尼木县公安局集中开展采集DNA样本工作。(尼木县公安局网页)

格桑坚参质疑中国建DNA库 网格化严密监控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驻台代表格桑坚参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他所了解的是,2019年中国就对藏人强行采集DNA,当时的说法是打击犯罪分子,但连五岁以上小孩都要做,到底做么用途?不配合又成为很大罪行。

格桑坚参认为,这是要对藏人进行网格化管控,呼吁联合国人权高专进入西藏调查:“不只采DNA,所有个资写进去,用高科技技术跟踪你在任何地方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他完全可以管控你,而且你到任何地方,如海关、机场等,都可以辨识出你。”

人权观察报告指出,中国其他地方的警察机关从2010年代开始实施大规模的DNA采集,但仅限于警方认为可疑的少数居民,例如外来移民、出狱人员、犯罪嫌疑人和其他被安全部门列为“重点人员”的社会群体,或是基于2017年开始的一项全国警务计划,估计收集全国8.1%至26.4%男性人口的DNA。

左图:西藏自治区公安厅DNA数据库建设公开招标。(中国政府采购网); 右图:林芝市公安局DNA数据库采购合同公告。(公安警察招标采购网)
左图:西藏自治区公安厅DNA数据库建设公开招标。(中国政府采购网); 右图:林芝市公安局DNA数据库采购合同公告。(公安警察招标采购网)

人权团体谴责中国政府侵权 要求停止采检DNA

人权观察指出,DNA是高度敏感资讯,若不经同意被采集或分享,可能助长各式各样的人权侵犯。报告还批评,在教育场所进行抽血,这是对儿童隐私的侵犯。当局声称相关数据将用于侦办犯罪,并不构成符合儿童最佳利益的正当且相称目的。

人权观察提到,名为“基因监控”(Genomic surveillance)的中国境外研究机构于2020年指出,西藏自治区大规模采集DNA始于2013年。在新疆,人权观察2017年取得的官方文件表明,当局利用该计划作伪装,秘密对当地12至65岁居民的DNA进行集体采集。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中国政府早已使藏人遭受无所不在的压迫,现在当局更为了提升监控能力,不经同意就对人进行采血。若真要为西藏人做‘大事’,就该立刻停止这些可怕的人权侵犯——并且调查起诉加害者。”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施逸翔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全面强制采检DNA违反人权也违背伦理,早期以医疗服务做“包装”,实际大规模搜集西藏民族高度敏感的个资,有如二战时的纳粹德国,一边将犹太人关进集中营进行种族屠杀,一边对犹太人进行违反伦理的人体实验,这也是为何后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明文禁止,就是因为纳粹德国的作为。如今,中国政府又完全违反国际规范作出类似的事。

过去,新疆维吾尔人也曾被全面抽血,传出被当局用来进行活摘器官配对库,维吾尔人曾呼吁联合国、国际社会应谴责并要求中国停止全面採血。

记者:夏小华    责编:许书婷 陈美华 郑崇生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