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律師團狀告習近平等112名官員 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罪行

2022.01.05 10:3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土耳其律師團狀告習近平等112名官員   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罪行 多名土耳其律師組成的東突厥斯坦案律師團隊,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內共16人委託,爲116名中國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爾首席檢察院提出刑事訴訟,狀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等112名中國官員涉犯種族滅絕、酷刑等反人類罪。
(Megfira Emin臉書)

近日,一個土耳其律師團向伊斯坦布爾檢察長辦公室提起刑事訴訟,控告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等112名中國官員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酷刑等反人類罪行。但有分析認爲,該訴訟案的政治意義高於法律意義,意在引發國際輿論關注新疆的人權狀況。



由多名土耳其律師組成的“東突厥斯坦案律師團隊”日前接受了9名土耳其公民在內,共16人的委託,爲116名中國新疆政策受害者向土耳其伊斯坦布爾布爾首席檢察院提出刑事訴訟,狀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等112名中國官員涉嫌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酷刑等反人類罪行。


多名土耳其律師組成的東突厥斯坦案律師團隊,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內共16人委託,爲116名中國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爾首席檢察院提出刑事訴訟,狀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等112名中國官員涉犯種族滅絕、酷刑等反人類罪。(Megfira Emin臉書)
多名土耳其律師組成的東突厥斯坦案律師團隊,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內共16人委託,爲116名中國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爾首席檢察院提出刑事訴訟,狀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等112名中國官員涉犯種族滅絕、酷刑等反人類罪。(Megfira Emin臉書)

1月4日,律師團在土耳其檢察院前召開國際記者會,表達“關閉中國集中營、審判人類罪犯”等訴求。現場陳列了112名被告人的姓名,包括以習近平爲首的中共中央及地方政治官員、集中營負責人,以及任職或參與酷刑的警察和公務人員和參與性侵者。

律師團受16人委託 爲116名受害者狀告中國官員 主張適用普遍管轄權

律師Gülden Sönmez指出,此案116名受害者包括仍被關押在難民營的兒童、被失蹤者和在集中營裏喪生的人,該刑事訴訟案適用於“土耳其刑法典”中“普遍管轄權”的有關規定。

“東突厥斯坦案律師團隊”指控中國政府長期在新疆實施種族滅絕、故意謀殺、酷刑、強迫失蹤、限制人身自由、侵犯司法公正權、不公平和任意拘留、強迫與漢族通婚、結對認親、強制將兒童和父母分離,禁止少數民族傳統服飾、文化和宗教習俗,強制更名,系統性鉅額罰款等罪行。其中遭迫害者,也有土耳其公民。


多名土耳其律師組成的東突厥斯坦案律師團隊,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內共16人委託,爲116名中國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爾首席檢察院提出刑事訴訟,狀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等112名中國官員涉犯種族滅絕、酷刑等反人類罪。(Medine Nazımı臉書)
多名土耳其律師組成的東突厥斯坦案律師團隊,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內共16人委託,爲116名中國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爾首席檢察院提出刑事訴訟,狀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等112名中國官員涉犯種族滅絕、酷刑等反人類罪。(Medine Nazımı臉書)

起訴書指出,新疆集中營是21世紀最駭人聽聞的犯罪中心,根據聯合國和一些官方機構公佈的數據,超過300萬穆斯林、維吾爾、突厥人仍被關押在集中營。集中營裏的強姦和系統性的性侵罪行,在逃離集中營的證人證詞和法醫檢查中得到證實。另有官方和非政府組織的報告顯示,相關所有罪行仍繼續實施。

律師團指出,訴訟書指出的事實和證據,針對普遍管轄範圍內的滅絕種族罪、反人類罪和酷刑罪的要素已經形成,屬於《聯合國關於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第二條明訂構成滅絕種族罪的定義,即蓄意全部或局部消滅某一民族、人種、種族或宗教團體爲目的的行爲。中國是聯合國安理會成員國,犯此罪行應受制裁。

此案原告之一的美迪娜·納孜迷(Medine Nazimi)出身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她的妹妹2017年因“曾在土耳其上學”,被關進集中營。美迪娜在記者會說,自己也是土耳其公民,相信國家的司法、檢察官會彰顯正義。


多名土耳其律師組成的東突厥斯坦案律師團隊,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內共16人委託,爲116名中國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爾首席檢察院提出刑事訴訟,狀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等112名中國官員涉犯種族滅絕、酷刑等反人類罪。(Medine Nazımı臉書)
多名土耳其律師組成的東突厥斯坦案律師團隊,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內共16人委託,爲116名中國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爾首席檢察院提出刑事訴訟,狀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等112名中國官員涉犯種族滅絕、酷刑等反人類罪。(Medine Nazımı臉書)

學者:土耳其提訴訟非第一例 究責至習近平難度高

臺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員侍建宇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土耳其律師狀告中國官員犯下種族滅絕罪的案件不是第一例,一個多月前,也有律師團在阿根廷遞狀。此一訴訟基礎,建立在上個月英國倫敦維吾爾獨立法庭判決中國政府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罪和反人類罪,參與者多具國際審判經驗。

侍建宇指出,法官定罪須確認“犯行”和“犯意”。犯行證據很多,包括集中營親歷者的證詞、遭限制人身自由、節育、強暴、小孩被迫送到外地受教育。犯行舉證不會有太大問題,真正問題是犯意,犯罪意圖何在?誰指使?如果無法確定誰的犯意,很難判定是中國中央政府、習近平下令,可能地方官員、幹部或自治區、省級官員自己決定。事實上,美國製裁中共官員的最高級別目前也只追究到前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再往上,有什麼證據證明是北京或中共中央做的決定?

侍建宇提及,倫敦獨立法庭取得的證據也包括2019年美國《紐約時報》報導過的材料:“從匿名管道取得文件,中共中央辦公廳發出的通報。有一些證據說,應是中共中央有意識、有意圖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地方政府進行籠統的再教育營政策;不過中辦通報那份文件,儘管倫敦維吾爾法庭認爲它是真的、可信的,但那份文件是真的或假造的?到現在爲止可能還有一些爭論。”


多名土耳其律師組成的東突厥斯坦案律師團隊,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內共16人委託,爲116名中國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爾首席檢察院提出刑事訴訟,狀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等112名中國官員涉犯種族滅絕、酷刑等反人類罪。(Megfira Emin臉書)
多名土耳其律師組成的東突厥斯坦案律師團隊,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內共16人委託,爲116名中國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爾首席檢察院提出刑事訴訟,狀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等112名中國官員涉犯種族滅絕、酷刑等反人類罪。(Megfira Emin臉書)

侍建宇分析,土耳其跟中國關係密切,本身也有庫德族問題,且其司法紀錄不是一定非常獨立,會不會成案還有很多挑戰。

法輪功告江澤民 曾在西班牙法庭判決成立 全球通緝

侍建宇說,就算能成案,最終判決習近平等中國官員涉及種族滅絕也很難對他們作出懲罰,沒法定罪,更不能單靠一方說詞就發佈紅色通緝令。因此,此訴訟案政治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法律意義。

侍建宇舉例,曾有法輪功學員在西班牙法庭控告江澤民犯罪。法院最後判決成立,要全球通緝江澤民。但最後也難以對江作出懲罰。

土耳其司法能獨立不受政治干預?

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理事長何朝棟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也分析,民事請求損害賠償的舉證責任沒有那麼大,但力道沒有像刑事訴訟那麼高。土耳其法院對中國官員拘束力有限,他們可主張國家豁免,國際刑警組織又被中國勢力把持。這起訴訟意義在傳達國際,對中共在新疆的作爲不再容忍姑息。


多名土耳其律師組成的東突厥斯坦案律師團隊,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內共16人委託,爲116名中國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爾首席檢察院提出刑事訴訟,狀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等112名中國官員涉犯種族滅絕、酷刑等反人類罪。(Megfira Emin臉書)
多名土耳其律師組成的東突厥斯坦案律師團隊,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內共16人委託,爲116名中國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爾首席檢察院提出刑事訴訟,狀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等112名中國官員涉犯種族滅絕、酷刑等反人類罪。(Megfira Emin臉書)

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臺灣人權律師魏千峯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這起訴訟案的提出有其意義,理論上若罪證確鑿可以判決、通緝,但實際運作恐怕沒那麼容易。

魏千峯說,關鍵也要看土耳其司法強不強:“司法獨立,不受政治的干涉,但司法獨立之外,還要考慮國際環境現實。美國就算司法獨立,真要做跨國際人權判決,也要看國際政治現實。不要司法弄了半天,讓國家陷入危機,也是有問題,就是讓土耳其政府直接面對中國打壓的對抗,也是要考慮。”

世維會呼籲新疆集中營所有受害者在各國透過司法究責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裏夏提(Dilxat Raxit)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中國針對維吾爾民族和其他突厥民族所推行的種族滅絕是無法掩蓋的事實,期待呼籲所有國家都參與到追責的行動中。所有的受害者都應當爭取利用自己所居住的國家法律容許的範圍內,通過司法追究那些推行種族滅絕的制定者、執行者和參與者。”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何平 網編 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