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腾宇母亲致信习近平 盼重查"恶俗维基案"

2022.08.11 15:5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牛腾宇母亲致信习近平 盼重查"恶俗维基案" 因广东省高院推诿不启动申诉程序的责任,牛腾宇母亲于8月8日再致信习近平,要求他为“恶俗维基”案24名年轻人申冤。
牛腾宇母亲提供/自由亚洲电台粤语组

因“恶俗维基案”被中国当局判刑14年的牛腾宇的母亲,日前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递交了一封公开信,希望习近平敦促司法部门彻查,还包括牛腾宇在内的24人清白。



现居河南焦作的牛腾宇的母亲可可告诉记者,在牛腾宇入狱之后,她只和牛腾宇有过四次视频会见:“到监狱这么久了,我们总共才视频会见过四次。我上个月提出过会见,他们又置之不理。不知道为什么,又不让我见了。”

2019年上半年时,习近平女儿及姐夫的个人信息曾被发布在中国境外的中文网站“红岸基金会”和“支纳维基”。与“支纳维基”有友情链接、在中国境内运营的“恶俗维基”网站随即被中国当局锁定,导致24名青少年被捕获刑。其中,曾在2019年6月前往香港围观反送中运动的“恶俗维基”运维员牛腾宇,于同年8月被广东茂名警方刑拘,9月被批捕,并遭到酷刑对待。

广东省高院向律师称未收到牛腾宇及母亲所写的申诉材料,但牛母的挂号信快递通知显示已签收。(牛腾宇母亲提供/粤语组)
广东省高院向律师称未收到牛腾宇及母亲所写的申诉材料,但牛母的挂号信快递通知显示已签收。(牛腾宇母亲提供/粤语组)

牛腾宇拒绝承认是主犯

牛腾宇的母亲告诉记者,尽管牛腾宇被当局指为“恶俗维基案”的主犯,但直到现在,牛腾宇也没有承认这一点:“看他的精神状态,还是可以的,在监狱没有受到什么虐待。就是侦查阶段,把顾杨阳放走之后,他受到了酷刑,让他来做主犯。他自己没有做的,肯定不可能承认,所以虐待他,用各种令人发指的手段对待他、让他承认,但至今他也没有承认。到现在,监狱那边说他还是没有认罪,丝毫没有签字。”

有媒体此前披露,“恶俗维基”网站站长顾杨阳曾被指为该网站的实际控制人,但最终却因家庭背景深厚被释放。作为网站技术人员的牛腾宇却被当局认定为主犯,于2020年12月被中国当局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4年。2021年4月,牛腾宇的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

本台无法独立证实相关报道。

牛腾宇母亲致习近平的公开信打印件(牛腾宇的母亲可可提供)
牛腾宇母亲致习近平的公开信打印件(牛腾宇的母亲可可提供)

涉及习家人 牛腾宇难找辩护律师 

牛腾宇的母亲可可在8月8日公布了一封致习近平的公开信,信中表示,她为牛腾宇先后聘请了十余位律师,都被强制退出代理,所有代理律师被迫上交了判决书原件及案件有关材料,无法申诉。

可可告诉记者,她通过视频会见,得知牛腾宇自己也给广东省高级法院递交了多次申诉材料,但她自己看不到这些材料:“孩子说递交了多次申诉材料,让我找律师去广东高院查询,但是我找律师特别难,已经十几位了。有的律师我刚找了就被威胁掉了,前一段时间我找了一个广东律师,我给他邮寄委托书的时候因为是微信联系,可能被广东那边知道了。上午我邮寄出去,下午这个东西还没到广东,那边已经有人上门威胁退出。”

可可还告诉记者,有的律师甚至仅仅去了广东一次,就被强制退出代理。根据可可致习近平公开信,今年8月2日,牛腾宇的第十四位律师前往牛腾宇被关押的地点广东四会监狱,要求会见当事人,却在等待48小时后遭到拒绝。可可向记者透露:“律师这次去了之后,监狱可能也做不了主,往上汇报,说不可以见,因为系统正在维护,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让牛腾宇在申诉委托上签一个字,这么小小的一个要求也不可以。”

广东高院不让牛腾宇申诉?

此前,可可曾十余次以挂号信的形式向广东高院邮寄申诉材料。尽管邮件追踪显示这些信件已被签收,但广东高院却一直表示“没收到申诉材料”。在致习近平的公开信中,可可强烈质疑了广东高院的说法,认为这“将使本案成为摧毁中国法制形象的标志性案件”。

可可表示,之所以她迫切地希望提交申诉材料,是因为根据法律规定必须尽快提交:“因为根据法律规定,在二审裁定书生效之后两年内必须提出申诉,我作为他的母亲肯定是心急如焚。二审裁定书下来之后我马上提起申诉。我写过许多信,可是都石沉大海。我写到北京的最高检、最高法,还给过我回复,让我二十四小时内跟广东高院联系。可是广东那边从来没有(回复),一个字都没有,无视我的信的存在。”

可可向记者解释了她的诉求:“我主要的诉求就是撤销一、二审裁定,重新启动司法程序,重新进行调查,给我的孩子以及24名孩子翻案。”

记者也致电了广东省高院,试图询问相关详情,但电话无人接听。

在致习近平的公开信中,可可表示希望身为父亲的习近平体恤24名被判刑者,体恤她身为单亲母亲的痛楚,“法办本案知法犯法的公检法人员”,“尽快敦促最高司法部门彻查此案,还24名青春少年以清白。”

这封信已被可可用挂号信的形式寄往中南海。同时,这封信也被邮寄给了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司法部长唐一军、中央依法治国办局长刘长春。

现居美国、一直关注“恶俗维基案”的网络活动人士陈闯创表示,牛腾宇的母亲公开致信习近平的做法很好:“牛腾宇和他的众多小伙伴,实际上是因为得罪习皇帝而被政治迫害的,那么解铃还需系铃人。这次把信直接写给习,由习来出面,最终才能在这个体制内解决这个问题。而且,选择发声的理由也是说得通的,因为只是一个很具体的申诉的问题。习近平既然担任所谓中共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主任,当然就要承担他的下属没有‘依法治国’的责任。”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郑崇生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评论

匿名
2022-08-12 00:21

无法独立证实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