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正在建立世界上最大DNA基因数据库 以加强威权统治

2022.06.22 12:31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国政府正在建立世界上最大DNA基因数据库 以加强威权统治 中国华大基因集团实验室的科技人员在工作。
路透社图片

《纽约时报》6月21日发布调查报道指出,中国公安部门正建立世界上最大DNA基因数据库,在人脸辨识技术外,广泛收集民众的Y染色体、虹膜、声纹、手机等,以加强监控和统治。有观点认为,当局目的在快速抓到目标、预测其行动,甚至将其父母小孩亲族一网打尽。台湾人权团体呼吁,各国须防范中国透过与在地协力厂商合作窃取个资,形成国安漏洞。

《纽约时报》记者团队花费一年,分析超过十万份中国政府招标文件,包括供应监控技术的合约、产品需求、预算规模、采购的战略方针等,赫然发现中国政府无差别地从与犯罪无关的民众身上,大规模收集DNA数据、虹膜扫描样本和声纹,使国家能最大限度找出一个人的身份、活动和社会关系,有利其威权统治。

纽时发现,2017年中国先在维吾尔族为主的新疆,建成第一个规模3000万人的区域性虹膜数据库,同家承包商接续获得全国各地政府合约,打造大型虹膜库。

中国政府另广泛收集男性DNA样本,掌握遗传时很少突变的Y染色体之后,形同取得其家族多代父系成员的数据。此类大型男性DNA数据库,最早在2014年河南省建制。到目前为止,文件显示,中国31省和地区已经有至少25个此类DNA数据库。

中国政府在各地采集公民DNA。图为北京一个实验室中的DNA检测试剂盒。(法新社)
中国政府在各地采集公民DNA。图为北京一个实验室中的DNA检测试剂盒。(法新社)

对此,台湾整合医学科医师姜冠宇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国公安对人民生物特征进行搜集,人民在不自觉中,Y染色体“被动”被收集,对人权隐私侵害很大,与医疗需求、民生商业、社会福祉都无关,目的就在“找到你在那里”!

姜冠宇说:“把有血缘关系的都抓出来,不但可以抓当事人,连小孩、亲戚都找得到,因为基因序列都很相似,辨识不难。”

姜冠宇表示,比方有西藏、维吾尔人曾出现在汉人区域争取权益、从事民族运动,当局不知他人在那里,某天他去医院抽血就医,就会被发现、被抓。至于声纹资料建制,在通讯连络过程中,假设这讯号不是保密的,它是可以被拦截的。即便一百多万通电话,机器能自动辨识声音,所在位置就能被找到。手机的定位系统就算关闭,当局仍能透过你身边有开手机定位者,或只要通讯、发讯号,就能被拦截,甚至预测你的行动。

纽时报导,中国最大监控设备承包商之一旷视科技(Megvii)内部文件显示,其软体收集到一个人的多种数据,能显示他们的行动、衣着、车辆、手机等行动装置资讯、社会关系,中国公安已在使用这种产品。面对纽时的查询,旷视科技则矢口否认。

纽时指出,全球近10亿个监视器中,超过一半设在中国。中国公安部门在招标文件中提到,计划把监视器架设在吃饭、旅游、购物、娱乐等人潮聚集处,更希望在住宅建筑、卡拉OK和饭店等私人空间,安装脸部识别监视器。福建全省每时每刻都有25.2亿张人脸图像被储存,相较整个美国的每时每刻的人脸图像储存只有8.36亿张。

在福建的招标文件中指出,升级影像监控系统要达到的最终战略目的,就是“实现对人员的管控”。福建及中国各地采购的监视系统,还能将数据录入功能强大的分析软体,辨识出一个人的种族、性别及是否戴眼镜或口罩。所有数据被汇总并储存到政府的伺服器内。

纽时提及,中国公安使用的手机追踪设备能将一个人的数位足迹、现实身分和实际位置联系起来。北京市公安局2017年的招标文件直指,希望采购的设备能搜集手机用户在中国社交平台帐号上的讯息。

用手机来识别少数民族更成压迫工具,纽时报导,广东某公安局招标文件提到,要能检测手机上安装的维吾尔字典app。若能检测到,证明手机持有人很可能属于被严厉监控和压迫的维吾尔族。过去七年,中国31个省份和地区都使用手机追踪设备。

中国公安也利用面部辨识系统上的录音设备收集声纹。东南地区的中山市一份招标文件中写明,他们需要能在摄影机周围至少100米范围内安装拾音器。得到录音后,可以使用软体分析声纹,将其添加到数据库中,对此,公安宣称将声纹与人脸分析结合,可以帮助他们更快锁定犯罪嫌疑人。

2019 年 10 月 29 日,在中国广东省深圳举行的中国公共安全博览会上,一名男子仔细观察了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展出的监控摄像头。(美联社)
2019 年 10 月 29 日,在中国广东省深圳举行的中国公共安全博览会上,一名男子仔细观察了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展出的监控摄像头。(美联社)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军与作战概念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方琮嬿,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共过去就经由人脸辨识系统,推动其所谓社会信用体系,纽时报导突显中共更进一步往DNA方向,搜集建制生物特征资料库,这对中国人权有很大的危害。

方琮嬿质疑,以中共在新疆对维吾尔人进行所谓“再教育营”的监控,进一步收集其DNA、Y染色体,是否未来可以控制新生儿的种族、性别、限制出生比率?同时也不排除外界担忧是否会作为配对、筛选器官的用途?

方琮嬿提到,透过虹膜取代指纹辨识,为更先进的身分辨识。大数据库资讯量愈多、愈细,分析出的精准度愈高。

方琮嬿说:“这个老大哥无所不在,老大哥如果不让你去某些地方,就可以用这方式阻止你。这很明显就是对人权的危害,是侵犯人权的表现。最近媒体报导,中国河南不少银行储户的健康码变成红色,突显中国政府已试图利用科技数据,去限制人民的行动。中共也可以利用这一系统,对维权人士、律师等抗议中共政权的人,更即时、精准地掌握其行踪。”

台湾人权促进会数位人权专员周冠汝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提到,去年爆发中国华大基因公司(BGI)和数百家台湾医疗院所合作取得台湾孕妇DNA资料疑似跟中国军方分享。

周冠汝指出,不只台湾公司和工厂在中国,要提防中国秘密建制的监控系统,台湾政府应清查台湾有没有中国在台协力单位,涉及搜集台湾人生物类型资料包含DNA、声纹等。台湾有一些公司客服单位可能有语音辨识系统,有没有搜集声纹被传去中国的问题?必须及早防范。

周冠汝提到,当智慧型手机成为监控工具,假基地系统IMSI Catcher(伪基站)连上手机,能骗取手机里的设定,中国周边其他国家可能受中国数位极权、数位监控方式受害。她强调,台湾必须尽早透过完善法制,阻绝台湾协力厂商与中国合作,造成台湾人民和政府资料外泄等国安漏洞。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梒青 网编 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