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赤山监狱黑幕曝光 长沙富能政治犯被关禁闭数月

2022.07.06 11:3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湖南赤山监狱黑幕曝光 长沙富能政治犯被关禁闭数月 “长沙富能”负责人程渊在赤山监狱的待遇备受国际社会关注。
(施明磊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湖南赤山监狱怀疑虐待囚犯的消息,近期备受国际社会关注。继早前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表示在服刑期间曾遭强迫劳动后,公益组织“长沙富能”负责人程渊也披露,狱方一度安排他在所谓的高戒备监区服刑。家属担心,长达三个月的“关禁闭”会让程渊身心严重受创。

程渊的家属7月5日分别接到他三封亲笔信。他透露,自1月18日转移到赤山监狱后就被关进高戒备监区,俗称“关禁闭”,直到4月18日才离开禁闭室。信中没有进一步透露详情。程渊身在美国的妻子施明磊尝试透过台湾公民李明哲等渠道,了解实况。

施明磊:“大概就是一个多平方米的小房间。里面只能放一个单人床。没有窗户。走路的空间都没有。每个小时都要点名一次。24小时都不关灯。(灯光)特别的强。有朋友出来以后感觉到眼睛就要瞎了。晚上睡觉时不允许蒙上被子。睡觉的姿势也是被规定的,譬如说,不可以侧身睡,只能就这样躺平着。手要放到被子的外面。”

施明磊从过来人口中获悉关禁闭与不人道对待几乎画上等号。

施明磊:“要被羁押的人站多少个小时。有个朋友提到,他出狱以后大概有一年半的时间不会跑步。因为他每天被体罚站很久。另外一个朋友提到说,他的腿就要残废了,因为长期让他坐着不让他站立。李明哲引述被关的人说,他们被要求走鸭子步,外八字的样子像鸭子一样走路,既能够让身体机能很快坏掉,同时也达到精神上的羞辱。”

2022年6月30日,施明磊(左)和丁家喜妻子罗胜春(右)出席华盛顿国际宗教自由峰会。(施明磊独家提供)
2022年6月30日,施明磊(左)和丁家喜妻子罗胜春(右)出席华盛顿国际宗教自由峰会。(施明磊独家提供)

赤山监狱残酷对待囚犯 关禁闭 吃不饱

据了解,在赤山监狱被关禁闭的囚犯普遍吃不饱。

施明磊:“饮食只给一半的量。听到一个关禁闭的朋友讲,他大概有16天没有大便,最后吃了当时看守他的人所吃剩的香蕉皮。他吃了下去让自己能够排泄。”

施明磊说,在中国的监狱犯人被关禁闭并不寻常。丈夫程渊却在斗室里一关就是三个月。

施明磊:“其实在程渊之后,中国政府打压NGO(非政府组织)和公民社会,又抓了很多人。我们的分析是, 很有可能他们是想让程渊来指控他人而程渊不愿意,就采取这种非常残忍的酷刑来逼他,所以才会关他三个月。”

程渊在家书里透露,自己白天会在车间踩缝纫机。与服刑前相比,自己头发白了很多,体重大减。

施明磊:“程渊提到说,’其实见不见都无所谓。我现在瘦了12斤,头发几乎全变白了。你们见了可能也会比较失望和伤心’。其实我先生之前有120多斤,现在又瘦了12斤,所以基本上是100多一点,其实是非常非常瘦了。我们的家人看到这两句话的时候就哭了很久。”

日本明治大学比较法研究所访问研究员潘嘉伟相信,关禁闭对程渊的身心已构成伤害。

学者:仅凭上级指示 中国监狱任意私刑

潘嘉伟:“他连律师也没法见到。没有律师能帮助他去提出投诉、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关押几个月,对于他心理和身体都会造成长远影响和伤害。”

潘嘉伟说,类似的手法在中国的监狱普遍存在,却并不合法。

潘嘉伟:“其实中国的刑法或刑诉法也规定了(监狱)不可以有这样的对待。如果出现特例也必须把理由说明白。以中国的情况来说,(狱方)只要向上级拿到指示,他们就可以去做,基本上没有任何规管。这对于被关押人士来说是非常严重的人权侵犯。”

他认为湖南赤山监狱对待囚犯的手法违反了中国已加入的“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

记者:高锋    责编:许书婷、温晓平 嘉远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