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踩到何禁忌? 文章被禁止分享

2022.01.21 06:2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踩到何禁忌? 文章被禁止分享 资料图片:北京,农民工带扛着铁锹锄头走在街道上。
法新社图片

“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主人翁岳某为了寻找儿子到辛苦地北京打工还染疫,引起广大的共鸣。岳某找了一年多的儿子,中国官媒引述山东威海公安局称已在2020年过世。而这篇冲上热搜的新闻,1月21日已被禁止分享。

岳某在《中国新闻周刊》访问提到17日他上邮局寄上访信,他的大儿子在一家食品厂工作,2020年8月12日说肚子疼,被送到汽车站,不过儿子没上车也没回家,他上山东威海的派出所报警,希望能手机帮忙定位找人,只获得回覆,成人不给定位手机;至于调监控,他们说只管车,不管人,也不给调。事情过了三个月才立案。

岳某的遭遇引起广大的回响与报道,山东威海公安机关成了关注的焦点。有网民提出质疑,“大数据可以轻易将一位苦苦寻子的父亲挖出来,具体到他每天几点几分在哪里做什么,却未曾帮他找到失踪的儿子。 ”

21日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报道,荣成市公安机关2020年8月26日接群众报警,在当地一水塘内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男性尸体。荣成市公安局采集岳某显夫妻血样进行DNA鉴定比对,并经威海市公安局复核,确定为岳某的儿子,但岳某夫妻对鉴定结论不予接受。现遗体存放于当地殡仪馆未火化。

岳某的新闻经过一天转载发酵后,21日微博随即以该文章违反《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文章被禁止分享。有网友嘲讽,“新闻禁止了干啥,去解决问题啊!”有人转发截屏称,“全国人都在心疼这个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却偏偏有人不想这份辛苦被人看见。这次之后,我估计流调发布很可能会有变化,细节部分可能都要省掉,免得被人做文章。 ”引发留言串热烈讨论。有人回应:“真实的中国”、“国之悲哀”

“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遭禁止分享。(截图自微博)
“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遭禁止分享。(截图自微博)

“不想被人看见不是辛苦,而是公安机关的玩忽职守,不是免得被人做文章,而是免得被人发现文章”有人则反讽,“毕竟我们已经全民小康了,怎么会有这么辛苦了百姓呢!”

访民没身份 找工作、租房都有被捕风险

“找工作打个零工呗,在路边等着活。就是工地给人家搬东西、搬砖、搬水泥”。北京访民甘先生(化名)告诉本台,在北京临时工目前生活的现状。

在北京的访民黄女士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在北京临时工的行情,日结帐行情约一百多块,也有二百的。所谓的“搬砖”工作其实是拆房子之后,拆下来的砖块交给临时工去砍成好几块再搬运带走。黄女士说,这种工作可不是总有,一个月能有一两次已经很不错。“难,你假设真的找到了,政府知道消息以后,马上从工厂里就抓走,有的抓了还判刑呢!访民难啊!我们在这很少。”

岳某18天仅1天就餐纪录 访民垃圾堆找生路

黄女士是资深访民,在北京待久了,看多了不少访民艰苦地在夹缝中求生存。黄女士说,帮助绿化还算是好差事,可不是常有,她生活周遭因为零时工很难找到工作,有人是靠捡瓶子过活。她看到大部分的访民都是捡垃圾里的菜,有次她带他们去郊区在垃圾堆捡。

网民对于禁止分享“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发表意见。(截图自微博)
网民对于禁止分享“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发表意见。(截图自微博)

黄女士:“当时我都哭了,我说’走吧!姐带你去吃饭’。真可怜,我不敢去想。他在人车底下捡白菜跟葱,我不敢去想,一想我就哭,我一看就受不了了。”

“最心酸的流调中国人”岳某在18天内,只有一次就餐纪录。像岳某这样遭遇的人,黄女士也曾遇过有类似情况的散民。黄女士说,“有个女的夏天到我这来住,然后买了两块钱一个馒头,吃得嗖嗖的,她说我今年这一年吃的就买一个馒头,咬个洋葱就那么吃了,很惨!”

在北京漂流的临时工不只是工作难找,有些人连个栖身之处都没有。黄女士说,“桥洞底下、墙根,租房子也就那么寥寥无几。”黄女士解释,像他们那样身份的人,北京会要求房东不要租房子给他们。她自己就曾经到派出所闹了十几次,状告房东拒绝租房。

北京“两种流调”强烈对比 中产阶级VS.临时工

“有人说司马南你刻意制造矛盾,什么意思啊!我只是把我看到心里动了一下的这么个对比说说。”中国左派网络意见领袖司马南录制一段“两种流调”的视频。

司马南举15日北京流调的另一个中产阶级的例子与岳某做比较,1月3号一个人在沃尔玛超市、在周大福、周生生首饰店逛店;一个人21时到第二天凌晨1:37某小区工作,后来又去垃圾站接着工作。 1月8号比较明显,一个人在滑雪场滑雪,在购物场购物,在美容造型做美容美发;另个人一天内在3个工地工作一直工作到晚上9点半。

司马南:“看到疫情下生活的普通老百姓,他们另有一份我们通常不太理解的艰难。赵本山小品说’啥也别说,理解吧!’。”

中共党媒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在个人微博连发三篇相关新闻的帖子写道,千千万万个岳某善良,坚韧,吃苦耐劳,遇了难自己撑着,不怨天尤人,他们参与支撑了社会的底盘,做出了各自有尊严的贡献。胡锡进称,“岳某不需要可怜,我们应当给予他的是一份尊敬,一份制度型的善待,和在他遇到难处时一份作为公权力义务的应有帮助。”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温晓平 网编 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评论

匿名
2022-01-21 07:55

因为他的经历精确反映了中共官员的:渎职、野蛮、专横、无能、奴役人民、过度官僚,他的悲惨境遇和近乎麻木的应激反应也预示着所有这个体制不愿意继续“处理”的受难者的境遇,中共这个体制就是抢夺文化,弱者永远是被抛弃的对象。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