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收购推特引发北京干涉疑虑 布林肯关切中国利用科技监控反对者

2022.05.04 05:1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马斯克收购推特引发北京干涉疑虑 布林肯关切中国利用科技监控反对者 马斯克收购推特,引发中国是否会干涉的疑虑。
路透资料照

美国企业特斯拉(Tesla)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日前宣布以440亿美元收购社交媒体平台推特(Twitter),而亚马逊前执行长贝佐斯(Jeff Bezos)曾发文暗示特斯拉与中国的关系可能会对推特产生影响。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回应相关问题时表示,不愿评论私人企业,但是他对于中国滥用科技监控中国海内外反对者的情况表达关切。

在世界新闻自由日(3日)当天,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赴华盛顿外国记者中心(FPC)发表谈话。来自台湾的中央社记者提问表示,北京试图通过商业利益施压,影响台湾媒体和侵蚀新闻自由以及马斯克收购推特,外界担心北京未来可能干涉推特言论?

“台湾确实处于与中国的混合战的前沿,包括虚假信息和网络攻击。”布林肯表示,“美国与台湾官方和民间团体合作,试图建立社会抵御外国干预的能力。”

关于推特的问题,布林肯表示不评论私人企业,但以更广泛的角度回应,“包括媒体和各类型平台的言论自由,对拜登政府来说是无比重要的。”

他说,“我们一直对于中国通过滥用技术,加强对公民、记者、异议人士和其他人的监视、骚扰、恐吓、审查深感关切,这也包括在国外的反对者。”

他也提出关切指出,“这是完全的不对等。北京的领导人正在利用我们民主制度中受到保护的自由和开放的媒体进行宣传,散播虚假信息,完全的不对等,这种状况不能长期维持下去。”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赴华盛顿外国记者中心发表谈话。(截图自美国国务院YouTube)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赴华盛顿外国记者中心发表谈话。(截图自美国国务院YouTube)

布林肯进一步说明,“现在中国似乎还进一步利用这个系统来跟踪、骚扰、威胁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反对人士。美国已经谴责并采取行动反对这些做法,美国将继续捍卫新闻自由的原则,与开放安全互联网带来的好处。”

特斯拉与中国关系紧密 分析:收购推特增加马斯克与中国谈判筹码

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安所副研究员侍建宇接受本台访问时分析,中国政府与特斯拉在电动汽车产业有着各种爱恨情仇,因为中国自己也在发展相关产业,而马斯克也不想放弃中国市场,在跟中国发展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但是中国政府不喜欢,因为他们想管控企业。

“可是马斯克不是中国企业,他们又爱又恨。他们运用一些手段,让马斯克的电动汽车在中国市场受限。可是马斯克会拿其他东西(赢得市场),因为他不只有特斯拉而已。”侍建宇补充说。

侍建宇指出,在马斯克取得推特后,如果他能放开推特言论自由的口径,将来中国可能觉得这是好玩的东西,也可以利用一下,那马斯克跟中国谈判的筹码就会增加。

侍建宇:“从这个角度来讲,马斯克是个全球企业家,他尝试改变各个国家营商环境限制跟规则,创造出有利于继续发展他的企业的一些模式、伦理。推特在他的企业里面当然是一个新的支点。”

他认为,中国会不会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要求马斯克所掌控的推特配合他们,需要继续观察,这不是现阶段可以预判的事情。“我们也不知道马斯克所掌控的推特,要把言论自由放宽或者打破框架到什么样的程度,那要真正做了之后才知道。”

马斯克收购推特 贝佐斯发问:中国是否能左右平台?

特斯拉今年二月公布的财报显示,2021年在中国市场营收达138.44 亿美元;2020 年则为66.62 亿美元,年成长107.8%;2019 年同期仅为29.79 亿美元,中国市场连续两年增幅超过一倍。

根据路透社报导,特斯拉在1日发信给上海临港特区地方政府,信中感谢上海当局上个月帮特斯拉位在该区的工厂运进6千多工人,展开必要的消毒工作,好让工厂能在该市封锁期间能重新开工。根据特斯拉先前资料,上海厂在去年全年交付 48.41 万辆车。

特斯拉与中国市场密不可分的关系,在马斯克收购推特后引发忧虑。亚马逊前执行长贝佐斯日前在推特发文,“这是个有趣的问题。中国政府现在是否能左右这社群平台了?”

亚马逊前执行长贝佐斯发推文暗示中国是否会左右平台运作。(截图自twitter)
亚马逊前执行长贝佐斯发推文暗示中国是否会左右平台运作。(截图自twitter)

台湾安保协会副秘书长何澄辉对本台表示,特斯拉在海外获得的最大帮助就是来自中国。在上海有超级工厂,他的供应链例如电池等是由中国供应。而中国政府向来对于包括国内的企业,有很强的操控能力,而且一直强力操控这些大资本或是言论的管制。多数人会犹豫,推特变成这样的结构后,中国更容易影响推特,进而侵害言论自由。

何澄辉:“中国政府一定不会放弃影响任何言论自由的部分,特别是他为了自保、或是防止不利于他的言论。我认为他不会放弃干涉这种媒体或是平台的机会,对中国来讲,任何可以监督质疑他们的机会跟平台,他都希望能掌控,不管是中国资本还是外国资本。”

马斯克收购推特后曾表示:“我希望即使是我最糟糕的批评者也能留在推特,因为这是自由言论的意义所在。”但是,他也曾推文称,“我所说的 ‘言论自由’,只是指符合法律的内容。我反对远远超出法律的审查制度。”

对于外界质疑中国是否将利用与特斯拉的关系影响该平台言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6日接受媒体提问时,仅向记者表示“我注意到你很会猜测,但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温晓平   网编 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