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台海现第四次危机?专访前美国亚太助卿史达伟

2022.08.10 17:2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独家】台海现第四次危机?专访前美国亚太助卿史达伟 美国国务院原亚太助卿史达伟
美联社图片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台后,引发中方强烈反应。解放军以多项军演、实弹试射、频频跨越台海中线等方式,持续威胁台湾和周边地区。第四次台海危机已经爆发了吗?美中之间军事误判的风险有多高?对于中国试图改变台海现状,美国及其盟友应如何应对?本台记者凯迪就这些问题专访了美国国务院前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




记者:史达伟先生,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问。首先,您认为我们现在距离第四次台海危机还有多远?

史达伟: 有很多人对这个危机的预测和一切风险,都发表过看法。 当然,只要中华人民共和国想要这么做,他们就会这样做。因此,试图提出一个实际的数字或日期等等,我认为并不是很有效。

过去,我们已经看到中国共产党的活动,他们将威胁当作能让其他人退缩不采取行动,而为自己谋利的简便方法,这些威胁是空洞的。这就类似于他们做出的承诺,例如对待香港问题的《中英联合声明》。

所以基本上,中国政权一直在承诺方面巧妙地利用全球准则,让其他国家的人做他们想要的事。而在台海问题上,过去,他们通过发出我认为他们不打算或不能够兑现的威胁,人们都无条件地退缩了,这就是问题所在.当你是一个小国或中等国家时,您可以做出所有这些承诺和威胁而不兑现,没有任何实际反作用和成本,但当你是一个大国或有野心成为大国,这样做会丧失你的信誉。而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已毫无信誉。

话说回来,第四次台海危机什么时候会发生? 虽然他们威胁说它随时可能发生,但我认为,从历史上看,他们很聪明,不太急于立即采取明确的行动,但他们会虚张声势。

2022年8月7日在台湾东海岸附近海域航行的两艘身份不明军舰(法新社)
2022年8月7日在台湾东海岸附近海域航行的两艘身份不明军舰(法新社)

中国的非军事行动破坏力更大

记者:您认为中国目前更多的是在用威吓的方式,而非实质性的行动吗?

史达伟: 百分之百如此。当你说到战争时,以我的军事职业角度来看,我会想到炸弹和子弹,杀人和破坏东西。 我们必须终止这种看法,因为这不是中国看待战争的方式。

每个人都需要摆脱这种习惯,这会落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圈套,只从军事和行动方面进行思考,而他们却是继续在击败我们,无拘束的运作却没有受到来自自由世界的任何阻力。在军事之外的所有其他领域,没有哪个会比军事行动的破坏力更低。它们都在破坏着我们的社会、经济、和平与稳定,所有这些。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一点。

记者:您曾担任过驻华武官。 据报道,在解放军最近演习期间,中国高级军事官员没有接听美国同行多次打来的电话。在双方紧张升高形势下,你如何看待美中双方误判的可能性?

史达伟: 你回想一下2001年,当一架中国战斗机撞上了一架在国际空域的美国EP-3侦察机,这完全是中国的非法和可耻的行为造成的。而中方在接下来的四天里都不接电话。 我认为,部分原因是他们害怕接触,他们不想达成协议,而后被老板拒绝并让他们陷入困境。

我认为,他们把我们来找他们,乞求对话看成是他们力量的表现。他们想用这种方式来让我们难堪。

回到关于误判的问题,这些计算都是基于我们对他们活动的反应。封锁区域、军演、跨越中线,所有这些,(他们会)观察我们对此的反应,也是他们算计的一部分。 当我们看起来像是在努力寻求和平,或者乞求他们进行对话时,这会让他们认为自己拥有优势,但他们实际上没有。

我们能够对话。你们知道如何找到我们。只要你准备好了,我们就可以对话,但与此同时,我们会继续做我们该做的。这是我们该有的态度。

借镜乌克兰 不对称方式回应中国挑衅

记者:您认为中国已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台海现状?美国和区域国家应如何有效回应?

史达伟: 我们应该以不对称方式回应。如果我们尝试以对称的方式,就会中落入他们的掌控。

让我们看看不对称作战的选项。普京入侵了乌克兰,只是在理论上,他说因为不想让乌克兰加入北约。他从中得到了什么? 反应如何? 芬兰和瑞典加入了北约。这实际上是比入侵乌克兰更糟糕的结果。 我认为我们应该从中吸取教训。我们应该想办法以一种不对称方式来惩罚中国,也就是说,你知道,我们可以用多种方式来对付你。

记者:那么回到前一个问题,中国已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台海现状?

史达伟:我用乌克兰为例。2014年,普京第一次入侵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时,并没有改变现状。他在乌克兰开辟了一个以前被认为是主权领土的区域。各方反应很微弱。这没有阻止或威慑俄国。当前的反应要好得多。我以此为例。导弹飞台湾,并不意味着每次都会发生这种事。片段不等于全貌。

但总的来说,一般的看法是,现状的改变意味着事情将会永远如此。我不认为必须是那样。看看是谁在制造挑衅。很明显,他们对一个和平的国家发射导弹很兴奋。是的,它已经发生了改变。我要说的是,我们可以用乌克兰的例子,来阻止进一步的变化,惩罚这种活动。事实上,(台海)现状已经被改变了,但我们可以弥补,我们可以实际上把形势导向对他们不利,而不是对其有利,来威慑他们的进一步行动。

记者:基于目前形势,您如何评价拜登政府对台湾的支持的决心,比如派出航空母舰战斗群持续在台湾海峡附近。拜登总统也曾说,如果中国发动进攻,美国军队会捍卫台湾。

史达伟: 抱歉,我早先对于拜登政府持批评态度,但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他们做得很好。总统是政府的头号决策人。拜登总统曾在三个不同的场合表示,美国不会坐视或允许中国入侵、接管或者永久改变现状。 与此同时,日本人一再重申他们会参与其中。你也听到澳大利亚政府说澳大利亚不参与是不可思议的。这是我们得到的最好回应。

任何对台湾的冒险行动,都会损害东亚和东南亚每个国家的经济,阻止(这类行动发生),关乎每个人的利益。因此,我们可以利用我们的体制,并利用盟友和合作伙伴向中国传递出信息。现在这样做是不值得,退出吧。

记者:近日,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外长在东盟(ASEAN)外长会后发表联合声明,在“一中政策”不变的后方,加注一句“适用条件下”(where applicable),也就是在特定情况下才适用。中国外交部表示反对,批评这是“掏空一个中国原则”,是非法无效的。您对此怎么看?

史达伟: 我们在很多方面都有自己的政策,澳大利亚、日本和我们的政策都是一样的,基本上就是,台湾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我们坚持通过对话解决,而不是通过胁迫或使用武力。

但这是另一件事是,在1972 年和 1979 年达成的协议的条件。对于美国来说,条件已发生了巨大变化。所有这些东西都是以“一国两制”为前提的。2020年7月,香港《国安法》实施之后,香港基本被中国吸纳进去了。请告诉我,“一国两制”哪去了?它仍然有效吗? 我不这么认为。如果协议的基础不存在了,那么我们是否该重新考虑?然后是他们对台湾的计划。我认为,这就是美国国会要做的,他们正在制定新的立法。

记者: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问。


记者:凯迪    责编:郑崇生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评论

Wendy
2022-08-12 06:37

講的非常好。提的問題都是讀者想問的。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