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全球基建計劃能否抗衡中國"一帶一路"?

2022.06.27 16:1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G7全球基建計劃能否抗衡中國"一帶一路"? 2022年6月27日,美國總統拜登(前排右四)在德國加米施-帕滕基興的克魯恩城堡與G7領導人合影
美聯社

七國集團領導人在年度峯會上承諾在五年內籌集六千億美元,投資於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這一計劃能否有效應對中國數萬億美元的“一帶一路”倡議呢?

6月26日,正在德國南部埃爾毛城堡(Schloss Elmau)舉行會晤的七國集團領導人, 宣佈正式啓動“全球基礎設施和投資夥伴關係”(Partnership for Global Infrastructure and Investment,簡稱PGII),其目標是在5年內籌集6000億美元,用於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項目,以對抗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

“我想明確一點:這不是援助或慈善。這是一項將爲每個人帶來回報的投資。”拜登在宣佈這項計劃時說,“當民主國家展示自己能做什麼、能提供什麼時,我毫不懷疑我們每次都會贏得競爭。”

拜登談到,這些戰略投資領域包括健康和健康安全、數字連接、性別平等與公平、氣候和能源安全。其中,美國的目標是在未來五年內通過贈款、聯邦融資和私營部門投資,籌集兩千億美元。還有數千億美元的額外資金可能來自多邊開發銀行、發展金融機構、主權財富基金等。

會上,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表示,歐洲將爲該倡議籌集三千億歐元(3172.8 億美元),以建立一個可持續的替代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方案。意大利、加拿大和日本的領導人也談到了他們各自的計劃。

日相岸田文雄強調應對中國“債務陷阱”問題

據日本媒體報道,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G7會議上,特別提出“七國集團有必要針對中國對發展中國家不公正、不透明的融資拿出應對方案”。

他指出,中國爲增強自身影響力而對發展中國家提供無力償還的鉅額貸款,導致“債務陷阱”,並認爲G7應致力解決這一問題。 他還呼籲G7共同爲援助發展中國家的可持續基礎設施開發制定相關規則。

對於G7的全球基建計劃,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週一(27日)回應稱,所謂“一帶一路”造成“債務陷阱”完全是個僞命題,並表示,反對打着基礎設施建設旗號推進地緣政治算計、抹黑污衊“一帶一路”倡議的言行。

金德芳:G7想做的就是提供一個不同選擇

美國的中國問題學者、邁阿密大學政治學教授金德芳(June Teufel Dreyer)認爲,G7國家的基建計劃和中國一帶一路項目 “具有掠奪性的”的做法不同。

G7想做的就是提供一個不同的選擇,不會導致這些國家陷入債務陷阱,而是讓投資真的有利於人民,而不是中國的公司。”金德芳列舉了中國對委內瑞拉、斯里蘭卡和厄瓜多爾的投資項目,最終均導致這些國家均陷入中國的“債務陷阱”。

金德芳還強調,這些基礎設施項目投資對象都是貧窮國家,很多國家政府非常腐敗,因此投資“還要看這些錢是否真的讓那裏的人民受益,還是讓那裏的腐敗精英們受益。”

她希望在這一點上,G7的投資和中國“一帶一路”項目能展現出不同。

2022 年 6 月 26 日,在德國埃爾茂舉行的G7峯會期間,美國總統拜登宣佈啓動“全球基礎設施夥伴關係(PGII) 。(美聯社)
2022 年 6 月 26 日,在德國埃爾茂舉行的G7峯會期間,美國總統拜登宣佈啓動“全球基礎設施夥伴關係(PGII) 。(美聯社)

謝田:G7提出的計劃是在與中國“比惡”

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謝田對於G7這項基建投資計劃態度更爲悲觀。他告訴本臺:“現在G7首腦拿出的是‘比惡’的方式,是比較愚蠢的方法。”

他認爲七國集團的計劃出發點是好的,但方式上是有明顯缺陷,甚至是不明智的。中國“一帶一路”計劃是通過大搞基建,輸出過剩產能,並讓其它國家也重蹈覆轍,背上沉重債務負擔,以控制它國資源和戰略要地。

“如果美歐想制衡中國的一帶一路,最好的辦法就是截斷中共的資金來源。”謝田指出,中國是透過不公平貿易來獲得大量順差,並用這些資金來搞“一帶一路”。最好的反制方式就是和中國脫鉤或透過貿易戰,讓其無法獲得資金。

世界經濟目前普遍衰落,通貨膨脹高起。謝田認爲,現在花錢投資於回報率很低的發展中國家,完全沒有必要,也很難吸引私人資本。

此外,G7的基礎設施計劃中,包括氣候復原力和綠色能源、性別平等的投資。謝田認爲,這些項目只是爲了推進激進左派的議程,並沒有實際意義,反而會成爲負擔。

“中共是在輸出其共產主義的邪惡,尤其是共產黨的統治方式,歐美國家也是夾雜了太多左派的意識形態。從這一點上看,中共的輸出當然是非常邪惡的,西方國家想要輸出的、至少很大一部分我認爲也是不合適的。”

抗衡“一帶一路”:這關乎實力和影響力

據統計,中國自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至今已和150個國家、32個國際組織簽署200多份合作協議,但總共投資金額到底有多少?由於中國的不透明做法,實際數字專家也無從知曉。

那麼G7這項總額6000億美元的投資計劃,是否真能對抗“一帶一路”?教授金德芳說, “現在還不清楚,因爲是5年計劃,不知道誰未來會執政,也不知道錢會來自哪裏。我們還要等等看,誰會提供資金,是私人企業嗎?有哪些刺激優惠?”

拜登說,這些投資將使各國“看到與民主國家合作的具體好處”。白宮官員也談到,G7希望這個項目將提供一個透明的基礎設施合作伙伴關係,是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可替代選項。而金德芳教授則認爲,“這不是關於價值,而是關乎實力和影響力。”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凱迪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