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是門好生意? 學者:萬物皆可核酸 “全民大煉芯”翻版

2022.05.16 12:3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清零是門好生意?  學者:萬物皆可核酸 “全民大煉芯”翻版 2022 年 5 月 16 日,一名居民在北京進行的大規模 COVID 測試中進行了咽拭子檢測。
美聯社圖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下令堅持新冠病毒清零政策,封城、核酸檢測造成居民和企業怨聲載道。其中,與核酸檢測有關的產業鏈卻在悶聲發大財。有學者指出,在政治正確和政策補貼下,中國如今“萬物皆可核酸”。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以《中國的清零產業複合羣》爲題報道指出,6日,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定調堅持清零後,生產核酸檢測劑的迪安診斷技術集團的股價暴漲逾10%;另一檢測劑製造商達安基因,以及號稱有助抗疫的中藥連花清瘟生產商以嶺藥業的股價也出現大漲。

綜合媒體報道,華大基因創辦人汪建的持股價值已從2019年的逾3億美元,暴漲至20億美元,該公司市值漲至40億美元。今年第1季,迪安診斷的淨利較去年同期大增逾120%,而廣東普凱生物科技更是增加近200%。

2022 年 5 月 11 日,北京朝陽區的居民排隊接受 COVID-19 檢測。 (美聯社)
2022 年 5 月 11 日,北京朝陽區的居民排隊接受 COVID-19 檢測。 (美聯社)

中國副總理孫春蘭此前表示,大城市要建立步行15分鐘核酸“採樣圈”。而在中國杭州、上海、北京、武漢等城市,已陸續啓動“常態化核酸檢測”。外界估計,僅上海就將設立9000個檢測站,而在大城市約每48小時需進行1次檢測。據媒體報道,中國核酸檢測員成爲搶手行業,日薪最高達到人民幣2000元,卻面臨一人難求的困境。

中國東吳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陶川近日發表報告指出,中國若一線和二線城市實施常態化核酸檢測,其一年成本上限約爲1.7萬億元人民幣,約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5%,比2021年中國解放軍總軍費1.37萬億元人民幣還高。野村控股則估計,中國展開常態化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將耗費GDP1.8%的代價。

據中國第一財經報道,近兩年,核酸檢測市場規模已超過100億元。2021年,新增醫學檢驗相關機構437家,年度增速高達25.1%,爲歷年最高。今年(2022年)截至5月11日,不到半年已成立醫學檢驗相關機構220家。第一財經針對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的160多家第三方核酸檢測機構的註冊資本、實繳資本、參保人數等進行調查發現,各個檢測公司差距甚大,註冊資本額有6億多元,也有151萬元;至於實繳資本有高達1億元,最低則有零元也能開設。

臺灣韜略策進學會祕書長吳建忠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這是習近平下達“動態清零”的政治任務:“不斷做核酸,不只人做核酸,動物做核酸,貨車做核酸,萬物皆可核酸,背後市場蠻大。中共想告訴全世界,其效率、檢驗能量領先全球。十五分鐘核酸圈,隨時隨地做核酸,都可看出中共想塑造中國國力、醫學能量發達的跡象。”

檢測狂熱正造就新冠大亨。生產檢測劑的廣州金域醫學檢驗集團創辦人梁耀銘在二年間成爲億萬富豪。但今年初,“金域醫學”區域負責人張某東涉及放毒牟利,遭公安通報查辦。吳建忠提到,像這類的爭議到底有沒有做出正確的PCR,還是僞造檢測結果投放成陽性?纔會導致許多人反映在家自己做,和PCR結果或上傳健康雲結果不一的情況。

吳建忠說,中共原本想將自產的科興、國藥疫苗和將核酸檢測生意推廣到全世界,以收取人類基因定序和各國醫療能量數據的謀略破功,中國老百姓成爲這塊大餅的白老鼠。

2022 年 4 月 27 日,一名身穿個人防護裝備 (PPE) 的實驗室技術人員在中國東部江蘇省海安市的 Covid-19 測試實驗室工作。(法新社)
2022 年 4 月 27 日,一名身穿個人防護裝備 (PPE) 的實驗室技術人員在中國東部江蘇省海安市的 Covid-19 測試實驗室工作。(法新社)

吳建忠指出,PCR是一門好生意,是特許行業,背後鏈結不管保健、醫療、衛生健康等,衍生出來的醫療產業鏈纔會被外界視爲軍工複合體、醫療複合體,只有某部分人悶聲發大財。

有評論質疑,長期的大規模核酸檢測會否淪爲替中共權貴輸送利益?吳建忠說:“核酸檢測開設有補貼,金域醫學的背景,最大股東就是鍾南山。爲何要找他?他真有這麼多錢插股嗎?是藉由他的名號取得檢測資格,可以看出這是權錢交易過程,大家都想分這杯羹,但沒有人脈鏈沒法進到這場乾坤大挪移。”

吳建忠提到,疫情二年來地方政府沒法發地方債爲自己謀求建設資金,如今在中央政府祭出減稅等補貼政策鼓勵設立PCR之下,地方政府看到發財的新路子,開始動歪腦筋。尤其在國家政治正確下,利用政策補貼參差不齊,即便GDP第一季僅4%點多,離保6%甚遠,中共想利用PCR拉抬GDP成長,緩不濟急。

吳建忠舉例中美貿易戰爆發,中國被美國製裁芯片輸入的情況以乎是重演:“之前看到中共缺芯的時候,中國政府爲鼓勵老百姓設計製造芯片,有全民大煉芯,連賣面的也要開公司,上市上櫃,素質參差不齊。如今也是一樣,它要取得地方政府特許就可以做檢測,資本額有的大有的小,都加入做PCR行列。但入門檻到底是高還是低?有沒有進行把關?纔是中共PCR效率背後應看的事實。”

臺灣醫師姜冠宇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說:“這可能附帶形成利益共同體的機制,但先決條件是共產黨放不下面子,它覺得要做跟西方國家(與病毒共存)不一樣。但面對奧密克戎這是不對的,病毒太強,要清零、封鎖家家戶戶會耗費很多大量成本,你看到投入很多核酸檢測,最後PCR一定沒辦法呈現真實的數字,會愈來愈多的傳播。PCR的需求會大於供應,最後還是會崩潰的。”

姜冠宇說,若清零要仰賴PCR檢測工具,會耗費非常大的人力、器材和P3實驗室的消耗。即便奧密克戎災情過後,民衆有了抗體,之後仍會出現其他變異株,病毒也不會清零,還會再進到中國造成另一波疫情。但PCR已耗費這麼大量,中國還有辦法應付下一波病毒來襲嗎?

吳建忠質疑,中共在被封控的地方發給那麼多快篩試劑,又要居民去做PCR檢測,如果一定要做PCR爲何分這麼多快篩?此前就發生有居委會通知要做快篩,居民卻被集體被送方艙,造成集體感染。中共不斷地重複做快篩,又造成羣聚感染,最終產生如西方國家“與病毒共存”的集體免疫效果,這是否纔是中共動態清零最不可爲外界揭曉的邏輯?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何平    網編 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