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式反腐引發醫療界海嘯 波及跨國企業

2023.08.09 04:47 ET
運動式反腐引發醫療界海嘯 波及跨國企業 海軍軍醫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分別向上海諾華貿易有限公司和北京諾華製藥有限公司發送處理建議函,以及諾華中國的回應。
網民提供及RFA製圖。

中國近期在全國範圍展開的醫藥領域反腐運動觸發醫藥界海嘯,同時波及在華數以千計的跨國公司。武漢一從事醫藥銷售的外企銷售部門負責人接受本臺採訪時說,醫院已經拒絕醫藥企業代表入內,在華外資藥企業務已近乎停頓。

 

 

第一財經網站本週二(8日)報道,近日,市場流傳海軍軍醫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又名“上海長征醫院”)分別向上海諾華貿易有限公司和北京諾華製藥有限公司發送處理建議函寫道,長征醫院根據《關於回覆在執紀檢查工作中發現有關情況處理意見函》,要求上述兩家公司分別對涉案醫藥代表徐勝利、孟婷婷、陳夢瑋、李小娟,共計4位人員予以開除或調離崗位處理,並且向該院反饋處理意見。

諾華中國方面對第一財經記者回應稱,近日,諾華中國收到來自某醫院的一份函件,其中涉及所稱的兩位該公司醫藥代表,該公司對此事件高度重視。

“經我司查證,函中提及的一位人員已於2018年從諾華離職,另一位並未被諾華聘任過。諾華始終秉持高道德標準進行合規運營。針對此函所反映的情況,我司仍在進一步調查和溝通中。”

武漢一家美國醫藥企業負責中國市場的負責人徐紅,本週三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各地醫院已明確拒絕醫藥企業代表進入,正常銷售業務受到嚴重影響:“現在我們沒有辦法正常工作,原來我們會派人去醫院拜訪,現在‘嚴打’不讓所有醫藥公司的人進去。而且很多的學術會議、交流會議都停了”

諾華(Novartis) 是全球最大的醫藥公司之一,總部位於瑞士,其產品覆蓋全球約140個國家和地區,在華僱員有約八千人。

 

位於瑞士巴塞爾的諾華製藥公司(路透社)
位於瑞士巴塞爾的諾華製藥公司(路透社)

政府工作組進駐醫院 人心惶惶

曾任職多家外國醫藥公司管理層的徐紅說,在正常情況下,上海長征醫院無權要求供藥商解僱其僱員,但在運動式反腐背景下,各醫院已不再顧及自己是否有超越權限的行爲:“公司管理是公司的事情,和醫藥是兩個完全獨立的實體,沒有任何的上下級包括行政歸屬。最近搞這方面‘嚴打’很可怕”。

有知情人士披露,北京、上海、武漢、長沙等各地政府向醫院派遣工作組,調查各醫院採購部門、醫生等,要求主動交代是否在工作中收受賄賂。有網民發帖,許多醫院開始讓醫生主動退錢,爭取從寬處理。

各地醫院促各部門主動退還賄款

社交媒體推特賬號“老魚吹牛皮@Bill1st1”週三寫道,今天持續關注中國醫療反腐的事,現在已經基本確認,年初中紀委下令開始,遼寧首當其衝,限期讓醫生退還非法所得,目前遼寧各大醫院已經退了三輪,普通醫生20萬起,主任級的50萬起,退款總額以百億元計,北京的醫院也開始要求醫生限期退款了,超期之後再發現的將嚴懲。網民吳文行@wuwenhang寫道,據說是今年各地有指標,查3萬人,全國約2850個縣級單位,平均每個縣查11人。每個縣有一所中醫院和人民醫院,各自平攤5至6人,也就是說院長、書記、藥房主任、重點科室主任,惶惶不可終日。

醫藥界人士徐紅說,目前,各醫藥公司銷售員已停止和醫院接觸,今年的業績將大受影響。她對本臺說:“現在醫院比較緊張,包括一些醫療協會抓了不少人,風聲很緊。把所有事情全部停掉是最安全的,特別像我們這些外企。現在衛建委,公安局等好多部門聯合搞這件事,反腐啊。”

各地醫院迴避藥企 外國藥企在華經營困難

從事醫藥近二十年的徐紅說,世界各國凡涉及醫藥領域的跨國公司,大部分已在中國註冊了分公司,包括世界藥企排名前二十位。此次醫藥反腐運動讓這些外國公司在華的銷售業務近乎停頓。但她強調,與醫院勾結推銷藥物,支付佣金的八成是中國本土企業,而大部分外企都會遵守中國法律法規,也不會讓醫藥代表向醫院高層或醫生支付佣金。她說:“在華公司經歷了三年疫情,業務明顯萎縮,包括政府一次性採購,已經壓低了企業的利潤,現在又遇到反腐運動,許多外企現在很難支撐了。現在我們很慘啊。”

貴州時事評論人士王晶認爲,中國這類運動式反腐行爲由公檢法參與,就像當年鎮壓反革命分子那樣,不按法理做事,將對醫療行業產生極大的破壞力。他對本臺說:“他們反腐有啥意思,只是政府財政沒錢了,拿那些有利益衝突的開刀而已。這樣的反腐沒多大意義。”

本週一,有關“一臺設備3520萬元,醫院院長竟喫了1600萬回扣”的消息衝上熱搜,指的是中紀委曝光雲南省普洱市人民醫院原黨委副書記等人,採購一臺醫用直線加速器,受賄1600萬元。

 

記者:古亭    責編:許書婷 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