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建墙防疫触发抗议 学生不满师生分隔深夜拆墙

2022.05.16 11:0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北大建墙防疫触发抗议 学生不满师生分隔深夜拆墙 北大学生深夜集体抗议遭封锁。左图为学生抗议场面截图,右图为部分被拆的金属板墙。
网络图片

北京为尽快遏止疫情扩散,多管齐下。全市12个区,包括朝阳、海淀和丰台,5月16日展开新一轮为期三天的核酸检测。 为了响应当局号召,北京大学在校内加建围墙把师生分隔,触发学生强烈反弹,在校内聚集抗议。北大副校长亲自出面安抚。其后新建的隔离物被人推翻。

数百名北京大学学生5月15日晚上10点过后在校园内万柳宿舍区聚集,抗议校方没有征求意见和发出公告,连夜在那里建墙,分隔宿舍区和教职员工区,影响学生进校以及日常生活,副校长陈宝剑手持喇叭与学生对话,强调校方重视与学生沟通,要求学生“防疫为重”先返回宿舍。学生以嘘声回应,坚持要校方先把墙拆掉。

陈宝剑:”请大家有序回到自己的宿舍,如果今晚哪一个宿舍我没有走到,那是我的责任。如果今晚哪一个宿舍哪一个同学有意见都可以谈,都可以提。“、

学生:”你先把墙拆了。“

这个时候,现场传出隔离物倒塌的声音。学生欢呼鼓掌。

接近午夜时,校方清点当时没有在宿舍的学生,群众才逐渐散去。

北京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本月初曾公开表示,高校师生员工的进出必须从严管理,校内住宿的师生员工原则上不再出校。其后,北大在内的很多高校开始实行封闭式管理。 异议人士季风引述消息人士表示,北大学生最愤怒的是,为何只有学生要与社会隔绝,而在同一处居住的老师和职工却可以自由进出。

北大副校长陈宝剑手持喇叭与学生对话。(网络视频截图)
北大副校长陈宝剑手持喇叭与学生对话。(网络视频截图)

季风:“他们发给我的东西显示,老师跟学生以前就是挨着一起一个门进去的,都是一个圈子里面。现在就想把老师和学生分开。它(北大)无法把教师封了。教师(楼)里面还住了中层干部和校领导。它怎么能把自己封了?老师可以进出。学生就不能进出了。就把他们全部拦在公寓里面。于是学生就开始闹了。”

据了解,陈宝剑除了是北大的副校长和党委常委,从今年2月更兼任北大党委副书记,负责学生、共青团、安全保卫等工作。

季风:“ 他(北大校方)认为学生‘串’得太多以后会把疫情扩散,难道教师就不能扩散疫情了吗?北京已有很多年没有出现学潮了。如果这事处理不好引起学潮。校长和书记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尽量息事宁人。”

孙富贵本是山东烟台鲁东大学的研究生,因为反对校方的防疫政策,两个月前被开除学籍。他说,中国的高校普遍会把当局提倡的防疫措施“加码”。他以母校为例。

山东烟台鲁东大学在疫情下筑起栅栏,防止学生出门。(孙富贵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山东烟台鲁东大学在疫情下筑起栅栏,防止学生出门。(孙富贵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孙富贵:“国内的高校有一些小围墙,约1.5米左右高。不是很高的栅栏,反正不到两米。实际上你要是要翻是能翻进去的。出现疫情以后,鲁东大学把把所有围墙拉上铁丝网,而且那些铁丝是带勾的,带刺的。后来鲁东把许多铁栅栏加了一层铁皮,防止学生订外卖和家长送东西,防止学校校内和校外建立联系。”

他认为,北京大学学生以抗议表达对防疫措施的不满体现了北大的传统。

山东烟台鲁东大学在疫情下筑起栅栏,防止学生出门。(孙富贵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山东烟台鲁东大学在疫情下筑起栅栏,防止学生出门。(孙富贵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孙富贵:“名校相对来说有一种学术自由的氛围,与水平不高的普通高校学生相比下,(名校学生)眼界更开阔、更包容。这些防疫措施到底有没有科学依据,有没有侵犯个人权益,他们会据理力争。他们在这方面会比一般的高校学生有更强烈的公民意识和维权意识。这是肯定的。北大学生的血脉里有这种精神,有这种传统。中国的高校‘看北大、看清华’。”

互联网上有匿名的北大学生发文说,“万柳事件见证了死灰复燃的北大学生斗争传统。”也有学生表示,事后校方鼓励学生根据现场照片相互检举。

记者:高锋    责编:温晓平 嘉远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