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薩疫情封控再嚴 難阻真相傳播

2022.09.23 16:1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拉薩疫情封控再嚴 難阻真相傳播 拉薩市民被強制隔離現場
(微博/受訪人提供)

自上月初西藏自治區爆發新冠疫情以來,拉薩成爲重災區,當局以防疫之名採取封控措施的同時,對那些在社媒談論當前處境或不服從管控者實施拘留,但仍有藏人不懼安危陳述被遮蔽的真相。

西藏首府拉薩被封城已有40多天,越來越多的藏人透過社媒向外界求救,無休止的“強制隔離”繼續折磨人們的身心健康,不少藏人網民利用各自平臺抨擊當局的“清零政策”。

根據藏人透過社媒發佈的綜合訊息,拉薩的封控強度大,官員的辦事效率低,防控政策不到位,隔離場所物資短缺、條件簡陋、食物變質發黴,尤其檢測陰性的藏人被迫與新冠患者混居而感染,也有很多醫護人員和志願者出現陽性,從而導致疫情在整個拉薩城及周邊地區迅速蔓延。

本臺日前陸續採訪了拉薩本地的部分居民,均稱即使被抓,也有責任代表弱勢羣體向外界披露西藏的真實狀況,希望能得到關注。

藏人被拘留通報及拉薩方艙醫院現場 (視頻截圖/受訪人提供)
藏人被拘留通報及拉薩方艙醫院現場 (視頻截圖/受訪人提供)

一位居民說:“自87日新冠疫情從日喀則蔓延至拉薩城以來,當局首先採取了強制性的核酸檢測,大家在恐慌中排着長隊。隨着越來越多人出現陽性後,封城行動隨即以所謂的‘靜默管理’展開,要求每個人足不出戶。起初,政府官員讓新冠病毒感染者居家隔離,並在門上貼封條,此後對部分出現陽性的藏人,則以普通感冒對待,不予理睬,而導致拉薩每天都有新增的感染者。從8月底以來,隨着 ‘清零政策’的實施,居住在拉薩老城區的男女老少從白天到晚上被分批用巴士運往拉薩城周邊的各所學校、郊區香噶村、蔡公堂鄉次角林村、堆龍德慶區柳梧鄉和墨竹工卡縣甲瑪鄉等地,臨時安置的隔離點資源嚴重不足、衛生狀況堪憂。”

一位在拉薩經商的藏人用中文告訴本臺:“過去,因爲政策太嚴,我們都不敢說話,也不敢公開罵政府或者上街抗議,讓政府給我們更多的自由,這樣做的話我們會被抓走,然後消失得連家人都找不到。經過這次疫情,當我們那麼多老人和小孩子被折騰的不成樣子的時候,大家都不想再忍了,哪怕是被抓被殺。有文化的人開始不斷地用抖音、微博和微信投訴拉薩政府官員的不當行爲,不少人公開呼籲中央介入調查,有的甚至說,一旦解封就會赴京上訪,向中央控告地方官員的惡行。”

藏人在拉薩被強制隔離、接受核酸檢測及住房被封現場 (微博/受訪人提供)
藏人在拉薩被強制隔離、接受核酸檢測及住房被封現場 (微博/受訪人提供)

消息人士表示,現在拉薩猶如人間地獄,藏人在各隔離點集體感染後等死:“內地任何一個城市因疫情被封城都會上熱搜的,而我們西藏人的生死沒人管、封城後的處境沒人問。新聞上播的都是好消息,說什麼‘防控成功、有希望很快解封’等等,其實都是騙人的,我們都在等待中感到絕望。最可怕的是,我們都快餓死了,他們連糌粑都不給我們喫。4000多個人被關在一個方艙醫院,綠碼和紅碼人員的牀位都是挨着的,沒病的都被傳染了,特別是方艙廚房裏變餿的飯菜給我們喫,政府就是讓我們集體等死。”

一名拉薩藏人向本臺介紹拉薩疫情的同時,也透露了兩名拉薩公務員因參與今年的傳統佛教節日而被當局拘捕的消息:“很難想象,西藏這片淨土聖地卻遭遇新冠災情遍地的厄運,包括方艙醫院在內的隔離點就像豬圈一樣,讓藏民飽受生存困頓之苦,家人之間被迫分離,我們的求救信號被無視,外界也很難了解詳情。平時因爲政治原因,我們一直是被禁聲,即使發生小規模的示威活動,也會立馬被‘清理’,只能成爲茶館裏的密談,而無法把消息及時地傳給境外。譬如今年6月中旬 ‘薩嘎達瓦節’期間,兩名拉薩公務員在轉經朝佛後被抓了,聽說是被便衣警察發現的,之後他們的家屬也不得詢問情況。”

該名消息人士表示,這次在疫情期間,一些敢於在抖音和微信傾訴被隔離後所遭受非人對待的藏人,被當局以傳播虛假疫情信息爲由拘留,另有很多人受到了行政處罰:“拉薩市常務副市長佔堆在上週的新聞發佈會上針對疫情封控管理的疏忽和漏洞起身向市民鞠躬道歉,但仍未履行承諾。相反,官方對社媒上的言論加強了限制,最近仍有藏人因在網上公開抨擊拉薩當局而被抓走,其中數人在被拘留89天后獲釋,部分仍被拘押,還有近千名藏人因不服從管制而受到行政處罰。”

上面提到的拉薩官員被抓以及反抗防疫政策的民衆被罰,本臺無法獨立證實這些消息。

記者:丹珍    責編: 梒青     網編: 何足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