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母慘死申冤的山東訪民李寧赴日留學 她近況如何?

2022.05.20 16:1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爲母慘死申冤的山東訪民李寧赴日留學  她近況如何? 山東省龍口市訪民李寧爲母親李淑蓮伸冤。
(資料照片/李寧獨家提供)

因母親上訪期間非正常死亡,而自己爲此上訪多年的35歲山東訪民李寧,近期自曝已經前往日本留學。幾年前,她爲母親申冤的遭遇一度引發中國各界關注。正是由於她的不懈努力,七名曾經非法拘禁她母親的涉案人員最終在2018年被定罪,但李寧認爲他們被輕判了,至今仍在向當局討一個更公平的說法。本臺記者家傲週五專訪了李寧,瞭解她的近況。

記者:很多人比較好奇的就是您近期來日本的事情。您能否跟我們簡單介紹一下這件事的背景呢?

李寧:2019年,我媽媽的案件二審還在庭審的時候,我有個偶然的機會來日本旅遊過一次,那是我第一次走出國門。當時來日本之後,感覺自己一下子就放鬆了不少,好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在爲我媽媽申冤的這十幾年間,我每時每刻都是被恐懼包圍住的,也沒有自由的。我曾經裸跪過、被抓過、被打過,再加上我當時太絕望了,身體也出現了很大的問題。我在這樣的情況下來到日本,在這裏感受到了不一樣的生活,就在回國後試着申請(日本的)語言學校,在兩年前就應該來日本了,但出於新冠疫情,拖到現在才走出來。

記者:您此前發推說,目前生活中最大的困難是走路,在日本安頓下來後就要治療身體。請您簡單回顧下您的傷情和受傷原因,好嗎?

李寧:去年11月,我去北京看了病,還做了個手術,診斷結果是腳跟的問題。在我打官司的十幾年來,我到哪兒基本上都是跑着去的,從來不會顧慮自己的腳會怎樣,那時候我的腳也是沒有問題的。現在我的腳傷已經完全影響了我的正常生活,走到地鐵站已經成爲了我近幾年最大的困難。

這可能是跟我這麼多年一直奔波在北京、山東兩地,每次都拿着很厚的卷宗(有關)。無論是嚴寒還是酷暑,無論是颳風還是下雨,我每天都會堅持去控告。我就在想,自己從22歲走到35歲,可能就是這樣一天一天積攢出來的(毛病)。

李寧在濟南市山東省委辦公廳門外站立,抗議當局阻撓代表律師閱卷。 (李寧獨家提供)
李寧在濟南市山東省委辦公廳門外站立,抗議當局阻撓代表律師閱卷。 (李寧獨家提供)

記者:2018年底,山東省蓬萊市法院就您的母親李淑蓮非正常死亡一案宣判,仍然認定她是自殺的,而您顯然認爲這些當年非法拘禁您母親的公職人員被輕判了。當時檢方以公訴受害人死亡後,親屬沒有權利提出抗訴爲由,拒絕了您的抗訴申請。那麼在本案宣判後的幾年來,您又做了哪些事情呢?

李寧:刑事案件結束後,我們還可以申請國家賠償,但我媽媽是被活活打死的,並沒有自殺。在我媽媽到底是怎麼死的都還沒有認定的情況下,我就要去申請國家賠償,我起初是非常抗拒的。在很多朋友和律師的勸說下,我是在國家賠償訴訟時效的最後一天纔去提起了一宗行政賠償訴訟。我要求致我母親死亡的龍口市東萊街道(等部門)要在《人民日報》、《齊魯晚報》等媒體上向我們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

除了走這些司法程序之外,我還向中央巡視組、各級監委和檢察院、最高法等機構舉報了很多打死我媽媽或參與這起案件(的官員)涉嫌的違法犯罪行爲,但仍然沒有收到任何音信。

記者:2018年蓬萊市法院開庭前,端傳媒曾深度報道過您在母親被迫害致死後八年間的上訪之路。回過頭來看,您覺得這段經歷會如何影響您今後的人生呢?

李寧:在打官司的十多年間,我確實經歷了太多苦難,這讓我重新認識到了這個社會的模樣,還重新樹立了我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在這期間,我受到了非常大的傷害,但同時我也得到了很多幫助。

發生在我媽媽身上的這種事情,這不是第一例,不會是最後一例,也不是最慘的一例。從表面上看,這個案件已經宣判了,判了幾名官員和保安,但在背後指使他們的人還在逍遙法外。

記者:您和您的母親都走過多年的上訪路。有人可能會覺得她的結局相當悲慘,而您的故事好像有些許光明。事到如今,您對中國的信訪制度還有多大的信心?

李寧在與保安交涉。(李寧提供)
李寧在與保安交涉。(李寧提供)

李寧:中國的信訪制度其實就是牆上畫的一扇假門,怎麼開都敲不開。我媽媽上訪八年,我(爲她)上訪到今天已有十幾年了。我媽媽當年在她的控告信裏面提到,她認爲自己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上能找到公平正義,最後連命都沒了。

當時我認爲,我跟我媽媽可能會有同樣的結局,但好在有自媒體等多種發聲的渠道,我之前也沒想到在發聲後會得到這麼多人的關注。在這個過程中,我希望把自己的故事和經歷記錄下來,也希望能推動本案進入司法程序。

當我看到我媽媽爲了所謂“公平正義”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我們還能(祈求)什麼?難道我要給自己製造一個我媽媽沒命了,而我卻擁有這些權利的假象嗎?這是不可能的。

記者:在上海因新冠疫情“封城”的近幾個月裏,網上到處都在討論中國人如何到海外定居的“潤學”。作爲剛離開中國的一員,您是怎麼看待這門學問的?

李寧:我認爲那些目前在申請留學或希望通過其他方式出國的人,應該儘早做準備,然後去執行,但最難的一步就是下定決心。我都可以這樣走出國門,然後去留學,只要其他有類似想法的人下定決心並去執行,我相信他們一定會成功。

記者:感謝您接受我的採訪。

記者:家傲 責編:梒青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