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母惨死申冤的山东访民李宁赴日留学 她近况如何?

2022.05.20 16:1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为母惨死申冤的山东访民李宁赴日留学  她近况如何? 山东省龙口市访民李宁为母亲李淑莲伸冤。
(资料照片/李宁独家提供)

因母亲上访期间非正常死亡,而自己为此上访多年的35岁山东访民李宁,近期自曝已经前往日本留学。几年前,她为母亲申冤的遭遇一度引发中国各界关注。正是由于她的不懈努力,七名曾经非法拘禁她母亲的涉案人员最终在2018年被定罪,但李宁认为他们被轻判了,至今仍在向当局讨一个更公平的说法。本台记者家傲周五专访了李宁,了解她的近况。

记者:很多人比较好奇的就是您近期来日本的事情。您能否跟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件事的背景呢?

李宁:2019年,我妈妈的案件二审还在庭审的时候,我有个偶然的机会来日本旅游过一次,那是我第一次走出国门。当时来日本之后,感觉自己一下子就放松了不少,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在为我妈妈申冤的这十几年间,我每时每刻都是被恐惧包围住的,也没有自由的。我曾经裸跪过、被抓过、被打过,再加上我当时太绝望了,身体也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我在这样的情况下来到日本,在这里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生活,就在回国后试着申请(日本的)语言学校,在两年前就应该来日本了,但出于新冠疫情,拖到现在才走出来。

记者:您此前发推说,目前生活中最大的困难是走路,在日本安顿下来后就要治疗身体。请您简单回顾下您的伤情和受伤原因,好吗?

李宁:去年11月,我去北京看了病,还做了个手术,诊断结果是脚跟的问题。在我打官司的十几年来,我到哪儿基本上都是跑着去的,从来不会顾虑自己的脚会怎样,那时候我的脚也是没有问题的。现在我的脚伤已经完全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走到地铁站已经成为了我近几年最大的困难。

这可能是跟我这么多年一直奔波在北京、山东两地,每次都拿着很厚的卷宗(有关)。无论是严寒还是酷暑,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我每天都会坚持去控告。我就在想,自己从22岁走到35岁,可能就是这样一天一天积攒出来的(毛病)。

李宁在济南市山东省委办公厅门外站立,抗议当局阻挠代表律师阅卷。 (李宁独家提供)
李宁在济南市山东省委办公厅门外站立,抗议当局阻挠代表律师阅卷。 (李宁独家提供)

记者:2018年底,山东省蓬莱市法院就您的母亲李淑莲非正常死亡一案宣判,仍然认定她是自杀的,而您显然认为这些当年非法拘禁您母亲的公职人员被轻判了。当时检方以公诉受害人死亡后,亲属没有权利提出抗诉为由,拒绝了您的抗诉申请。那么在本案宣判后的几年来,您又做了哪些事情呢?

李宁:刑事案件结束后,我们还可以申请国家赔偿,但我妈妈是被活活打死的,并没有自杀。在我妈妈到底是怎么死的都还没有认定的情况下,我就要去申请国家赔偿,我起初是非常抗拒的。在很多朋友和律师的劝说下,我是在国家赔偿诉讼时效的最后一天才去提起了一宗行政赔偿诉讼。我要求致我母亲死亡的龙口市东莱街道(等部门)要在《人民日报》、《齐鲁晚报》等媒体上向我们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除了走这些司法程序之外,我还向中央巡视组、各级监委和检察院、最高法等机构举报了很多打死我妈妈或参与这起案件(的官员)涉嫌的违法犯罪行为,但仍然没有收到任何音信。

记者:2018年蓬莱市法院开庭前,端传媒曾深度报道过您在母亲被迫害致死后八年间的上访之路。回过头来看,您觉得这段经历会如何影响您今后的人生呢?

李宁:在打官司的十多年间,我确实经历了太多苦难,这让我重新认识到了这个社会的模样,还重新树立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在这期间,我受到了非常大的伤害,但同时我也得到了很多帮助。

发生在我妈妈身上的这种事情,这不是第一例,不会是最后一例,也不是最惨的一例。从表面上看,这个案件已经宣判了,判了几名官员和保安,但在背后指使他们的人还在逍遥法外。

记者:您和您的母亲都走过多年的上访路。有人可能会觉得她的结局相当悲惨,而您的故事好像有些许光明。事到如今,您对中国的信访制度还有多大的信心?

李宁在与保安交涉。(李宁提供)
李宁在与保安交涉。(李宁提供)

李宁:中国的信访制度其实就是墙上画的一扇假门,怎么开都敲不开。我妈妈上访八年,我(为她)上访到今天已有十几年了。我妈妈当年在她的控告信里面提到,她认为自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能找到公平正义,最后连命都没了。

当时我认为,我跟我妈妈可能会有同样的结局,但好在有自媒体等多种发声的渠道,我之前也没想到在发声后会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在这个过程中,我希望把自己的故事和经历记录下来,也希望能推动本案进入司法程序。

当我看到我妈妈为了所谓“公平正义”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们还能(祈求)什么?难道我要给自己制造一个我妈妈没命了,而我却拥有这些权利的假象吗?这是不可能的。

记者:在上海因新冠疫情“封城”的近几个月里,网上到处都在讨论中国人如何到海外定居的“润学”。作为刚离开中国的一员,您是怎么看待这门学问的?

李宁:我认为那些目前在申请留学或希望通过其他方式出国的人,应该尽早做准备,然后去执行,但最难的一步就是下定决心。我都可以这样走出国门,然后去留学,只要其他有类似想法的人下定决心并去执行,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成功。

记者: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记者:家傲 责编:梒青 网编:郭度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