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余杰:穿野战军服的习近平宛如希特勒的翻版(简体版)

2022.12.0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 | 余杰:穿野战军服的习近平宛如希特勒的翻版(简体版)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2022年11月8日身着军装视察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
Xinhua via AP

台海战争会是习近平设定的“局部战争”吗?

中国中央电视台报导,十一月八日下午,习近平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军委联指总指挥的身分,视察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习近平在讲话中指出,这次视察是要亮明新一届军委“全面加强练兵备战的决心态度”。全军要“全部精力向打仗聚焦”,努力建设“绝对忠诚、善谋打仗、指挥高效、敢打必胜”的战略指挥机构,“为全面加强练兵备战、有效履行新时代我军使命任务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习近平身穿一身野战军迷彩服,脚蹬高帮军靴,与同样身穿迷彩服的所有军委委员一起露面,杀气腾腾、耀武扬威。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身穿野战军迷彩服,但他确实是第一个身穿这种服装的中共最高领导人。此前,经历多年戎马生涯的毛泽东和邓小平在若干重要场合刻意穿军装出现在公众面前,以显示他们对军队和整个大局的绝对掌控。比如,毛泽东在文革伊始之际,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百万红卫兵时,就是一身戎装;邓小平在一九七七年建军五十年大会上身穿军装,表明他已经从华国锋手中夺取了最高权力。而江泽民和胡锦涛这两名与军队没有太深渊源的党魁,穿军装的时候少得多,多半是在一些礼仪场合穿军便装。

习近平与军方的关系并不深厚,他只是短暂当过国防部长耿飚的秘书,而耿飚很快就被邓小平撤换掉了。但是,习近平掌权之后,迅速完成对旧军委的清洗,清洗的规模之大,超过此前任何时代,胡锦涛时代的军委委员十有八九都在秦城监狱中。同时,习近平身穿不同制式的军装视察各地驻军的照片也频频出现在官媒上,习近平对军装真还情有独钟。战争贩子普京都没有穿过军装,习近平对军装的喜好只能说明他极端缺乏自信。

耐人寻味的是,二十大报告中关于打仗的论述,比起十九大来有细微却重要的变化。二十大报告中说:“全面加强练兵备战……加强军事力量常态化多样化运用,塑造安全态势,遏控危机冲突,打赢局部战争。”而十九大报告中称,“提高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全域作战能力,有效塑造态势、管控危机、遏制战争、打赢战争”。“战争”与“局部战争”的差异,说明习近平已经意识到中国的国家实力和中国军队的实际战力,不足以支撑一场全面战争,尤其是针对美国及其盟友的战争;但习近平却认为,他有能力对台湾动武,以武力“统一”台湾,如此他的历史地位将高于邓小平,更高于江泽民和胡锦涛,成为与毛泽东并肩的“大帝”。

但是,台海战争一旦开打,能像习近平所预想的那样,仅仅局限与一场局部战争吗?美国绝对不可能坐视中国武力侵略台湾,近年来,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由战略模糊走向战略清晰。因为台湾一旦沦陷,也就意味着美国在西太平洋遭遇二战初期被日军击败之后的最大溃败,以及“美利坚秩序”在全球范围内的崩溃,这个代价是美国不能承受的。而美国的盟友日本、澳大利亚及欧洲等,也都纷纷表态跟美国同仇敌忾。那时,习近平的下场,恐怕就只能跟同样爱穿军装的希特勒一样,在地堡中自杀身亡并焚尸灭迹。

习近平学希特勒,画虎不成反类犬

习近平身穿迷彩服,臃肿土气,不伦不类,毫无美感,他身边的一众高级将领如出一辙。既然习近平反西方、反现代化,号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那么他为什么不穿上中国古代的铠甲,那样更显“雄姿英发,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习近平效彷希特勒,却连皮毛都没有学到。习近平没有从军经验,在军方的服务只是蜻蜓点水;而希特勒是在一战战场真枪实弹厮杀并获得勛章的小兵,对军队的运作了如指掌。习近平的审美情趣停留在延安梁家河,与其说是审美,不如说是审丑,他只知道撸起袖子干,扛起两百斤不换肩。而希特勒毕竟是一个浸染过维也纳文化的业余画家,他在艺术上颇有天分,会参与设计高大恢宏的建筑,更懂得欣赏瓦格纳和贝多芬的音乐,知道艺术可以为政治和军事所用,希特勒说:“军服一定要帅,这样年轻人就会义无反顾的投军效劳。”

希特勒对军事的热爱,是效仿腓特烈一世。腓特烈一世是欧洲第一个穿军装的君主,他开创了普鲁士强国之路。他极端的重视军备建设,本人从不奢靡,将国家开支的绝大部分都用于打造军队,死后留下八万大军,是当时欧洲大陆战力最强的陆军。他在临死之前还挣扎着喊出:“我要穿着军服死去。”希特勒爱穿军装既有天性使然,也包括对前辈的敬仰和崇拜。战争爆发后,希特勒基本不再履行政府总理的义务,民事议题全部交给手下负责,他俨然只是军队统帅,只关心战局进展,每天与一群将军一起指挥作战,甚至亲自调动前线的一个军或一个师。他几乎没有任何的娱乐活动,有一次,希特勒的情妇爱娃看到希特勒太过劳累,就邀请他去看一场电影,但希特勒立即拒绝,他说,我现在必须节省眼力,我要用我的眼睛来看地图与公文。在六年的战争中,希特勒永远都是一身军装,他对身边的人说:“只要我们还在打仗,我就永远不会脱下军装。”

希特勒不仅自己喜欢穿军服,而且还亲自参与军服的设计。希特勒说,“政治在艺术中表达自己,艺术反过来促进、加强国家政权”,他自我标榜为古罗马精英的直接后裔,“继承古罗马重视军容的传统”,极其注重军队的仪容打扮。比如,他专门挑选了雨果·波士(Hugo Boss)这家公司来制作军服,该公司精益求精、一丝不苟,安排裁缝对每个军人的身高体型进行测量登记,为之量身定做的衣服,这样每个人穿在身上都非常合体。战后,这家公司发展成一个顶级时装品牌。又比如,当希姆莱的私人艺术顾问、党卫队一级突击大队长卡尔·迪比奇教授设计了党卫军让人毛骨悚然的黑色制服之后,希特勒特别提出修改意见,使之尽善尽美。与普通的军装相比,党卫军的黑色制服更有一种冷酷肃杀的风格。研究纳粹历史的学者指出:“二战初期的德军军服无论从设计上还是在制作的质量上都属于上乘,式样繁多。伞兵的服装其精良周到的程度即使拿到现在也会令人赞叹不已,长至过膝的伞兵短裤直到现在还很流行。各种迷彩服也已经出现在德军的军旅之中。当时德军的作战地域广阔,从北非的沙漠一直到挪威的森林,都分布着德军的作战部队,因此所需要的军装种类之多是不难想象的。”

然而,美轮美奂的军装并未挽救纳粹帝国覆亡的命运。习近平一点也没有从希特勒和纳粹的下场中汲取教训——远的不说,还有正在发生的案例:在侵略乌克兰战争中灰头土脸的普京,似乎也没有成为习近平的前车之鉴。习近平大概认为自己比普京更财大气粗,老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如今已经置换,小弟没有干成的事,大哥没有理由做不成功。《华尔街日报》在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习近平将中国的军费提高到两千亿美元,约是台湾同年度国防预算的十七倍。他同时致力于军队现代化与打造强大的核武库,例如研制可携核弹头的超音速飞弹、核动力航空母舰,为与美国等大国发生冲突做好准备。这场由身穿军装的习近平指挥的“终局之战”,他将迎来怎样的终局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