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二十五)

2021-11-24
Share
评论 | 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二十五) 新疆的一个再教育营。
AFP

我和一个体育教师喝了一次酒。他人到中年,穿一身牛仔服,脸上有疤痕,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知情达礼;碰杯时,体谅地表示我可以不喝白酒,不想喝就不要勉强。不过喝酒聊天中,听他讲的经历,似乎他又是个别人眼中的“爱惹麻烦者”。比如,学校分配他下乡两年去“支持农村教育”,出发之前,他拿出好几年积累下来没给他报销的八千元单据,表示报了销才能走。那时乡下来接老师的车已在外面等,校长没办法,只好在报销单上签字。学校会计说眼下没那么多钱,等他下次回来再给钱,他坚决拒绝,不拿到钱就不走。学校只好想办法给他凑起了钱。不过他不是不讲理,有他的理由。学校管报销的都是汉人,平时去报销,动辄说需要研究,总是拖延时间,然后不是这个不给报就是那个不给报,为这事经常得吵架。

体育老师说,他们校长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长得漂亮,是高层哪个领导的“马子”,给她安排了这个位置。学校三分之二的老师是民族人,都是本科、研究生出身,为什么不能当校长?整个学校没有一个汉族学生,为什么要有几十个汉人在学校里当官?

体育老师的身材不算魁梧,但气质剽悍。在生活中遇到和汉人的冲突,他的解决方法就是诉诸暴力。二零零四年,一个和汉人乡书记有关系的汉人占了他表弟的土地,村长和村书记怕得罪乡书记,不敢按真实情况在法庭作证。输了官司的表弟没别的办法,只会哭,找他这个城里的表哥帮忙。他出面再去打官司。那个占地的汉人先是在法庭上骂他,他就做出一副暴徒形象,发誓要杀死那汉人。结果汉人被他的气势压倒,答应把土地还给表弟。他说还不够,他帮表弟打官司耽误的时间必须给工钱,一个课时五十元钱,一天算下来四百,要赔一万多。最后汉人给了四千五百元。他全给了表弟。表弟分出二千元给他,他不要,让表弟拿那些钱刻块界碑立在地界上,还要拍下照片,防止汉人移动界碑。

这位体育老师讲他的另一场打架,是他亲戚的三岁娃娃在商场里玩时,被三个汉人强说娃娃偷了他们的东西。他去了,一个人跟三个汉人打,商场里一大群汉族保安治服了他,他脸上伤疤就是在和保安打斗时受的伤。保安把他的一只手在背后、另一只手在脖后铐在了一起。他知道保安没这个权力。等把他押到派出所后,警察让保安把手铐去掉。他就是不让取,虽然疼得要命也要一直带下去。警察批评了那些保安,保安哭着向他道歉。他说道歉不行,赔一万元,还要登报道歉。后来商场方面赔偿了五千元给他,同时保证登报道歉。直到商场经理把钱放进他口袋,他才同意摘手铐。

体育老师这些打架都不是为自己,他说之所以要打架,不是他不会讲道理,他汉话不错,也善言谈,只是事实让他看到了再讲道理也没有人理睬,因此讲理是没有用的,莫不如干脆不讲理,就让自己显得像个暴徒,人们反而怕,对他的态度反而好,问题也才能得到解决。听他讲的,我都能理解,这些出自普通人的日常遭遇和纠葛不免让我想到,当今世界的“恐怖主义”,是不是一定程度也出于类似的认识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