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RFA博客:當岡仁波齊再次出現在眼前……(二)

2022.01.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唯色RFA博客:當岡仁波齊再次出現在眼前……(二) 在卓瑪拉山口遇見朝聖婦人,她的身後是碧湖。
唯色提供


2、給轉山三日的命名 

三日轉聖山,兩夜宿小寺。在傳說野犛牛隱沒於磐石中的哲熱普寺,因下小雨,天色陰晴不定,聖山岡仁波齊幾乎隱身於兩座金字塔似的山中。首先去護法殿找到僧侶請求唸經修法,包括替遠方的朋友奉上供養,抬頭看見懸掛的鷹鷲、羚羊首、麋鹿首和白犛牛的大腦殼,栩栩如生,如有神力。當然這些首級或動物屍體並非被屠戮,藏人信奉佛教,不殺生早已是類似本能的信條,將其供奉於護法神殿,實際上是爲死亡動物的輪迴祈禱。

回到寺院的客棧小屋,透過木格子窗戶,恰好看得見兩座金字塔形狀的山峯之間像奇異花蕊的聖山,大面積積雪的山壁中間露出青色岩層。仔細看,似乎可見非常特別的圖案:一頭毛髮漫卷的黑犛牛在頑強地奔跑,一位驕傲的騎手正後仰抬首。不過我沒有做到之前在文章中所寫的,要“通宵不眠,凝視與默禱,仔細銘記聖山在星月之夜的絕世之美”,這是因爲夜晚的聖山其實被黑暗遮住了,什麼也看不見,而且夜越深也越寒冷,我很快就在窄窄的木牀上裹着睡袋睡着了。

總之,這是一次多麼難得的上來透口氣的機會,就與一同轉山的朋友如此命名了這三日:

第一天,扎西,既是吉祥之意,也是善良背夫的名字,而且,無論是與順時針方向轉山的佛教徒相遇,還是與逆時針方向轉山的苯教徒相遇,彼此愉快地喊出的都是“扎西德勒”,祝福吉祥如意。

第二天,唯色,既是光芒之意,也是我的名字,而且,除了聖山最迷人,我最喜歡的是過了最高的卓瑪啦山口,看見的碧湖和階梯狀的衆雪山——碧湖託吉措有各種傳說,其中一個故事是說曾有一個因口渴俯身飲湖水卻痛失懷中幼嬰的婦人,遵循喇嘛開示繞外轉道十三圈後,從痛不欲生的苦中得到解脫,並由此進入內轉道;階梯狀的衆雪山則被喻爲佛菩薩的明鏡,反射出澄澈內心的明光

第三天,逛逛,既是友人網名,也是很輕鬆愜意的一天,才走了十二公里。依然不時遇見磕長頭的信衆,每個人都一絲不苟,走三步便合掌伏地,並用戴着手套或套着木板甚至套着拖鞋的雙手,在塵土飛揚的道路上劃下橢圓形的痕跡,如同印刻某種標記。其間落雨,雖不算大,也足以打溼全身,而我的雨衣過於短小。跟幾位大步流星的拉薩人打招呼,與其中一位青年邊走邊聊,漸漸敞開心扉卻也聲音放低,當說到年邁的尊者達賴喇嘛爲這個民族日夜操勞,族人們享有恩惠卻未能分擔,哽咽含淚的不只是我。告別時,有着典型的衛藏氣質的年輕人,堅持從揹包裏取出兩件嶄新的寬大雨衣相贈。

從寺院的客棧窗戶看聖山(唯色提供)
從寺院的客棧窗戶看聖山(唯色提供)

當我們回到塔欽鎮,在意味着朝聖終點的一座水泥橋頭,四位磕着長頭陸續抵達的三女一男正以這樣的方式表示慶賀:向四方諸佛菩薩再次匍匐頂禮,相互之間敬獻潔白哈達,並給路人分享剛買來的飲料點心。我們也得到了哈達和此刻別具風味的可口可樂,並同他們合了影。他們來自附近仲巴縣牧區,額頭上沾滿厚厚的塵土,眼睛明亮,笑容真誠,明天還會步行轉山一圈,纔是最終圓滿。

我不禁熱淚盈眶,回憶起這段話:“然而大地上的生活多麼辛苦,生存環境是如此嚴酷,我的族人們多麼孤寂而堅強,我終於理解了佛教的偉大和親切。在這裏,對佛教的信仰是多麼地必要。諸佛與菩薩實際上就是我們生命中至親的親人和朋友。世俗中掌握權力的那些政客並不能給予衆生真正的幸福和快樂。請允許吧,允許我們擁有我們的親人和朋友:諸佛與菩薩及真正的信奉者。”這是我在1998年的夏天,去往擁有諸多聖地的上阿里三圍時寫的日記片斷。

當然,我還應該提及小鎮上的那家青稞酒館,來自日喀則的中年婦人不肯收錢,一定要我依習俗飲下三口一杯。她圓潤的面容綻開親切的微笑,她親手做的青稞酒甘甜、醇香,讓剛剛轉山歸來的我倍感溫暖。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