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滕彪:奧運洗白與運動員的自由(上)

2022.01.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滕彪:奧運洗白與運動員的自由(上) 2022年北京冬奧標誌與中國國旗
路透社圖片

如果運動員在北京冬奧會期間就人權等敏感問題發表看法會有什麼後果?針對這個問題,北京奧組委對外聯絡部副部長楊舒回答說:“任何符合奧運精神的言論,我相信都會受到保護。而任何行爲或言論違背奧運精神,特別是違反中國法律規定,也會受到一定的懲處。”他還補充說,取消運動員的註冊有可能是違規者受到的一種處罰,將有"專門部門 "調查運動員在奧運會上的言論。

這是對運動員的赤裸裸的威脅了。

2015年起,國際人權組織就一直抗議國際奧委會把奧運主辦權再次交給人權狀況不斷惡化的中共政權。 在中國異議人士被大規模抓捕、西藏人自焚、自由香港被摧毀、新疆維吾爾種族滅絕正在發生的背景下,讓北京主辦奧運會,是對奧運精神和普世價值的嚴重褻瀆。過去一年裏,國際社會發起了一波又一波抵制北京奧運的倡議活動,美國、立陶宛、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日本、丹麥、荷蘭等國家都宣佈對北京冬奧進行外交抵制。

中國在申辦2008年奧運的時候,鄭重做出改善人權法治的承諾;但事實證明,那完全是對國際社會的公然欺騙,北京奧運期間和之前之後,中國人權狀況明顯惡化。遭遇侵權而長年上訪的楊春林因爲發起“要人權不要奧運”的聯名呼籲,被重判六年並遭受嚴重酷刑。因奧運場館建設,葉國柱的房屋被強行拆毀,之後因爲上訪維權行爲被判刑並在獄中遭受酷刑。兩位年近八十的老年婦女因爲申請遊行而被勞教。在奧運期間,對上訪人士、人權工作者、異議人士的威脅和控制驟然升級;對民間基督徒、法輪功和其他宗教的迫害變本加厲;對西藏的鎮壓升級,2009年至今有150多名藏人自焚抗議,這是人類史上從未見過的慘劇;嚴密的安保措施給市民帶來諸多不便,祕密警察迅速增加,網格化維穩體系得以建議,奧運成了中共打造“高科技極權主義” 的契機;臨近奧運的20087月底,中國媒體就得到了三鹿牛奶可能導致嬰兒腎結石的線索,但爲了不影響奧運,中宣部發令禁止報道任何與食品安全有關的負面新聞。三聚氰胺奶粉的醜聞被強行壓下,致使數十萬兒童繼續食用毒奶粉。中共的奧運本來時爲了粉飾太平,不可能考慮什麼民衆的自由和福祉。

2008年至今,中國對人權的踐踏變本加厲。習近平上臺後倒行逆施,屢屢使國際社會感到驚愕和憤怒。但習近平當局打壓異議人士、全面監控社會、鎮壓少數民族、煽動國家主義和民族主義的很多做法,都可以從2008年前後找到線索。

運動員的自由和安全不能保障,也是一個抵制北京奧運會的理由。 中國奧委會官員的講話也驗證了這一點。據多倫多大學網絡安全監察部門“公民實驗室”的報告,應用程序“冬奧通”(MY2022)關於傳輸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出行信息及其他個人數據的部分,沒有對數據進行加密,政府可以輕而易舉進行監控,而且該應用程序的代碼中還包括一個含有2422個政治關鍵詞的清單,包括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的詞彙、常見的批評中國共產黨的言論、以及習近平的名字,還有藏語的達賴喇嘛、維吾爾語的古蘭經等。參加奧運的運動員和工作人員的隱私可能處在巨大的危險之中。

加拿大人更有理由擔心他們去北京參賽的運動員的人身安全。爲了報復加拿大逮捕孟晚舟, 中共在境內迅速綁架了兩名加拿大人作爲人質,他們被關押了接近三年、 在孟晚舟登上回國的飛機之後,纔得到釋放。沒有人知道,中國政府會不會在奧運期間因爲政治原因把外國運動員控制起來當做人質。

中國政府熱切地舉辦奧運會和其他國際賽事,不是因爲他們對體育的熱愛,而是因爲他們要把體育賽場變成撈取政治合法性的舞臺,變成掩飾和洗白專制暴行的工具。國際特赦組織專門發佈報告警告說,中國會利用冬奧會來轉移對維吾爾種族滅絕和香港人權問題的注意力,研究員阿爾坎-阿卡德說,"不能讓北京冬奧會成爲中國當局的一次單純的體育洗白(Sportswashing)機會,國際社會也不能成爲宣傳活動的同謀。”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