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艰难而又硕果累累的2021年

2021.12.3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艰难而又硕果累累的2021年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伊利夏提
伊利夏提提供

2021年步履蹒跚,带着维吾尔人的血泪控诉,即将走进历史;2022年,带着维吾尔人对未来近乎绝望之微弱希望,也早已悄然临门。

每年的新年将至,人们都喜欢聚集在一起,带着甜蜜、温馨回忆即将逝去的一年,以欢歌笑语憧憬美好、实现梦想的新年。

自我懂事上学年代开始,我也曾习惯了年底辞旧迎新聚会,无论是中小学,还是大学,我都曾是聚会主角之一,很多时候还曾是新年聚会的策划者、主持人。

即便到了美国,也同样,因自己积极参与为维吾尔人人权之鼓与呼,也一直是维吾尔社区新年活动主角之一,也曾策划、主持了很多新年聚会,分享新年的欢歌笑语。

自从2016年起,对维吾尔人而言,新年似乎成了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奢侈品,只能在橱窗外带着人生的甜酸苦辣默默观赏,而无法进店购买享受。时空转换,一切都变了,剩下的只有艰难的,一个、一个充满灰暗而悲伤回忆的日子。没有新年,也没有笑语欢歌的聚会,更没有对新年的美好展望。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作为文明人类的一员,还在民族生死存亡中挣扎的维吾尔人,彻底放弃了新年聚会;新年,朋友、同道们也还在相互致辞、相互鼓励;一些人还在聚集一堂,继续强颜欢笑,但已经没有了往日发自内心的笑脸。

聚会中强颜欢笑的每一个维吾尔人,难掩他们为寻找父母或儿女的心灵哭泣;聚会中唱出来的维吾尔歌曲,没有了往日的欢快,像是在倾诉对失去家园的怀念;聚会中的舞蹈,更像是在释放对民族悲剧的绝望和愤怒。每一首歌、每一舞蹈,又时刻提醒着我们那些被失踪、被判刑歌词作者、作曲家、表演艺术家的悲剧故事。

但无论如何,作为依靠信仰,经历并战胜了无数民族灾难的维吾尔人,哪怕是洪水滔天、末日来临,也还要辞旧迎新,对造物主赐予的365天做个交代;即便是只有微弱的光亮、渺茫的希望,还是要抱着信心,做美好未来之梦想。

维吾尔人能坚持到今天,挺过中国殖民政权无数次的迫害、镇压和民族屠杀,不就是因为我们坚信寒冬之后,一定有芳草萋萋的春天到来,明天的太阳,一定比今天更耀眼!不就是我们坚信人类的未来,一定比今天更文明进步!

我们以坚定信念,以对美好未来的持之以恒的追求,既成为过去历史的一部分,也在创造未来历史;要创造历史,就要有信念,要有毅力和理想,要能做梦!

2021年,对维吾尔人而言,始于119日,结束于1223日,只有极其艰难而又硕果累累的几个月。在这几个月中,我们创造了历史!

119日,美国国务卿麦克蓬培奥先生在离开其办公室的前一天宣布:经过美国国务院谨慎评估认定,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哈萨克等突厥民族的暴行,依据国际法规定,已构成种族灭绝罪和反人类罪。

紧接几个月,加拿大议会、英国议会、荷兰议会、立陶宛议会等一系列民主国家议会通过了相同决议或动议,认定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人的暴行已构成种族灭绝罪和反人类罪。

2021年,维吾尔人,或者也可以说是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创造历史的最大、最具影响力的举动,是在伦敦成立维吾尔独立法庭审判。

2021年的6月和9月,维吾尔独立法庭,在经过对几千名维吾尔、哈萨克受害者、逃亡者的证词进行谨慎仔细评估后,分别举行了两场现场和网络结合的公开听证、质询;每一场都有将近三、四十名维吾尔、哈萨克人作证,有十几名专家学者作证。

20219月份听证期间,维吾尔法庭收到了有人匿名发来的大量中国政府绝密文件。在请几位中国问题专家对文件进行谨慎研究,确认其真实性之后,法庭又于11月底进行了一次特别网络听证。

法庭邀请几位美国、德国和瑞典的中国问题、维吾尔问题和种族灭绝问题研究专家,就中国文件之真实性,构成种族灭绝罪重要要件之一的种族灭绝意图,进行了非常详细的法庭质询。

终于,海外维吾尔人在忐忑不安中,迎来了翘首以盼的,伦敦维吾尔独立法庭作出最终判决之历史性一天,129日。

那天的早晨,由于时差原因,我相信世界各地维吾尔人和我一样,有凌晨起床等待的,有整夜没睡等待的,大家都在等待伦敦的早上9点开始的,法庭最终判决的开始!

那一天的判决陈述,对我而言,说是惊心动魄一点不过分。我知道,法庭作出反人类罪行的证据铁证如山,毫无悬念;然而,种族灭绝罪行的成立,关键要件之一的蓄意全部或局部消灭某一民族、人种、种族或宗教团体之意图的确立,却并非易事。

凌晨,我开车来到华盛顿特区朋友的办公室,5点钟,我们三个人一起打开电脑看国际知名法学家、大律师,维吾尔法庭大法官杰佛利尼斯爵士的判决宣读。

那天的早上,倾听法庭大法官尼斯爵士依据《防止与惩治种族灭绝公约》、《国际刑事法院罗马公约》对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行定义条款,一项一项对比受害者证人证词和专家提供证词之进行法庭宣读,我确信,对大多数维吾尔人,是一种精神折磨。

但这是一个依据国际法设立的、与维吾尔人气息相关的独立法庭;法庭以其历史性判决,正在陈述维吾尔人的血泪控诉,在叙说着古老维吾尔民族近代历史上的悲欢离合悲剧,每一个文明人都应该倾听;更何况我们维吾尔人,为之奋斗了大半人生的我,更是要含泪倾听!

当尼斯爵士在陈述中宣布,种族灭绝意图,依据中国绝密文件中2014年及其后习近平等中国政府领导人讲话,可以毫无疑问确立;并依据德国专家郑恩国专家证词,对维吾尔人强制绝育造成的生育率急剧下降,也符合《种族灭绝公约》定义规定5个条款之第4项要件——“强制施行办法,意图防止该团体内的生育;因而,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人的暴行,构成了种族灭绝罪。我和朋友相互对视,只是喃喃地说出了:种族灭绝罪成立!我们创造了历史,这是维吾尔人历史性的一天!

129日,以独立维吾尔法庭对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人暴行,构成种族灭绝罪和反人类罪判决,载入了历史;当然,这一历史性判决,也是对中国共产党政府的审判,也是对中国领导人,包括上至习近平、李克强、俞正声等种族灭绝政策制定者,下至陈全国、朱海仑等种族灭绝具体执行者的审判;中国政府和其领导人,已经被钉在了历史的审判台上!

如果不是与种族灭绝——这一人类最邪恶,也是与一个民族之生死存亡相连罪名的话,我们取得的成就是史无前例的,是历史性的;本应大放烟火、大办聚会庆贺。近代历史上,是我们维吾尔人,第一次把中国共产党政府拉到了国际审判台,依据国际法,对其政府及领导人的罪行进行了审判,并判决罪名成立!

然而,不幸的是,这一判决是以我们民族的悲剧,我们每个个人的血泪和亲人失踪、死亡代价得到的审判!我们笑不出来,遑论庆贺;这是我们的成功,但是一种撕心裂肺悲剧谢幕时的成功,使人深深沉浸在悲哀中不能自拔;更像是得到了一个失踪挚爱亲人死亡信息后的,一种无尽悲哀笼罩下,噩梦成真后生不如死的感觉!

2021年,我以为就此结束了;然而,不期然中,美国参众两院于1216日,快速通过了维吾尔人等待已久的《维吾尔强制劳动防止法案》,使2021年又多出了几天。

我以为,对我和大多数维吾尔人而言,2021年,以1223日拜登总统签署《维吾尔强制劳动防止法案》结束了。

再见了2021年!坚信在绝地反抗中创造了2021年历史性时刻的维吾尔人,一定能在2022年走到黑暗尽头,迎来民族浴火重生的曙光。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