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維吾爾 | 伊利夏提:感恩節感恩

2021.11.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聚焦維吾爾 | 伊利夏提:感恩節感恩 美國2021年11月25日的一個感恩節遊行。
(美聯社)

又到感恩節了,美國進入了節假日季節。

走出家門,左鄰右舍早已將房前屋後佈置一新,一到晚上,到處是霓虹燈閃爍;開車到商貿區,從飲食店到服裝百貨店,甚至於舊書店,也早已籠罩在節日的氣氛中;到處是黑色星期五商品打折的廣告。

感恩節是美國的重大節日之一,又因爲感恩節早已失去了其宗教意義;因而,無論是新移民、還是老移民,無論其爲何宗教背景,都能很快接受;感恩節那一天,大多數的美國家庭都要父母兒女團聚共慶,並相互感恩。

單位裏也一樣,每年的感恩節早上,我們都會收到公司大老闆,感恩員工一年來辛勤付出的電郵;同時,部門經理、專業領導也都不忘發感恩賀卡,偶爾,也會有一些小禮物;電郵、賀卡充滿誠摯的、鼓勵性的感恩語句,使每一個員工,包括本人,感覺自己被重視,產生一種爲取得的成績而自豪之心情,一種同事間互助互愛之溫馨。

我最早知道美國有感恩節,大概是在上初中時,讀一本“抗美援朝”小說時讀到的,記得書中講述聯合國軍麥克阿瑟將軍承諾在朝鮮打仗的美軍,感恩節前可以回家;雖然書名忘了,但感恩節還記得。

當時,我以爲感恩節是基督教慶典。到了美國後,在過第一個感恩節時,查了一下,才發現是美國、加拿大等幾個國家獨有的節日;是最早到美洲大陸的新移民,在印第安人幫助下,度過最爲艱難的第一年後,爲感恩大自然給予的豐收,感恩當地印第安人幫助而發起的;這,更顯感恩節之意義非凡!

我的第一個感恩節,是在紐約布法羅市我新認識的一位白人朋友家過的;他不想讓我一個人孤獨的過感恩節,就邀請我去他家,我欣然接受;那一天,我在他家,和他父母兄弟一起度過了我人生第一個感恩節。

當時,給予我深刻印象的是,他們一家人,在飯前先一起祈禱感恩上帝恩賜,感恩大自然給予的豐收,再相互認真的感恩彼此;兒女向父母感恩養育之情,父母感恩兒女帶來的歡樂,兄弟姐妹間相互感恩親情互助;最後,他們一家還向我表示感恩,感恩我接受邀請和他們一起共度感恩節!

對我的感恩致謝,完全出乎我的預料,我不知所措,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我趕緊站起來,向他們一家表示感謝、感恩;晚上,朋友開車把我送回了家,但這對我來說是人生第一次的感恩節,使我久久不能忘懷。

作爲一個維吾爾人,作爲一個生於斯、長於斯家鄉那塊兒土地的主人,因殖民政府的迫害而被迫背井離鄉,跨洋過海流落美國成爲新移民,卻在此被剛認識不久的朋友感恩,被僱傭公司的老闆感恩,被同事感恩,這確實出乎預料,且令人感動。

自此,我喜歡上了感恩節,也開始每年認真的過感恩節。

遷到弗吉尼亞州之後,因沒有親人在身邊,每年只能感恩節前和公司裏的同事、朋友相互送賀卡、發電郵表達感恩。而在感恩節晚上,向遠在家鄉的父母親人打電話,告訴他們感恩節到了,在向他們傾訴思念之情同時,表達對父母養育之恩、對親人相互支持的感恩。

來美國之前,我也過過無數個節假日,有伊斯蘭信仰的宗教節日,有傳統節日,也有共產黨強加的節假日;曾和父母親人團聚共慶,也曾和朋友鄰里共度歡樂;當然也不乏和單位領導同事會餐慶賀等,但大多數時候,那些節假日,似乎更多是以喫喝熱鬧爲主,而鮮有對父母、兄弟姐妹,朋友鄰里的感恩表達。

當然,在單位裏,因各級領導都是殖民政府任命,代表殖民者利益,對我們維吾爾員工只有歧視和排斥;而絕大多數同事,都是漢人移民,大部分都趾高氣昂,自以爲自己高人一等;因而,對單位領導和同事,我和大多數維吾爾人一樣,遑論感恩,有的只是鄙視和厭惡。

而且,中國政府,幾千年來,上至皇帝、主席、總書記,下至縣太爺、單位領導、鄉村支書,從未有過感恩百姓,感恩下屬員工的丁點想法;反之,只要是帶長字的官員,都以父母官自稱,只要百姓、下屬感恩,甚至,強迫感恩領導。

中國共產黨政府,更是將這種強迫民衆感恩領導的文化發展到了極致,一直向民衆強行灌輸感恩黨國思想,使“感恩”二字被扭曲,由褒義詞變成了貶義詞,失去了其原有的人文內涵,成爲爲極權政府培養奴才的政治術語。

“黨的恩情比海深”、“爹親、孃親,不如共產黨親”等違揹人倫常識的肉麻宣傳,在使大部分民衆對“感恩”二字麻木的同事,更使一部分清醒之人對“感恩”二字厭惡至極。

回顧我們民族的近代史,我們的父母輩也曾善意的幫助過那些一路乞討而來的難民,好心爲他們提供衣食住所;然而,那些難民稍微站住腳之後,就開始藉助中國殖民政府的政治、經濟扶持,反客爲主,以救世主的姿勢,和殖民政府沆瀣一氣掠奪資源、霸佔水源,成爲殖民政府的幫兇;對當地原住民不僅沒有絲毫的感恩之情,反之,還振振有詞指責當地人不知感恩。

現如今,那塊兒土地的主人在殖民者鐵蹄下掙扎、呻吟,正在殖民者的種族滅絕政策下消失、失蹤;大多數政治移民卻拍手叫好。

我這個流落異國他鄉的維吾爾人,也如家鄉的維吾爾人,不僅失去了家園,也失去了父母親人;感恩節,只有夫人孩子共度節日,相互感恩;只有公司老闆和同事可以共慶感恩節,相互感恩致謝!

遙遠的家園,沒有感恩節,也沒有發自內心的感恩致謝;有的只是血淚和仇恨;那裏,殖民政權殘暴冷酷是劊子手,大多數移民暴虐貪婪是落井下石的幫兇;而那塊兒土地的主人——維吾爾人,如等待屠宰的羔羊,被關進集中營、監獄和強制勞動營,成了自己家園的囚徒,還必須爲了生存天天唱感恩黨國之歌。

敬畏上蒼、敬畏自然,才能被上蒼、大自然的豐厚恩賜所感動;擁有自由尊嚴、實踐民主權力,才能被美利堅開國國父們的設計恩典所感動;擁有平等的機遇、追求幸福的權利,才能對提供機遇的老闆,共事朋友有感恩之情;擁有神聖不可侵犯的家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制社會,才能對社會鄰里有感恩之情。

感恩節,只屬於有信仰,敬畏自然,擁有自由和尊嚴之人!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