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感恩节感恩

2021.11.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感恩节感恩 美国2021年11月25日的一个感恩节游行。
(美联社)

又到感恩节了,美国进入了节假日季节。

走出家门,左邻右舍早已将房前屋后布置一新,一到晚上,到处是霓虹灯闪烁;开车到商贸区,从饮食店到服装百货店,甚至于旧书店,也早已笼罩在节日的气氛中;到处是黑色星期五商品打折的广告。

感恩节是美国的重大节日之一,又因为感恩节早已失去了其宗教意义;因而,无论是新移民、还是老移民,无论其为何宗教背景,都能很快接受;感恩节那一天,大多数的美国家庭都要父母儿女团聚共庆,并相互感恩。

单位里也一样,每年的感恩节早上,我们都会收到公司大老板,感恩员工一年来辛勤付出的电邮;同时,部门经理、专业领导也都不忘发感恩贺卡,偶尔,也会有一些小礼物;电邮、贺卡充满诚挚的、鼓励性的感恩语句,使每一个员工,包括本人,感觉自己被重视,产生一种为取得的成绩而自豪之心情,一种同事间互助互爱之温馨。

我最早知道美国有感恩节,大概是在上初中时,读一本“抗美援朝”小说时读到的,记得书中讲述联合国军麦克阿瑟将军承诺在朝鲜打仗的美军,感恩节前可以回家;虽然书名忘了,但感恩节还记得。

当时,我以为感恩节是基督教庆典。到了美国后,在过第一个感恩节时,查了一下,才发现是美国、加拿大等几个国家独有的节日;是最早到美洲大陆的新移民,在印第安人帮助下,度过最为艰难的第一年后,为感恩大自然给予的丰收,感恩当地印第安人帮助而发起的;这,更显感恩节之意义非凡!

我的第一个感恩节,是在纽约布法罗市我新认识的一位白人朋友家过的;他不想让我一个人孤独的过感恩节,就邀请我去他家,我欣然接受;那一天,我在他家,和他父母兄弟一起度过了我人生第一个感恩节。

当时,给予我深刻印象的是,他们一家人,在饭前先一起祈祷感恩上帝恩赐,感恩大自然给予的丰收,再相互认真的感恩彼此;儿女向父母感恩养育之情,父母感恩儿女带来的欢乐,兄弟姐妹间相互感恩亲情互助;最后,他们一家还向我表示感恩,感恩我接受邀请和他们一起共度感恩节!

对我的感恩致谢,完全出乎我的预料,我不知所措,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我赶紧站起来,向他们一家表示感谢、感恩;晚上,朋友开车把我送回了家,但这对我来说是人生第一次的感恩节,使我久久不能忘怀。

作为一个维吾尔人,作为一个生于斯、长于斯家乡那块儿土地的主人,因殖民政府的迫害而被迫背井离乡,跨洋过海流落美国成为新移民,却在此被刚认识不久的朋友感恩,被雇佣公司的老板感恩,被同事感恩,这确实出乎预料,且令人感动。

自此,我喜欢上了感恩节,也开始每年认真的过感恩节。

迁到弗吉尼亚州之后,因没有亲人在身边,每年只能感恩节前和公司里的同事、朋友相互送贺卡、发电邮表达感恩。而在感恩节晚上,向远在家乡的父母亲人打电话,告诉他们感恩节到了,在向他们倾诉思念之情同时,表达对父母养育之恩、对亲人相互支持的感恩。

来美国之前,我也过过无数个节假日,有伊斯兰信仰的宗教节日,有传统节日,也有共产党强加的节假日;曾和父母亲人团聚共庆,也曾和朋友邻里共度欢乐;当然也不乏和单位领导同事会餐庆贺等,但大多数时候,那些节假日,似乎更多是以吃喝热闹为主,而鲜有对父母、兄弟姐妹,朋友邻里的感恩表达。

当然,在单位里,因各级领导都是殖民政府任命,代表殖民者利益,对我们维吾尔员工只有歧视和排斥;而绝大多数同事,都是汉人移民,大部分都趾高气昂,自以为自己高人一等;因而,对单位领导和同事,我和大多数维吾尔人一样,遑论感恩,有的只是鄙视和厌恶。

而且,中国政府,几千年来,上至皇帝、主席、总书记,下至县太爷、单位领导、乡村支书,从未有过感恩百姓,感恩下属员工的丁点想法;反之,只要是带长字的官员,都以父母官自称,只要百姓、下属感恩,甚至,强迫感恩领导。

中国共产党政府,更是将这种强迫民众感恩领导的文化发展到了极致,一直向民众强行灌输感恩党国思想,使“感恩”二字被扭曲,由褒义词变成了贬义词,失去了其原有的人文内涵,成为为极权政府培养奴才的政治术语。

“党的恩情比海深”、“爹亲、娘亲,不如共产党亲”等违背人伦常识的肉麻宣传,在使大部分民众对“感恩”二字麻木的同事,更使一部分清醒之人对“感恩”二字厌恶至极。

回顾我们民族的近代史,我们的父母辈也曾善意的帮助过那些一路乞讨而来的难民,好心为他们提供衣食住所;然而,那些难民稍微站住脚之后,就开始借助中国殖民政府的政治、经济扶持,反客为主,以救世主的姿势,和殖民政府沆瀣一气掠夺资源、霸占水源,成为殖民政府的帮凶;对当地原住民不仅没有丝毫的感恩之情,反之,还振振有词指责当地人不知感恩。

现如今,那块儿土地的主人在殖民者铁蹄下挣扎、呻吟,正在殖民者的种族灭绝政策下消失、失踪;大多数政治移民却拍手叫好。

我这个流落异国他乡的维吾尔人,也如家乡的维吾尔人,不仅失去了家园,也失去了父母亲人;感恩节,只有夫人孩子共度节日,相互感恩;只有公司老板和同事可以共庆感恩节,相互感恩致谢!

遥远的家园,没有感恩节,也没有发自内心的感恩致谢;有的只是血泪和仇恨;那里,殖民政权残暴冷酷是刽子手,大多数移民暴虐贪婪是落井下石的帮凶;而那块儿土地的主人——维吾尔人,如等待屠宰的羔羊,被关进集中营、监狱和强制劳动营,成了自己家园的囚徒,还必须为了生存天天唱感恩党国之歌。

敬畏上苍、敬畏自然,才能被上苍、大自然的丰厚恩赐所感动;拥有自由尊严、实践民主权力,才能被美利坚开国国父们的设计恩典所感动;拥有平等的机遇、追求幸福的权利,才能对提供机遇的老板,共事朋友有感恩之情;拥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家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制社会,才能对社会邻里有感恩之情。

感恩节,只属于有信仰,敬畏自然,拥有自由和尊严之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