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维吾尔法庭的正义审判!

2021.08.2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维吾尔法庭的正义审判! 2021 年 6 月 4 日,出庭作证的第一位证人是教师西迪克( Qelbinur Sidik) 在伦敦举行的第一次听证会上向“维吾尔独立法庭”(Uyghur Tribunal/UT)的小组展示了一张拘留营的照片。
美联社图片

自英国伦敦的维吾尔法庭成立以来,中国政府就坐不住了。中国政府,包括外交部发言人,嘴上说不在乎伦敦维吾尔法庭,将维吾尔法庭听证和质证谩骂为是一场表演,然而实际上,中国政府却花费巨大资金,出动其全部的宣传力量,对法庭及其组成人员,对参与庭审陪审团和出庭作证人员都一个不漏,进行了诋毁和谩骂,甚至于进行公然的威胁利诱。

中国政府谩骂的首要目标是促成维吾尔法庭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当然,对世维会的谩骂都是一些老生常谈,没有什么新东西,什么恐怖主义组织啦,美国支持啦等等。同时,在法庭开庭前,中国政府通过向海外媒体放风形式,透露了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先生的弟弟胡什塔尔·艾沙被判重刑的消息,目的显然是恐吓、威胁多里坤·艾沙先生。

中国政府诋毁的第二个重要目标是维吾尔法庭组成人,尤其是知名法学家、前南战犯法庭指控米洛舍维奇的首席检察官、维吾尔法庭首席法官杰弗里·尼斯爵士。中国政府知道,恐吓、威胁对尼斯爵士不起作用,因而竭尽全力进行谩骂、诋毁。外交部发言人王文斌代表中国政府还授予了尼斯爵士资深特工有名的滥诉专业户等职务和头衔!

当然,中国政府花费最大力气,最无底线的攻击目标是那些在法庭上出庭作证的,也是最弱势的,身心已俱损的众多维吾尔、哈萨克证人。

这些作证的维吾尔、哈萨克人,特别是那些集中营的幸存者身心已在集中营受到了最深的伤害,而且时时刻刻为留在家乡成为了中国政府人质的亲人担忧着。而中国政府就如大家预料,找到了几乎每一个作证者的家人,父母、兄弟姐妹,甚至街坊邻里,迫使他们坐在在电视屏幕前,照着写好的稿子,义愤填膺地大批判在维吾尔法庭作证的亲人。

对为正义而站出来作证的国际知名中国问题、维吾尔问题专家、学者,中国政府的攻击是蛮不讲理地进行横加指责,但似乎也谈出什么新东西,无非是毫无证据地继续指控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及其他人权机构、郑恩国先生等为维吾尔人发声的学者是长期散布涉疆谎言的机构、人员

维吾尔法庭的第一次庭审自64日到7日,进行了总共4天的现场听证、质证。来自世界各国的23位维吾尔、哈萨克人出庭作证,并接受法庭律师质证,其中有几位是集中营见证者、幸存者。包括,在集中营当过老师的莎伊拉古丽·沙乌特巴依(Syragul Sawutbay),集中营幸存者欧玛尔·贝克利(Omir  Bekali)、卡碧奴尔·斯迪克(Qelbinur Sidik)、祖母来提·达吾提(Zumret Dawut)、 梅尔古丽·吐尔逊(Mihirgul Tursun)、吐尔逊阿依·孜亚乌丁(Tursunay Ziyawudun)、古丽巴哈·海提瓦吉(Gulbahar Haitiwaji)、古丽巴哈·杰利洛娃(Gulbahar Jelilova)等。

众多集中营幸存者以自身经历讲述的震撼人心的证词,他们对在集中营遭遇普遍存在的野蛮、残暴、非人待遇的控诉,尤其是几位母亲、妻子对在集中营遭遇酷刑折磨、强奸、轮奸的哭诉,再一次令法庭法官和陪审团震惊,更是令座在旁听席的众人和记者震惊!

其他维吾尔人作为过去的受害者,或现在因亲人被中国政府当人质,在海外直接受到身心伤害者,也到法庭作了证。包括,父母均死于集中营、弟弟被判重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先生,奔走呼吁释放无辜被判重刑姐姐古丽珊·阿巴斯(Gulshen Abas)的维吾尔运动主席茹珊·阿巴斯(Rushan Abas 女士,逃亡前在喀什噶尔监狱遭遇酷刑折磨、现居挪威的流亡维吾尔语言学家阿布都外力·阿尤普(Abduwali Ayup)先生,父母兄弟全家4人都因到过土耳其而被监禁判刑的维吾尔女士努尔斯曼·阿不都热西德(Nursiman Abdureshid)等等。

这些海外受害者的控诉,揭示海外维吾尔人的苦难。尽管海外维吾尔人大部分生活在相对安全的环境,但还是逃脱不了中国政府野蛮残暴的精神迫害,逃脱不了中国政府以绑架亲人为人质的威胁利诱。几乎每一个海外维吾尔人的父母、兄弟、姐妹都被抓捕、判刑,丈夫、妻子失踪,幼小儿女被强行送入孤儿院或陷于无依无靠,不仅使这些海外的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更使他们身心俱受伤害,生活在无尽的煎熬和痛苦当中!

专家、学者严谨、准确的作证,对维吾尔法庭最后的判决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专家、学者以对中国政府网站上公开的各类数据、文件进行专业性研究;对大量国际媒体新闻调查报道事实的对比分析;对泄露的中国文件进行细致研究;及依据国际法对种族灭绝的定义,对新疆维吾尔、哈萨克等突厥民族所遭遇暴行进行的学术性作证,使庭审凸显其严谨,更使庭审具备国际法定义的法律效力之权威。

可能最令中国政府始料不及的,是那位逃亡海外的汉人前警察的出庭作证。他作为一个前施害者、前迫害政策的执行者,讲述了他自己参与的迫害,揭露了中国政府迫害维吾尔人及其他突厥民族的野蛮残暴政策之实质,揭露了中国政府迫害维吾尔人的邪恶目的 -- 同化、或种族灭绝维吾尔人及其他突厥民族!

当他出庭作证后,中国政府立即出动了其五毛大军,开始向他泼脏水:有大量社交媒体五毛以小人之心,猜度这位前汉人警察是为了政治避难而作证,污蔑这位正义之士。实际上,他的政治庇护在他出庭前半年就已获批准。他可以出庭,也可以不出庭,但他坚决要求出庭,说是一定要向世界讲述中国正在新疆对维吾尔等突厥民族犯下的反人类罪暴行。

在法庭庭审前后,中国政府不仅出动五毛对法庭和作证人员进行网络谩骂,而且还出动了中国政府埋伏在西方各国的第五纵队,对维吾尔法庭运作展开了各种破坏行动:使用各种卑劣手段企图阻止庭审;用各种手段阻止证人到法庭作证;甚至于挑拨离间维吾尔、哈萨克人,试图阻止哈萨克证人出庭作证。

一些曾经站在揭露集中营罪恶的前勇士大概是出于嫉妒心或其他原因,试图阻止、恐吓证人到庭作证,无形中成了中国政府的帮凶。

很快,第二次庭审即将开始,自910日到13日,总共4天。维吾尔法庭将再一次现场庭审、质证证人证词:届时将有第二批维吾尔、哈萨克人到现场作证,还将有一大批专家、学者到现场作证,包括几位汉人学者。这又将触痛中国政府的敏感神经。

这不,第二次庭审还没有开始,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中国政府的第五纵队已开始蠢蠢欲动。几天前,哈萨克斯坦的一位朋友们传来消息,有人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德克萨斯州向哈萨克斯坦的朋友们打电话,要他们不要前往英国作证,试图以威胁、利诱阻止哈萨克人出庭作证。

昨天,不早不晚,就在全世界维吾尔人正在庆祝各国维吾尔人社团成功民主选举出参加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第7届大会代表之时,正在紧张准备维吾尔法庭第二次开庭庭审之际,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先生的家乡又传来了噩耗,其岳父突然去世,去世准确的时间、原因不清楚。多里坤·艾沙先生一直就是中国政府攻击的主要目标,他的家人,他妻子的家人,都成了中国政府的人质,成了中国政府随时要挟、打击多里坤·艾沙先生的人质备用库。

但这一切,阻挡不了正义的审判。维吾尔法庭将继续审判中国政府,审判习近平、陈全国等维吾尔种族灭绝的刽子手,这一审判将载入历史。实际上,维吾尔法庭的审判作为正义的化身,早已将中国政府和习近平、陈全国等一众罪魁祸首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

预期法庭在年底12月份,将作出最终判决。相信法庭的判决和众多维吾尔、哈萨克证人、专家的证词,将成为维吾尔种族灭绝的历史证据,为未来的海牙国际法庭审判习近平准备好全部资料;相信法庭的最终判决,一定会对世界各国和中国的外交关系产生巨大影响,使正义力量的说话有证有据,借以改变维吾尔人的悲惨命运!

维吾尔法庭自成立到第一次开庭质证证人、证词,由各国新闻媒体的密集报道来看,从中国政府斯文扫地的诋毁、谩骂,疯狂威胁、利诱证人来看,都是一个巨大的成功!说明伦敦维吾尔法庭尽管庭审还没有结束,审判结果也还是个未知数,但这一史无前例对中国政府及其领导人的历史性审判,已经触痛了习近平、陈全国的敏感神经,使他们寝食不安!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