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維吾爾 | 伊利夏提:平庸之惡還是極端之惡?

2022.06.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聚焦維吾爾 | 伊利夏提:平庸之惡還是極端之惡?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伊利夏提
伊利夏提提供

         618日,在一次推特交流中,一位漢人朋友問我對平庸之惡的看法。當然,他是希望我結合當下維吾爾人面臨種族滅絕民族危機,就此問題談一點想法。我沒有準備,因而在倉促中談了一點不太成熟的看法。下來之後,仔細思考,覺得有必要澄清一些問題。

         平庸之惡,是漢娜阿倫特在《耶路撒冷的艾希曼》這本書裏提出來的,她以爲平庸之惡是指在意識形態機器下無思想、無責任的犯罪。 一種對自己思想的消除,對下達命令的無條件服從,對個人價值判斷權利放棄的惡。

         2017年以來,我開始大量閱讀有關納粹大屠殺的書,也讀了漢娜阿倫特的《極權主義的起源》、《耶路撒冷的艾希曼》、《心智生命》。我以爲艾希曼的罪惡不是什麼無思想、無責任的犯罪,也無法認同阿倫特有關艾希曼的罪惡是平庸之惡的觀點。然而,在這篇短文裏,我不打算參與阿倫特“平庸之惡”是翻譯問題,還是觀念問題之爭;在此,我只討論與維吾爾種族滅絕相關的、中文圈一些人以憑空捏造的謠言,無事實根據的網絡流言,爲中國政府種族滅絕暴行狡辯的——極端之惡!

         2017年以來,特別是自2021119日美國國務院,繼而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荷蘭、立陶宛等國議會,包括英國倫敦的維吾爾獨立法庭,經過幾輪聽證、質證,認定中國政府在東突厥斯坦對維吾爾人暴行構成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罪。之後,海外個別人,包括一些有一定影響力的異議人士,開始發表道聽途說的,或自互聯網撿來的無稽之談,變相爲中國政府種族滅絕暴行洗地狡辯,其混淆是非的言論令人震驚。

         有人說這是平庸之惡,有人說這是不同觀點,有人說這是小肚雞腸之人的說說而已,應該容忍。但我不認爲這是無思想、無責任的平庸之惡,也不認爲這是簡單的說說而已,更不是什麼觀點之爭。觀點之爭,是要以事實爲依據,有一份證據,說一份話,而不是以重複的無稽之談混淆是非。我以爲,這是有思想、有責任、有目的的極端之惡。

         最典型、也是最流行的,就是一說到維吾爾種族滅絕,就有人搬出所謂的在東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國期間,也就是在1944117日伊犁各民族暴動到1112日東突厥斯坦共和國宣告成立(被中國成爲是三區革命)爲止的幾天,發生了對伊犁漢人的‘大屠殺‘、’種族滅絕’。儘管此說法沒有任何歷史依據,也無任何歷史記錄,近來卻不斷被重複,甚至一些有名望的中國學者、有名望的異議人士也都在不斷重複,自覺不自覺爲中國政府站臺。

         我過去專門就此寫過文章,依據中國出版有關東突厥斯坦共和國(三區革命)衆多書籍,駁斥了編造這一謊言的無恥,今天不再贅述。

        就此說法,我在此只簡單指出另一事實;即,如果在1944117日的伊犁暴動中有對漢人的大屠殺的話,那爲何由張大軍在臺灣蘭溪出版社出版的12冊《新疆風暴70年》沒有對這大屠殺的任何記載,爲何國民黨將領宋希濂於1985年書寫出版的《鷹犬將軍——宋希濂自述》中沒有相關記載,爲何張治中書寫的《張治中回憶錄》也沒有記載,爲何廣祿在臺灣書寫出版《廣祿回憶錄》也沒有任何相關記載?

        上世紀60年代,在臺灣的盛世才,爲駁斥國民黨元老彭昭賢對他的指控,也寫了一個回憶錄出版,同樣也沒有提及任何相關對漢人的屠殺?

        衆多與1944年伊犁暴動有關,且指責東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國爲分裂主義的國民黨軍政官員回憶錄,大多是在自由的臺灣出版,都沒有有關這一屠殺的記載,說明什麼?這說明,這個所謂的對漢人的屠殺(種族滅絕)是不存在的,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然而,爲什麼今天還有人津津樂道這一不存在的屠殺呢,爲什麼還有一些有名望的異議人士不斷搬弄這一無稽之談呢?根源在於中華大一統思想。這些人,在民族問題上,總是自覺、或不自覺的,站到了極權中共一邊,他們要維護中華大一統;這,當然不是無思想、無責任的平庸之惡,而是有意爲之的極端之惡!

        另一箇中文圈一些人熱衷搬弄的無稽之談是,所謂的“殺漢滅回(另一版本‘殺漢滅回趕哈薩’)”,這個謠言,我也專門寫文章駁斥過,但仍然有人不停的重複。

        同樣,上述國民黨軍政官員的回憶錄,及後來的的很多中國、臺灣嚴肅學者的學術文章、書本都沒有有關“殺漢滅回”的記載。這說明,這一在中文裏順口的謠言,是中文圈編造的;喜歡搬弄這一無稽之談的人士,還是那一羣被中華大一統思想洗腦的人;他們一談到民族問題,就開始不加質疑地接受中國網絡上的無稽之談;這當然不是無思想、無責任的平庸之惡,而是帶有陰險目的的極端之惡!

        極端之惡者的最後一件武器是2009年發生在烏魯木齊的7.5屠殺。

        一談到7.5 就會有人跳出來指控維吾爾人殺了漢人,但不談引發7.5的廣東韶關旭日玩具廠對維吾爾打工者的襲擊;當指出7.56.26韶關漢人暴徒襲擊維吾爾打工者引發時,會有人義憤填膺指控是因維吾爾打工者調戲了漢族女工。問他要調戲證據,他會慷慨陳詞指控中國政府壓制了調戲事件真相。

        但同時,這些信誓旦旦指控中國政府壓制了維吾爾工人調戲漢族女工真相的人,又會大言不慚地聲稱自己擁有7.5期間維吾爾人殺害漢人的獨家視頻。

        20097.5期間,烏魯木齊還沒有被監控全面覆蓋。當時,只有主要路口、主要建築有監控視頻,而這些監控視頻都是公安局安裝的,歸公安局管。視頻內容,只有公安局特定官員有權利觀看,只有政府高級官員決定哪些人可以看視頻內容,那一級別的官員可以看,在何種程度可以公開,這一點我想沒有人會和我爭辯!

        如果,7.5的視頻,如一些人所說,流入了社會,說明什麼?第一,說明烏魯木齊公安局在政府授意下有意釋放了一部分視頻,目的很明確,要挑起民族衝突,以便從中漁利;說明自治區黨委和政府,甚至可能中央政府都是背後的黑手,爲的是製造民族仇恨,把仇恨的矛頭對向維吾爾人,是在爲今天的種族滅絕做準備。

        第二,在政府授意下有公安局釋放出來的視頻,肯定是經過剪輯處理的,這是中國政府一貫的做法,是任何一個有頭腦、有理智的人都知道的,這也從只有維吾爾人攻擊漢人的視頻(如果真有的話)流出來反證這一事實。因爲到目前爲止,沒有聽說有一個維吾爾人、或漢人聲稱看見過漢人襲擊維吾爾人的視頻,無論是官員、還是警察,遑論維吾爾普通民衆。

        第三,只有一些特定漢人看到了這些只有自治區官員、自治區公安廳官員可以看到的視頻,說明這些能看到視頻,能帶回家看,能下載到自己電腦看的人,要麼是有來頭之人,要麼是有帶風向任務的人。道理很簡單,爲什麼只有特定幾個漢人能看到,而其他人看不到?

        只有特定漢人看到了,而且只用於爲攻擊維吾爾人,否定維吾爾種族滅絕,爲中國政府辯解使用,說明這些看到視頻的人並非善良之輩。

        據以上事實證據和推理,我可以肯定地說,這些以各種理由、以各種不實之詞、謠言,抵賴維吾爾種族滅絕之人,根本不是什麼無思想、無責任的平庸之惡犯罪者,而是有思想、有責任,有目的的極端之惡之罪犯。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