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党主席朱立伦:国民党亲美反台独 坚持中华民国就是坚持民主自由|观点

2022.06.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国民党党主席朱立伦:国民党亲美反台独 坚持中华民国就是坚持民主自由|观点
Photo: RFA


台湾的国民党党主席朱立伦在接受本台《观点》专访时表示,国民党亲美反台独,但从来不是所谓亲中的政党。“亲中反美”是#民进党贴给国民党的标签。谈到习近平执政之下中国政府从威权走向极权等议题,朱立伦表示他从来不看好威权或极权能够延续多久,人民的自决非常重要。

主持人:大家好这里是观点,我是唐琪薇。今天我们的嘉宾是台湾的国民党党主席朱立伦。朱立伦先生不久之前刚刚结束了访美之旅,观点节目在他停留华府时对他进行了专访。除了探讨美中台关系外、我们还请朱立伦先生就国民党的两岸政策、目前面临最大的困境,以及他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执政之下中国政府从威权走向极权等议题,发表他的最新观点。朱立伦先生表示,此次美国之行,除了拜访美国国会议员、跨党派智库外,一个最重要目的,是要为在华府重新恢复的国民党驻美代表处揭牌,让美方更完整听见台湾的声音,更方便接触到国民党的政策与理念。

 

记者:您是国民党内的知美派。刚才您提到要重新开启(国民党)驻美代表处,国民党这次会如何通过这个平台来和华府沟通呢?

 

朱立伦:其实,驻美代表处的重新启用,就是要跟所有的美国朋友宣告说,我们回来了We are here,随时你找得到我们,我们在这边有专人能够跟大家沟通。我觉得这样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宣誓作用。那当然不是只靠在华府的人,我们在台北我们的中央党部里面,还有国际事务部。国际事务的同仁也随时支援华府这边,大家彼此变成一个team(团队),让美方的朋友,尤其是平日的时候,行政部门国会还有学界跟智库,尤其智库很多的活动都可以来共同参与,让大家看到国民党也听到国民党的声音,这就是最重要的目的。所以我们也希望透过这样的一个代表处的恢复,让大家都能够看到国民党愿意跟美国朋友走在一起,站在一起的决心。

记者:在美中对抗的大局势之下,民进党一直非常坚定地站在美国这一方。我看到美国在台协会前处长司徒文,之前有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他说国民党如果还希望像以前美中关系良好时候那样,担任两岸的桥梁或者是左右逢源,恐怕是水中捞月。您的回应呢?

 

朱立伦:美方有不同的声音,司徒文处长是其中一个代表。我一直认为国民党从孙中山我们的总理我们的国父创党,一路走过来,到抗战的时候到台湾的时候,所有的包括过去跟美方签订的防御条约到各项的协定,等于是我们跟美方的关系非常的密切,这个都是国民党执政时期所发生的一些事情。走到后来美中方面开始接触,国民党才开始了后来我们所谓的两岸之间交流平台,所以我们在蒋经国执政的末期到李登辉执政,一直到马英九执政,都是跟大陆保持这样的一个沟通。我相信即便今天美中对抗的一个局势,或者是美中竞争的一个局势,美方跟中国大陆也并没有停止任何对话。所以我们国民党的立场是希望保持这样子的一个沟通的管道,能够解决问题,但是没有牵涉到政治性的意图,也不会作为所谓的美中之间沟通的桥梁,只是我们避免了可能产生的误会跟冲突。

 

记者:虽然您刚才提到国民党的两岸交流之间没有牵扯到政治方面的因素,但是相较于民进党,国民党向来还是被贴上了亲中的标签。在美中对抗这样一个大局势之下,您觉得这个标签会对美方和国民党之间的关系带来哪些影响呢?您觉得国民党在两岸立场上应该做出哪些调适,美方有没有要求国民党做出哪些表态?

朱立伦:至少我担任主席之后,我都很清楚地告诉美方的朋友,如果讲到Pro,我们是亲USA,亲美国,这是非常清楚,所以亲美的路线,是从(国民党)创党开始一直到历任的执政,即便在野的时候,都是亲美的立场。但是两岸,我们从过去的对抗战争到所谓的冷战,再到和平的交往、和平的交流,这是我们国民党没有错,一路走来的一个基本的态度。但是我们从来不是一个所谓亲中的一个政党,Pro被认为是所谓的亲中反美,这是民进党贴给国民党的一个标签。我应该严格讲起来,它是作为民进党政治斗争、或者是政治竞争的一个重要的利器,一个方法,但是它不应该成为我们共同面对整个台海安全或国际局势的一个基本态度。

 

记者:您刚才也强调国民党的亲美路线从来都没有改变,但是我们看到从北京的全局战略来看,北京恐怕也是不能接受台湾任何执政党跟美国太亲近,所以国民党要如何在美中对抗之中找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线和平衡点呢?

 

朱立伦:对美方的朋友来讲,我们亲美的路线从没改变,因为我们坚定的就是我们立国的精神,中华民国立国的精神自由民主,这样的一个精神,重视人权的精神,这都没有改变过。既然我们是创建中华民国的政党,国民党更是要坚持这样的立场,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在两岸关系上面,我相信对岸很清楚,国民党反对台独的立场是没有改变的。既然我们反对台独,双方就应该有一个共同的基础了。对于两岸人民有利的事情,我们都做;对两岸人民不利的事情我们少做,就是我们希望的立场。我们不可能为了今天买满足北京的需求,国民党去改变我们自我的立场,而是我们坚定我们的立场。所以包括过去交往的,我们根据宪法也好,根据我们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也好,根据九二共识也好,一中各表的一个立场,到我们反对台独的立场,对岸都很清楚。所以在这样子的一个环境之下,要让我们再去改变我们的立场是不可能的。

 

记者:我们看到之前美国总统拜登,关于美国愿意军事介入以保卫台湾的说法,引发各界对美国对台的战略模糊政策,是否改变的一种猜想。您觉得是战略清晰更有利于台湾目前的状况呢?还是说应该继续保持战略模糊呢?

 

朱立伦:其实几十年来,我知道美方都一直秉持着所谓的战略模糊的一个主要路线,但是最近也有一个讨论,到底应该走向战略清晰还是战略模糊。我从对台湾的角度、对我们整个民众安定安全的角度来看的话,保持战略模糊,还是一个比较对台湾有利的立场。因为战略模糊,一方面可以吓阻对岸中国大陆采取任何激进武统的一个路线,或者是所谓战争的一个路线。而对于台湾内部有一部分人想要积极追求法理台独,我们也是坚决反对的。我们觉得这两种制造台海之间危机或冲突的立场,都不是我们国民党所赞成的。所以,在美方保持一个战略模糊的基本态度之下,以及我们所坚定的两岸和平的立场之下,我觉得这是对目前所有在台湾的民众是比较有利的立场。

 

记者:我们看到俄乌战争之后,台海问题受到全世界更多的关注,您觉得台湾可以从这场战争中得到什么启发呢?

朱立伦:我觉得最大的一个启发就是和平的重要。所以台海之间如果能够避免战争是我们最高努力的目标,它不是只有台湾单方面的努力,也需要中美双方大家一起来努力。这是一个最基本的一个态度。要避免战争,本来就是需要沟通,需要对话需要交流。那第二件事情,我们也从俄乌战争当中学到了,我们必须要有自我防卫的一个力量。所以在跟美方的朋友,我们多次也提到国民党的立场,从过去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我们虽然希望两岸和平希望两岸交流,但是我们一定要有坚定的国防,必须要有自我防卫的力量。那当然我们自我防卫的力量不是为了制造冲突形成战争,而是在必要的时候,我们能够保卫台湾。

 

记者:不少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武攻台湾的威胁在不断地增加。您对这种威胁的观察如何呢?

 

朱立伦:如果从目前的局势当中可以看到,我们叫做它那种紧张的气氛或态势,是的确有在升高。这中间存在多重的因素。第一个在美中所谓的对抗的一个大环境之下,台湾毕竟是在最前线,如果台湾本身的立场也完全跟对岸失去了联络或失去了沟通,在意外产生的情况之下,可能就没有办法对话协调。我们虽然是在野党,我们也非常期待,整个政府包括执政党在内,也应该要积极沟通积极协调。我们是从整个台湾的安全整个国家的安全,不是从政党利益做考量。政党可以有竞争,但是不能够牺牲台湾人民的利益。

记者:您刚才提到执政党应该更多的进行沟通协调。我想请教您在您看来,民进党政府采取的亲美离中政策,对台海局势产生了哪些影响?从在野党的角度来看,您觉得民进党在两岸关系上有哪些方面可以做得更多呢?

 

朱立伦:如果今天只是亲美离中还好一点,我相信已经变成很多叫做去中抗中。如果你走向一个去中抗中,那就很容易激起所谓的对抗,或者是战争的一个风险。你保持距离,或许只是少了沟通。可是如果已经走向了对抗的一个角度,不一定是对台湾有利的。所以我们国民党至少基本的态度是亲美的,那两岸必须要保持沟通的管道,走向和平是最高的目标。所以我们虽然是在野党,我们还是鼓励民进党的朋友或执政的当局,持续两岸的沟通交流。

 

记者:我们看到民进党执政之后,否认九二共识,两岸沟通是停滞不前。您一再提到要启动和对岸的沟通。国民党和民进党的两岸政策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朱立伦:我觉得第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国民党反对台独,民进党基本上大家都知道它是推动台独、支持台独推动台独。美方的政策,基本的政策也是,最近又再次的强调不支持台独,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共同的一个基础。我们认为国民党尤其是国民党,因为我们是创建中华民国的政党,所以我们当然反对任何改变中华民国、破坏中华民国的举动,所以法理台独或者是所谓的台独的活动,我们是绝对反对的。我相信对岸也很清楚国民党的立场,所以这也是两岸沟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而民进党如果不能够很明确,也是积极反对台独,或者是避免走向台独这一件事情。我觉得在两岸沟通上的确是比较有困难。

 

记者:您刚才一再强调国民党反对台独,您也说过国民党会坚守中华民国民主自由的立场、捍卫中华民国的宪法。我看到刚刚在台湾出版的一本《余英时评政治现实》中,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余先生说,台湾就算坚持中华民国,在北京眼中还是台独。您的回应呢?

 

朱立伦:我觉得这是错误的。我们坚持中华民国,其实它最重要的基础就在于民主自由。民主自由是一个政治制度的一个选择。为什么走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大家开始对于所谓的专制体制或威权体制,开始看到它的危机风险,包括俄罗斯最近对乌克兰的战争,包括北京的一些authoritarian这些所谓的专制的作为,在香港发生的事情,包括在上海这次的封城事件,这些都会让民众觉得民主自由的可贵跟重要性。中华民国立国的精神从孙中山开始,就是民主自由。跟美国的民有民治民享,跟我们的三民主义是完全一致的。所以不论六四事件到香港的事件,到上海的事件,或者是到各地所发生的坚持民主自由的立场上面,国民党一定是跟大家站在一起的。

 

记者:香港之后一国两制在台湾已经失去了市场,我们看到中国当局也再没有提出新的两岸方针。您觉得除了维持现状外,还有什么新思维,可以让两岸关系走出僵局呢?

 

朱立伦:很明显一国两制在台湾是完全没有市场,也是国民党在我们的党章政纲里面,明确反对一国两制。而目前所谓的维持现状,就是希望两岸能够回复过去的沟通过去的协调。现在一切都不要先讲政治。我觉得对岸可能都喜欢先讲政治。你讲到这个最伤情感的议题的时候,那就没什么好讲,所以我们才会很务实地说,国民党对于所谓的社会力的交流或者是六大(交流),包括宗教文化学术商业各种层次的交流,我们是鼓励的。我们才会希望透过这些社会力的交流,让彼此能够情感拉近能够距离缩短,这是好事。可是,如果一定要提到这些政治目的或者是政治目标的话,都会伤害两岸之间交流的一个情感。

记者:目前国民党作为在野党面临最大的困境有哪些呢?

 

朱立伦:作为在野党当然最大的困境一定是如何的重新执政,这是比较大的困境,因为民进党作为执政党,它今天会用各种的方式对国民党进行所谓的,我们常讲的一句话说,类似象清算斗争的方式。它透过新设的转型正义委员会,来对我们过去早期国民党执政时代,来进行所谓的斗争。或者是对于所谓的不当党产,其实早就都是合法党产的,对于我们的清算。而这些对于一个民主社会来讲,其实台湾已经民主化三十几年了,怎么会三十年后来再对一个过去的执政党,来做所谓的清算。我觉得民主的社会,即便在美国这样子的一个民主社会,也曾经会发生一些民主的乱流或逆流。我们觉得最后的主流,还是民众会看这个政党是不是能够做得好。

 

记者:刚才您也提到这个清算还有转型正义,其实我想问您下一个问题,我们看到国民党在台湾戒严时期一党独大的这个威权统治,至今还有不少选民无法忘怀。您觉得现在的国民党应该如何从这段历史中走出来,赢得更多选民的信任?

 

朱立伦:我从来不会去否认,在七十年前在六十年前所发生的事情,但是我们应该说那个时候有那个时候的时代背景。即便在我们周边的不管是韩国也好,不管是其他的国家也好,或者是即便太平洋彼岸的美国也好,当时的很多的重要决策,都有它时代的环境时代的背景。民进党会用这样子来攻击国民党,没有错我们是一个百年政党,当然我们有这样的一个过去的历史,我们不会去否认它。但是不要忘了一样的在那个时期,谁保卫了台湾?谁建设了台湾?谁成立的台积电?谁让台湾今天有最好的台积电护国神山?这不都是国民党吗?

 

记者:您觉得国民党到今天这样的局面,完全是民进党的责任吗?从执政党到在野党,国民党近年来是被许多台湾的年轻人边缘化,您觉得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国民党应该如何赢得这些年轻选民的信任呢?

 

朱立伦:绝对不能把责任指向对手,要把责任当作我们自我反省很重要的一个目标。所以我担任主席到今天,我最重视的就是把所有过去的支持者找回来。第二个我们一定要争取年轻人的认同。为什么得不到年轻人的认同?一方面我们过去做的不好不对,或某些主题上面我们没有跟年轻朋友站在一起,这个都是要反省检讨的。再到我们怎么样跟社会的主流能够结合在一起,而不是因为比较偏激的一些想法、或比较偏颇的一些想法去影响了这个政党。而这个政党还是要跟中间选民主流选民站在一起。

记者:我们看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任之后,外界普遍认为中国的人权状况日益恶化,中国(政府)是从威权走向了极权。我不知道您对习近平的执政有一个什么样的观察?

 

朱立伦:我从来不看好这个威权,或者极权能够延续多久,人民的自决非常重要。我觉得中国大陆在经济发展改革开放这几十年之后,大家也越来越了解到,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民主的自由的人权的社会。我相信这样普世的价值,也已经开始建构在中国大陆人民的心中。我还是强调一句老话,民主自由是我们创党的精神,所以国民党一定是坚持民主自由。我们希望两岸交流,但是对于只要伤害民主自由的任何一件事情,或者是破坏人权的任何一件事情。即便它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任何一个城市或在香港,我们一样的坚定的立场,跟所有的支持民主自由人权的人站在一起。我觉得作为执政的当局,一定要跟人民站在一起,要走向民主自由重视人权。我相信这是我们共同的期待。

 

主持人:朱立伦先生强调,国民党一定要捍卫中华民国与民主自由。无论是中国共产党或任何特定政党、人士的表述,都不会改变国民党创党建国以来的初衷。我是唐琪薇,感谢收看,再会。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