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 】著名演員孫海英(上):對人民養豬一樣怎麼行|觀點

2022.03.2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獨家 】著名演員孫海英(上):對人民養豬一樣怎麼行|觀點
Photo: RFA

中國大陸著名演員孫海英在接受本臺獨家專訪時表示:一個國家固步自封沒有自由,不可能有好的影視藝術作品——外表很光鮮,裏邊所有事都不管。對人民養豬一樣怎麼行!他還在訪問中回應了《環球時報》等官媒對他的點名批評,並透露了他的成名作《激情燃燒的歲月》中被刪減的劇情。 #孫海英 #徐州鎖鏈女#呂麗萍#盲山#長津湖#環球時報

 

最近因爲徐州八個孩子母親的事件,有一部電影叫《盲山》被很多人關注

 

像我說真話幾句就給你踢一邊去了,踢了六年,誰還敢說話?你現在(看看)微博上微信上有嗎?沒一個敢說真話的了。當然了。你外表很光鮮,裏邊所有事你都不管,不顧,反正豬狗不如,養豬一樣。對人民養豬一樣怎麼行!

 

像最近長津湖之水門橋這個電影,上映一週的票房就是25.9億人民幣

文革樣板戲《沙家浜》浜到什麼程度?《紅燈記》記了多少年?十年,你有它收入高嗎?

主持人:大家好,這裏是觀點,我是唐琪薇。今天觀點節目的嘉賓,我們通過視頻連線,訪問了中國大陸著名的表演藝術家孫海英先生。因爲信奉基督教並且在網路上大膽直言,孫海英被《環球時報》等中國官方媒體點名批評,​​​​稱其爲美國扳倒中國第三種武器的典型代表。我們的這次訪問,也是孫海英先生被中國大陸影視圈封殺六年之後,第一次公開接受媒體採訪。很多觀衆大概是通過電視連續劇《激情燃燒的歲月》石光榮這個軍人形象,記住孫海英老師的。事實上,在這之前孫海英老師已經演出過無數部電影、電視劇,並獲得過梅花獎等中國表演藝術界的各項大獎。孫海英出生於一個藝術世家。父親丁尼是遼寧人民藝術劇院院長,母親海娜也是這個劇院的著名話劇演員。父母等長輩們的耳濡目染,讓孫海英從小就對錶演充滿了熱愛。

 

孫海英:我三個月就在後臺,舞臺的後臺長大。三個月。

 

記者:哦 三個月。

 

孫海英:我出生三個月就一直在後臺跟着父母一起,也沒人管,他們演出了,最後(我)尿牀了也就蹬得到處都是,就這樣的長大的。就是說它(舞臺)光效以及美術出來的這種效果,我從小就有了深刻的印象。然後在生活當中你周邊也是這樣的一個(環境),重要的是生活當中。其實60年代左右,我們小的時候四五歲三四歲的時候,建築物都是以前留下來的,尤其東北我們瀋陽。留下來的建築基本是日本人和歐式的建築。(我小時候住的)院子右邊是花園,然後左邊是足球場籃球場,一共4個籃球場。一進去一共200戶人家,我們是三個團,當時建立東北文工團,我們(家住的宿舍)是三個劇團,三個劇團有當時遼寧人民藝術劇院,遼寧歌舞團和兒童藝術劇院是60年建立的。

記者:您覺得小時候在這樣一個壞境長大,對您日後的生活產生了哪些影響?

孫海英:什麼叫見多識廣?就是在自然當中你見得越美越多的人,你知識才掌握得更清。你見的美麗的東西多了,你當然展示美麗了。因爲戲劇本身你就展示人品性正直的一面,你不能去宣揚人的惡的一面,對吧?當然後來有文革的問題。文革出現了很大的問題,我父母沒戲演了,拍不了戲了,停了多少年你知道吧?回顧一下文革,六幾年我父親不停地排不停地排(戲),66年以前,四清開始就開始變了。四清到65年到66年的時候,劇團就開始不知道該說什麼(戲)了,開始說工業怎麼革命。戲劇沒了。那麼以前像《日出》,這些個老的一些名著也不演了,放棄了。當時演的那些個多麼優秀的戲,雖然有些偏向蘇聯。有一些蘇聯蘇維埃的劇,因爲蘇聯的關係也不讓演了,也不能演了。這就是你政治關係,你太封閉了。什麼都封閉起來以後,你連這都封閉以後,你藝術上哪有一些個新的東西?哪有一些個讓人耳目一新的東西呢?

 

記者:所以從您的少年到青年,整個您是在文革這樣一個環境當中長大的。。。

孫海英:當時46年延安來的和上海來(東北)的多少人呢,那些優秀的藝術家啊。(中國)戲劇的創始人之一萬籟天先生,住我們院二樓,我們家住四樓。我說說歷史吧。50年爲了建立中國新的(戲劇藝術),你需要到北京去,結果把東北這些老的、起初創立的藝術家,一大部分都拉到北京去了。我媽媽也去了,對吧?她和郭蘭英一個團的,我媽媽唱歌唱得好、嗓子好。54年、53年調我爸爸去北京人藝,我爸不去,後來我們院裏一個叔叔到了北京人藝。那麼其他歌舞分類的中央樂團以及歌劇院,大部分是從這邊過去的。後來的舞蹈家白淑湘,不也是我媽媽他們一個團的學員嗎?東北是中國新的政權契合的時候,藝術的起源。它是極爲原則的,在藝術上相當原則。這樣的原則你受這樣的環境裏影響,你怎麼可以有閃失?我從事這行,今天我跟你對話,我突然想起今年我已經從藝演第一部舞臺戲,1972年到現在五十年了。第一部戲導演,不管什麼環境惡劣,什麼環境,當時在哪。我在高中的時候,導演是我們大院最優秀的導演,中國最優秀的導演,肖汀伯伯,肖汀。他給我導第一部戲。搞藝術沒有你要求一個國家的政治體制是什麼樣,你就能優秀的,不是。在什麼體制下,你該什麼樣優秀,就是把你的本職工作做好纔對。你過後判斷這個東西對與不對,那是兩個問題。因爲你不管這個體制是什麼體制,都希望人的品質正直善良,在你的戲劇影視裏邊都宣揚這些。

 

主持人:17歲那年,孫海英考上西藏軍區話劇團,開始了自己的演藝之路。一個偶然的機會,孫海英成了中央五七藝術大學的學員。

 

孫海英:文革不都停了嗎?各個學院院校都停了嗎?國家的院校、戲劇學院也停課了,什麼都停課了。那個時候72年開了一個學校叫中央57藝術大學。校長江青。各個原來(北京電影中央戲劇學院)學校大學的一些專業的師資,全部重新招過了一些個優秀的,他們認爲優秀的。不管怎麼樣,他也需要優秀。優秀的回來以後開門去辦學,當時叫開門辦學。結果開門開到西安了那個班,我們那個班最後出來好像就我一個人。我還是插班生,因爲我們文工團我們演出隊所有話劇隊的所有人,年輕的幾個人四五個人都去參加了它開門(辦學)進它學校了,學校就開門班了。當時到西藏來的。在西藏,我們一個學期學習。當時劇團是在廟裏,我們在西藏話劇團一個廟裏。教我們從戲劇的基礎開始、臺詞。當然小的時候我就受影響,從臺詞、聲臺形表全部小的時候就已經看得很熟悉。到那去以後來的老師冉傑先生,我非常尊敬我的老師,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主任,後來去世都離世了。冉傑你也知道,金乃遷、趙常如、唐愛梅四個老師。開門班,在西安開門,72年。

記者:當時這個學校是江青是校長,教你們這些劇目什麼是不是都是跟文革樣板有關的呢?

孫海英:當然了。因爲當時必須是這些,要歌頌麼。要歌頌一些個領袖,基本都是歌頌的。我們學習的連。。。沒有告訴沒人說過這件事。當時的臺詞教育都是樣板戲臺詞,而且教是教後來的,那一年出來的(杜鵑山),就是雷剛那個戲。你不投入不行的。一個真正的演員什麼都要去涉獵。樣板戲有什麼不行?那京劇啊,京戲你也去參與啊,在這裏學習了京戲啊。任何國家國體,政治或背景不是你選的,是它原本這樣的。你作爲一個演員你怎麼辦呢?當然你得正常活着,你爲了你演藝世界,你的演員事業,這是你一生的事業。

 

主持人:2001年播出的《激情燃燒的歲月》,讓年過不惑的孫海英紅遍大江南北。因爲在這部劇裏的出色表演,他和戲裏的搭檔、後來成爲他妻子的著名演員呂麗萍,一起榮獲了第三屆中國電視金鷹藝術節最受觀衆喜愛的男女演員獎。

 

記者:所以您會怎麼評價(《激情燃燒的歲月》裏)石光榮這個角色。。。

 

孫海英:石光榮非常優秀,軍人。但是有一點他政治上的問題爲什麼不讓在(中央電視臺)一臺放呢?大家誰也不知道,你仔細看一下就知道了。我今天跟你說他反對文革。

 

記者:就是因爲石光榮反對文革,所以這個劇(一開始)被央視拒播嗎?

 

孫海英:反對文革把我們的情節刪掉了一個段落,這個段落什麼段落?今天你知道,我給你透露透露好不好?石光榮帶一個連,他那個小五子他那警衛員被批鬥,在大學裏邊,在成都。石光榮聽說(小五子)被批鬥剃了頭,小五子警衛員哭着給他打電話。石光榮火了,帶着一個連到成都,不管什麼成都哪個軍區,去了。把這小五子給搶回來,誰敢動就斃了他。這是這情節的段落、核心段落啊。有人見過嗎?他不讓放人,因爲後來接回來了,把這情節刪掉了。接回來以後,(小五子)他剃個花頭過來了。在軍隊演講的時候,軍人在上面手舞足蹈,在這朗誦各種東西亂七八糟胡扯的時候,石光榮在後邊說了一句,那集裏有,留下來的:軍人不可以這樣!有人敢說這話嗎?(文革)那時候。

 

記者:說到這,您可以跟我們聊一下國內影視圈的一些審查系統嗎?剛纔您跟我們談到《激情燃燒的歲月》。我就想到您太太呂麗萍她主演過一個電影叫《藍風箏》,非常經典。但導演田壯壯因爲這部戲被禁止拍片將近10年。

 

孫海英:那個政治體系他那個年頭趕上那個時候了。當時89年的時候,這個東西8990年的時候,極左又回到那了。它是往下走的時候。我說這個國體,國家整個的藝術是靠國家的開放程度。它這個開放程度1979年開始。文藝界展示光芒從79年開始,開始以後展示了十年到89年,一下子跌落到底。這個很難再恢復了,這個沒有辦法。你後面作品的審查,它還得又回到極左的狀態裏邊。

 

主持人:成名後的孫海英在中國大陸微博上一度擁有260多萬粉絲。在文革極左環境中長大的他,卻多次發帖批評文革、毛澤東、質疑共產黨的領導,被​​《環球時報》、《解放軍報》以及《紅旗》雜誌等中國官方媒體,批評爲美國扳倒中國第三種武器的典型代表,並質疑孫海英作爲基督教信徒,如何能演好優秀共產黨人形象?2016年開始,孫海英被中國大陸影視圈全面封殺。

 

孫海英:兩報一刊,說的我是什麼玩意?我是顛覆中國第三種武器啊。我回應他們,我問他們你瞭解共產黨是咋回事嗎?你的祖先馬克思就是基督徒,他到現在一百年多年兩百年,你怎麼還跟他整得挺近的呢?我問你啊?怎麼我們就不能嗎?因爲基督徒是可以自由說話的,基督信仰國家是絕對自由的,怎麼我就不能說話呢?你的信仰裏邊馬克思是基督徒,完了你的無神的什麼進化論的創始人,達爾文是基督徒,你怎麼不問問他呢?,他才200年,你怎麼信他呢?

 

記者:當初您爲什麼會要冒險說那些話?是您的個性使然呢,還是積累了很久想說一些話。

 

孫海英:其實對這個行業上的事,以及從我們人物關係上那種變化

,不希望變。(我)是提醒,就是你在這樣的一個時代,希望大家更自由更好一些。在所有的行業裏,大家都認真的去開放,釋放自己,別把自己給封閉起來。我說的所有東西希望別這樣,你必須建成自己,它有個建成漸進,就是思維漸進。你在領受,你比如說讀的東西看的東西多了,接觸社會多了。。。我還是那句話就是見多識廣,你一定要看得多一些。看得多就是比如說我這行裏邊,你好的一些影片,你要看,好的書要看。我不看中國的電影和電視,爲什麼?因爲你影響不了我,我不是要這樣跟你對話的。因爲不是一回事,我的思維和你不同,所以我沒看,這就是原則。藝術的提升,你整個的戲劇影視,你的整個提升,是跟你整個國家的形勢就運勢有關係的。你的國家形勢非常自由以後,釋放以後,纔能有優秀的人才和作品真正的出來。你的國家整個的運勢是封閉,老固步自封鎖在那裏,沒有自由,你怎麼可能有好的作品呢?所以你就開始走下坡路。

 

記者:說到這個最近因爲徐州八個孩子母親的事件,有一部電影叫《盲山》被很多人關注,這部和被拐婦女有關的電影一度也禁片。很多類似的電影都被認爲是醜化中國社會。您對中國影視圈這種所謂家醜不可外揚,必須主題正確的這樣一個侷限性,您有什麼看法呢?

 

孫海英:我說過了,你只要政體不自由不開放的話,你就回到閉關鎖國了。你閉關鎖國你藝術上就不可能說真話,你怎麼能允許說真話呢?你自己有黑暗的地方,你多了你。農村生活那個狀態了,都豬狗不如了,你還假裝吹什麼牛啊?當然這跟政治有關係了,但是我說的是實話啊。你藝術作品反映出來的東西,你就不敢貼近生活,如實反映現狀了,你怎麼敢呢?說出來就。。。像我說真話幾句就給你踢一邊去了,踢了六年,誰還敢說話?你現在(看看)微博上微信上有嗎?沒一個敢說真話的了。那你當然。。。是不是這八年?說說,這個現象是不是從八年前開始的?你開始閉關鎖國開始的?當然了。你外表很光鮮,裏邊所有事你都不管,不顧,反正豬狗不如,養豬一樣。對人民養豬一樣怎麼行!

 

記者:剛纔您也提到藝術和票房收入之間的關係。不過我們也看到最近上映了一系列主旋律的愛國片。像最近長津湖之水門橋這個電影,上映一週的票房就是25.9億人民幣。您如何看待有很多中國民衆對愛國劇的熱愛?您怎麼看待這個現象呢?

 

孫海英:文革樣板戲《沙家浜》浜到什麼程度?《紅燈記》記了多少年?十年,你有它收入高嗎?5分錢一張票,多少人看?包場滿場,你算起來比你多少倍?這國家體制當時就這樣,就覺得什麼都不能幹。你現在不跟它一樣嗎?有什麼可誇耀的?假造一個故事,胡編一個東西,覺得好。我還不能說,說多了我又怎麼的了。那是什麼東西?還自己要誇耀呢你。你回頭看看《激情燃燒的歲月》裏邊,援朝和回來部隊的整個建制、以及對文革的態度,你就知道了。真正的百分之幾十是貼近現實的表達?那不會胡說八道誇耀有些。。。你這叫什麼?敢說真實歷史的嗎?回顧那戰役,你敢嗎?因爲你這個時候跟樣板戲沒什麼區別,十個樣板戲,你就推出了一部或者兩部(愛國電影),不也是十部嗎?全是一羣二傻子。我不是貶低他們,是因爲我們有一羣人願意這樣做,那你就這樣做。我將來也可以演一些這樣的人,演得比你還像信嗎?現在這種狀態時局,整個的狀態國家這種形態不好,因爲太封閉,正好走下坡。(我)再說一遍,藝術上是這樣的,正好往下走,走到最低了可以說。所以誰也別去說現在哪個東西好多少個億,那什麼東西多少個億?戲劇用錢衡量?人物作品用錢衡量,那是東西嗎?賣菜的?賣肉啊?哪有這個事情對吧?它是(表現)人,你必須把人表達得那麼準確,多少代以後看着還好纔行,才準確。

 

主持人:今天的孫海英老師,很享受這份「偷得浮生半日閒」的自在。那麼,被封殺的這些年,他都在忙些什麼?他是如何成爲一名虔誠的基督徒的?對於希望進入演藝圈的年輕人,他又有什麼建議?更多內容,請您關注下期觀點節目。我是唐琪薇,感謝收看,再會。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